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风水赘婿

风水赘婿

沫璃独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沐乾阳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他是被沐爷爷抚养长大的。其爷爷是当地有名的道士,从小到大他就是在爷爷的卜卦中熏陶长大的。在他十八岁那年,爷爷突然宣布不再出手时,众人大惊失色,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损失惨重。可他们却不知,爷爷之所以如此选择,不过就是想安静离去……

主角:沐乾阳   更新:2022-07-15 22:5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乾阳 的女频言情小说《风水赘婿》,由网络作家“沫璃独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沐乾阳无父无母,是一个孤儿,他是被沐爷爷抚养长大的。其爷爷是当地有名的道士,从小到大他就是在爷爷的卜卦中熏陶长大的。在他十八岁那年,爷爷突然宣布不再出手时,众人大惊失色,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损失惨重。可他们却不知,爷爷之所以如此选择,不过就是想安静离去……

《风水赘婿》精彩片段

沐家小院中凌晨放了三声地炮,当地村民被吵醒,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起来,顾不得什么就对着山腰那座小院跑去。

“沐老爷升天......”

一道高昂的喊声传来,村民们脚步停下,全都站在原地不动了。

震惊惋惜,甚至有人恍惚。

沐乾阳此刻扶着爷爷的尸体,没有流泪,没有悲伤。

他无父无母,打小是爷爷抚养长大。

如今爷爷西去,功德圆满。

小六老八在忙活着,将那口准备了好几年的金丝楠棺材摆在正堂之中。

给爷爷收拾妥当穿上寿衣后时间就到了中午。

这一切沐九阳没有假手他人,全是独自一人完成。

沐家世代都是道士,虽然住在这不起眼的小山村里,但是说起沐天恒之名整个炎国过半的人都知道,尤其是那些有钱有权的大人物。

记得沐乾阳十八岁那年,爷爷决定不在出手时,整个沐家门槛几乎被踏破。

原因无他,一旦沐天恒老爷子封山不出,对他们的损失很大。

如今爷爷归去,希望能安静才好。

不料事情还是被泄露了,第二天小院中就挤满了人。

有的惋惜长叹,有的甚至想要开棺看看老爷子是不是真死。

沐乾阳被一群人围着,有人送钱,有人讨好,甚至有人提出要将女儿嫁给他。

正在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天空传来一阵突突突的声响,众人抬头看去,竟然是直升飞机。

十几分钟后,一名老者在助理的搀扶下三步一颤的走来,脸上老泪横流。

没人认识他是谁。

“三爷,你怎么走了啊!”

老人来到灵堂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声音颤抖捂着心口哭泣。

“这人是谁啊?一把年纪了哭成这样,是亲戚吗?”

有人小声的开口,沐乾阳趁这个机会赶紧走开,眉头皱着看向灵堂中的老者。

他也不认识。

“我想起来,他是江南瑞丰企业的创始人,顾承华。

是他,就是他,我在全国著名企业家节目上见过这个人!”

一名男子惊呼起来,其他人被他这么一喊也反应了过来。

之前没有去讨好沐乾阳的人顿时有些后悔。

沐天恒在北洋省名声不是大,但许多上层的大人物还是知道的。

如今江南来人,还是开着私人飞机来的,看样子沐家小院要热闹了。

果不其然,从下午开始就陆续有陌生人赶来,进入灵堂后全都对着棺材喊三爷。

那一张张悲伤的面孔没有半点虚假。

沐乾阳知道爷爷早年在江南呆过一段时间,没想到他的名声如此响亮。

难怪爷爷要说北洋没什么好,他走后让自己去江南。

“谁是沐乾阳,沐乾阳在哪里?”

忽然有人喊了起来,沐乾阳一愣看了过去,只见喊他的人肥头大耳,穿戴不菲。

手上的宝石戒指就有好几个。

“我是,请问你......”

“你就是沐乾阳?来来来,跟我走!”

沐乾阳刚刚开口,肥胖男子问也不问其他,直接上前抓住他的手往外拉。

“牛大强,你过份了,三爷尸骨未寒,你就这么欺负小辈?”

又有人站了出来,直接挡在牛大强身前。

“滚开,劳资做事还需要你管?你那几万人的公司是不想要了吗?”

牛大强很牛叉的怒斥,说话的人面色一寒!随后变幻不定。

是啊,他和牛大强挣什么?两人虽然都是江南商业界的翘楚,可是实力悬殊啊。

“那我呢?乾阳小弟为什么非要跟你走?难道就不能选择我?”

