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幼儿园相遇小说沈雨洛知乎

幼儿园相遇小说沈雨洛知乎

沈雨洛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雨洛摩挲着瓶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难得见陆先生一次,聊得投缘,小酌两杯,回去叫代驾好了。」我拼命给陆川使眼色,希望他能拒绝。哪想到他大手一挥,「喝两杯,必须喝两杯,我和沈医生聊的来。」这个二傻子,闺蜜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天真?单纯?沈雨洛哪是想和他喝酒,分明是想给他个下马威,他还拿人家当好兄弟呢。几个回合下来,陆川已经酒酣耳热,衬衫扣子解至胸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而沈雨洛只在眼尾微微染了些醉色。陆川揽着沈雨洛,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里还抱着酒瓶。「兄弟我跟你说,闻初,真的很好,谁娶了她,天大的福气,我感谢她,感谢她。」

主角:沈雨洛   更新:2022-09-10 19: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雨洛的其他类型小说《幼儿园相遇小说沈雨洛知乎》,由网络作家“沈雨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雨洛摩挲着瓶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难得见陆先生一次,聊得投缘,小酌两杯,回去叫代驾好了。」我拼命给陆川使眼色,希望他能拒绝。哪想到他大手一挥,「喝两杯,必须喝两杯,我和沈医生聊的来。」这个二傻子,闺蜜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天真?单纯?沈雨洛哪是想和他喝酒,分明是想给他个下马威,他还拿人家当好兄弟呢。几个回合下来,陆川已经酒酣耳热,衬衫扣子解至胸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而沈雨洛只在眼尾微微染了些醉色。陆川揽着沈雨洛,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里还抱着酒瓶。「兄弟我跟你说,闻初,真的很好,谁娶了她,天大的福气,我感谢她,感谢她。」

《幼儿园相遇小说沈雨洛知乎》精彩片段

「俊俊还好吗,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来医院找我,彤彤被我们家娇纵了些,真是对不起,我们已经教育过她了。」

「嗐,小孩子哪有不打架的,沈医生不必放在心上,俊俊是个男孩子,该锻炼锻炼。」

陆川总算还有点做父亲的样子。

两个小孩子哪有隔夜仇,此刻又欢欢喜喜地玩在一起了,我坐在一旁喂着两个小孩子吃饭。

一番客套寒暄,沈雨洛 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白酒瓶子。

这是还要喝两杯?陆川酒品奇差,喝多了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惊天之言。

「就别喝酒了吧,晚上还要开车。」

我出声阻止。

沈雨洛 摩挲着瓶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难得见陆