“乾阳小弟,我叫冯舒媛,江南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副总,现在正式邀请你成为我们公司的顾问。”

冯舒媛道。

沐天恒老爷的孙子,能拉拢谁都不会放弃,当年的三爷在江南跺一跺脚,整个江南都跟着颤,他的后人会差?

“呵呵!”

冯舒媛的声音落下,一直看着没有说话的顾承华呵呵冷笑了起来。

灵堂中顿时鸦雀无声,无论是谁都不敢大声喘气。

“牛大强,你很牛啊!”顾承华冷冷的道。

牛大强闻言,身躯颤了下,拉着沐乾阳的手急忙缩回去,退到一边低着头:“顾...顾老,我......”

没人幸灾乐祸,顾老一怒,整个江南商业界都会噤若寒蝉,毫无例外。

冯舒媛也识趣的退到一边,心中暗暗叹息,看来拉拢三爷后人的事情泡汤了,她得想想回去后怎么对老总交代。

据传当年三爷给顾承华画了一张符,他的瑞丰企业就赠赠日上,垄断了整个江南的经济不说,如今已经在同步进军京都和国外了。

三爷虽然不是风水师,可他有一杆量天尺,能断风水,可断命数。

如今三爷西去,会不把量天尺传给唯一的后人吗?

其实这才是他们想要拉拢沐乾阳的原因,当然,三爷的声望也摆在那里。

沐乾阳眉头皱起,这些人的心思他多少知道点,论本事爷爷说了,他不比爷爷当年差。

但沐乾阳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

这些人的小九九最好是收起来。

“乾阳啊,当年你爷爷离开江南时,曾经答应为我办一件事。

如今他不在了,我也不着急,等你把后事处理好,看看是否跟我回去江南住一段时间。

你爷爷那边的老宅还在,我经常派人打扫的。”

顾承华冷眼扫向其他人,对沐乾阳如此说道。

许多人心中暗暗鄙视,这个老东西站着说话也不怕闪了腰,业界谁不知道当年沐三爷离开江南,就是不想再为顾家做事。

见缝插针的老东西真是可恶。

顾家几乎垄断了整个江南的经济,即便他们都有一席之地,那也是顾家眼中的蝼蚁。

“抱歉老人家,江南我会去,但不会去谁家。”

沐乾阳说道,语气还算客气,只是脸色阴沉,明显有些不高兴。

不过他越是如此,这些个大人物越心痒。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城府不会很深,看谁能将他忽悠过去了。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沐乾阳谁也没给好脸色,他们最终全都被赶了出来。

有人留下丰厚的钱财客气几句就走了,但还有好几个不愿意离开的。

尤其是顾承华。

沐三爷曾经说过,他死后顾家衰,如今三爷已走,他能不急吗?

只是这沐乾阳看起来并不好骗。

老爷子出殡是在三天后,冯舒媛和顾承天一直留在这里,其他人全都被他威胁离开了,唯有这两人无论如何也不走。

不是沐乾阳不想爷爷风风光光的下葬,而是他们都带着目的。

出殡当天又来了一人,此人自称是京都杜家的,顾承华见到他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打道回府。

反倒是此人留下一张黑卡一封信后多话没说就走了。

沐乾阳很纳闷,展开信件的瞬间他傻眼了。

这竟然是爷爷很早以前就写好的信,上面说要他去江南洛城武家做上门女婿。

还说做不到不配成为沐家传人。

 


老爷子的葬礼结束后,沐乾阳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见任何人。

他虽然没有为爷爷哭灵,但是心里很难受,

爷爷走了,就剩他一人了。

小六老八是爷爷病情到了没办法缓和的余地前喊来的,沐乾阳和他们并不熟悉。

甚至他都没有认真看过两人。

爷爷说了,无论什么事都可以让他们去办,到了江南这两人也会跟着去,住在老宅,不过做武家上门女婿的事情要他自己完成,不能依靠外力。

就算是小六和老八都不能随便参与。

沐乾阳拿着那封信看了又看,的确是爷爷的亲笔信,不会有假。

可是为什么呢?

江南洛城他知道,武家,没听说过啊!

仰头躺在床上凝视天花板,他的心里很酸,爷爷弥留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床尾。

哪里是奶奶生前留下的遗物,也不知道有些什么。

爷爷的话在耳边不断回响,他说:“乾阳啊,我走后不许哭,我是功德圆满西行而去,不能流半点眼泪,千万要记住。

等你到了江南后,才能打开那口箱子,切记,沐家小院要封闭三年,不许生人靠近,你也一样不能回来。

这件事交给老八去处理,他们会替我照顾你。

切记切记!”

想到这里沐乾阳的心中很是好奇,那口箱子中到底有什么?

还有,爷爷的量天尺也没给自己,他甚至提都没提一下。

“少爷,吃饭了!”

门外传来老八的声音,有些沉闷。

“我不饿!”

他回应道。

“少爷,三爷说了,让我们好好照顾你,你不吃,没办法和三爷交代!”

老八再度到。

“爷爷不在了,你们那来的哪里去,我不需要人照顾。”

沐乾阳心里不痛快,失去唯一的亲人,那种感觉不好受。

“不,三爷还在!”

老八继续道,直接开门进来,将饭菜放在他的床前,就这么看着,

“唉!”

沐乾阳轻轻的叹气,收起爷爷的信件起身。

抬头看着老八,身躯顿时坐正认真的端详起来,

他虽然与两人相处了好几天的时间,但都没有认真瞧过,

此刻沐乾阳发现老八竟然是罗刹鬼面相,这种人一生不沾染因果,不惧妖邪,很是难得,

只要这辈子不沾人血,就能衣食无忧,无病无灾,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在他身上加一丝因果罪业。

做过好事者还能震慑妖邪,有他在的地方万鬼退避,神佛不近。

“少爷看什么?”老八问道。

“你的真名就叫老八?不会姓老吧?爷爷说过你的面相吗。”

沐乾阳问道,很是好奇,这种人命格奇特,很难找。

“说过,但我杀过人,破了罗刹鬼面相。”

老八很认真的回应。

沐乾阳眉头皱起,起身围着老八转了一圈:“不应该啊,杀过人你为什么还活着?”

“少爷吃饭吧,你要是好奇,等小六回来看看他就知道了!”

老八言语平淡,说完后端起饭碗递到沐乾阳眼前。

“你还没说你姓什么我不吃!”

“少爷,我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

“你怕什么?罗刹鬼面相你都能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三爷交代,为了你不能说!”

老八强行将碗送进沐乾阳的手中就走了出去,恰好遇到小六办事回来。

沐乾阳抬头看去,顿时大笑三声。

这些时间忙着爷爷的后事没注意,现在他发现爷爷留给他的两个人还真是颇有深意。

老八是罗刹鬼面相,但他杀了人破了命格定数,注定是一个灾难缠身,最终不得好死的命运。

但是现在看到小六沐乾阳就不这么想了。

小六天生菩萨相,额头带有观音法印降生,这种人生来不是和尚就是道士。

但他能化解任何厄难,连带周围的人都要受到他的面相庇佑,共享他的福报。

这样的两人凑到一起,很多事情就变了,老八成了阴将法身,可杀人杀鬼不沾因果。

小六更是逆天,有他在,天塌了沐乾阳也不会出事。

如果没猜错的话,爷爷一定将他们的八字合了,自己为主,他们为仆,终身不会背叛。

笑声落下,沐乾阳单手掐诀运算起来。

果然,此刻三人的命格连成一线,要是遇到生死大劫,这两人会挡在他身前,神仙来了也拉不开的那种,

不过有点奇怪,三人的命盘上好多了一个点,一个化解他们一切因果厄难的命星被一团黑影包裹着。

在命盘上还有淡淡的黑气涌向那个点。

沐乾阳皱眉了,暗暗在心里运算起来,他感觉爷爷留下来的人还有一个。

会是厄难命格的的人吗?

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出脑海,小六老八两人都很难得了,怎么可能还有比他们难找的厄难命格的人呢?

“呵呵,我想多了,哪有那么完美的安排!”

不知道怎么回事,沐乾阳竟然有些惋惜起来,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低语一句。

小六老八知道沐乾阳看出门道了,两人似乎并不在意。

“少爷,都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南?”小六问道。

沐乾阳内心复杂,爷爷一定做过什么,不然小六这样的命格不会给他为奴为仆的。

“吃过饭就走吧,小院封闭不让生人靠近的事,你们谁负责?”

“我,少爷不用操心!”老八回应。

“嗯,你们也吃吧,等一下把家里还能用的东西都给村民分了,留下我奶奶的那口箱子带走就好!”

“是,少爷!”

半个小时后,沐乾阳站在小院之外看着爷爷以前居住的屋子眼中都是不舍。

一件件家具被搬了出来,村民们疯抢爷爷用过的,反倒是他那崭新的大床书桌没人愿意要。

不过也难怪,爷爷可不是在外面有名气,村里一些人认为就算是爷爷的一只袜子也能给他们带来庇佑。

“乾阳,这次走了不回来了吧?”

老村长穿着爷爷的大衣一点也避讳,笑着问道。

“不确定,叔,我爷爷是做什么的你清楚,我走后我家小院千万不要靠近,否则后果自负!”

沐乾阳说道。

“晓得晓得,那个乐呵呵的青年给我说了很多次,我心里有数!”

“嗯,那叔,你去忙吧!”

老村长也姓沐,按辈分算是沐乾阳的叔叔。

“那个...乾阳啊,我......”

“叔,贪心不好,快走吧!”

“啊,是是是,我糊涂了!”

他本想将沐老爷子窗前的盆栽也要到手的,听了沐乾阳的话后,立即不敢了。

谁让人家是沐天恒的孙子呢?

小院封闭的事情沐乾阳没有参与,他和小六先一步去了镇上,只有老八留下处理。

到了下午三人坐上前往江南的火车,让沐乾阳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遇到了爷爷要他去做上门女婿的对象武天心。


沐乾阳按照爷爷的遗愿前往江南,先去金陵老宅,然后才是洛城武家。

从沐家村出来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到镇上,这里有一个火车中转站,可以买直接到达金陵的车票。

小六面相好,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由他去买票再适合不过。

老八守着哪口箱子,沐乾阳有些蔫蔫的耷拉脑袋蹲在一旁。

“喂,帅哥,能帮我一下吗?”

头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沐乾阳看去。

阳光洒在来人身上,看不清楚面容。

只见她拿着许多吃食,胳肢窝还有东西,手里的奶茶要掉下来了。

女孩子就是这么麻烦,走到哪里都不忘记吃的。

偏头看了老八一眼,示意他帮忙,自己懒得动手。

“我来!”

来人有些奇怪沐乾阳的反应,大眼睛盯着他。

这家伙好拽,居然不亲自动手。

“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这些,都是吃的放在地上不好,”女孩子说道。

老八平时很凶的,这个时候倒是热心。

忽然,沐乾阳眉头皱起,起身看向一旁,老八也是如此。

“少爷,好浓的阴气,大白天的,怎么会这样?”

老八沉闷的说道,目光和沐乾阳一样落在从购票大厅出来的一名男子身上。

他们的话没有背着眼前的女生,也没必要,偶然见到而已,没必要在乎她的想法。

“哼,又是臭道士!”

女生冷哼说了句,将老八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转身走进购票厅。

沐乾阳这时才看清女孩子的模样,好俊俏,面相竟然比小六都好。

“少爷,她什么意思?道士惹她了了?”

老八很郁闷,沐乾阳反倒是注意了下女孩子说的又字。

不过他们并不相识,管人家说什么呢!

“小六来了,我们走吧!”

提着箱子的老八频频回头,那个女的有毛病吧!

......

火车上三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巧的是携带阴气的人和刚才的女孩和他们在一个包厢。

沐乾阳对于女孩子倒没什么,反而注意了一下那名携带阴气的男子。

“你们两个一人一边,这人有点奇怪,怕这趟车不好坐。”

他小声的说了句,小六老八点头,放好箱子后各自走向两边。

沐乾阳坐在哪里闭目养神,实则注意力都在阴气男子那边。

光天化日之下阴气如此浓厚,还上了这么多人的火车,不出事就怪了。

不过自己在这里,识趣的应该不会搞事,道者,路遇怪事,不可袖手旁观。

这是爷爷经常说的。

火车准点出发,离开小镇的那一刻,沐乾阳心里有些感伤。

他走了,爷爷也走了,他还能回来,可爷爷......

想到这里情绪更是低落,面上也满是忧伤。

扭头看着车窗外,眼前的景物随着火车前行而后退,越来越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火车也离开了他生活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阴冷的气息猛然袭来,沐乾阳眼神一凝,扭头看去。

老八小六也从车厢两头缓缓走来,看似随意,其实已经锁定了一个位置。

“她怎么换位置了?”

沐乾阳在心里低语,在购票厅外见到的女孩子居然和阴气男坐在一起,她低着头看手机,嘴里不停的吃着零食。

“嘿嘿......”

阴气男面色铁青,嘴唇慢慢变黑,轻轻冷笑,眼中释放极致的寒气,整个车厢似乎一下子就变得灰暗。

“碰碰!”

两声巨响传来,车厢两头的们忽然关闭,沐乾阳哗的一下站起,出于本能想要开口喊女子快躲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阴气男双手突然落在女孩脖子上,死死的掐住,眼神漆黑,咧嘴冷笑。

“嘿嘿......”

这声音比刚才还要冷,车厢里的乘客全都颤了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

女子受惊大呼,在沐乾阳出手的同时,她脖子上猛的射出一道强大的金光,携带道家气息。

阴气男怪叫一声将她丢了出去,嘴里嗷嗷呐喊,碰到女孩脖子的手竟然在冒。

“翁......”

女孩脖子上飞起一块蓝色的玉佩,此刻正在释放道家金光。

她惊慌失措的低头,身子不断往后退,好看的小脸煞白无比,眼中都是惊恐。

零食散落一地,样子有些狼狈。

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这玉佩怎么会发光?

可她来不及去看玉佩,阴气男一直盯着这边看,眼珠变得漆黑,面部扭曲,好像很痛苦一样。

“蓝河玉?”

老八小六惊呼,沐乾阳有些反应不过来,蓝河玉不是他沐家的东西吗?女子怎么会有?

伸手摸了一下脖子,那里也有一块,还有一把爷爷给他的钥匙。

没时间去多想,往前迈出一大步,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无论如何先将这东西镇压了。

火车上人不少,两边车门忽然关闭惊动乘务员,不过他们打不开车门,在两端干着急。

这一节车厢此刻从外面看漆黑一片,阴寒冰冷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沐乾阳抬手打出一道法印,阴气男猛的看来,身子呼的一下闪开,抓起两名乘客挡在身前。

“啊......救命啊!”

从震惊中惊醒的乘客有人惊呼,被抓住的两人似乎发不出声音一样。

老八身躯一闪就要出手,小六也是如此。

不过距离最近的女孩反应也不慢。

自己明明怕得要死,却将玉佩取下抓住链子往阴气男身上招呼。

“吼......”

一声狂吼,阴气男放弃了乘客,沐乾阳看了女孩一眼,再度出手。

强大的道家气息涌动,一个金色的镇字飞出落在男子身上。

“戛......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嚯嚯哈哈!”

男子开口呐喊,声音似男似女,阴沉恐怖。

女孩子手中的玉佩金光爆射,在她的挥动下竟然逼得男子不断后退。

老八出手猛狠准,一个泰山压顶打在男子天灵盖上。

吼叫嘎然而止,浓烈的阴气顿时外泄,瞬息后形成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身影,张牙舞爪对着乘客扑杀而去。

原来是个怨气浓厚的恶鬼,男子到底做了什么,会惹来这种东西?

能在大白天出没的恶鬼不是穷凶极恶,就是做鬼也不想活的那种。

此物应该是后者,看样子不是很强,小六老八身上的气息都能碾碎它。

沐乾阳目光阴冷,好好的坐火车遇到这种事,能高兴才怪。

大白天出来吓人的脏东西,杀了也不沾因果罪业。

极速在掌心画了一道符打出去,冷然道:“老八,撕了它!”

女鬼被符定烛不能动弹,只能怨恨的狂吼。好在普通人看不见,否则车厢内一定要乱。

女孩手中虽然有蓝河玉,一样看不见它。

只有车厢中的阴冷昏暗让他们恐惧。

“少爷,我来!”

小六在沐乾阳话音落下后突然跑过去,一把抓住女鬼避开老八的杀招。

只见他将女鬼揉捏成团,拿出一张符纸封印。

“三爷说了,少爷要积攒功德,杀戮这种事能避免就避免。

孽障,算你好运,刚好我也在这里!”

话闭将符纸递给沐乾阳,一脸笑意。

沐乾阳也没说什么,自己心情不好下了杀令,其实是不该的,不管女鬼该不该死,沐家的家训是能放过绝不滥杀。

单手在符纸上画了几下,再度交给小六,看了一眼车厢迎上无数好奇的目光。

他没有停留,让老八带上箱子离开这里,换个地方,不然一定会引来许多人的好奇和询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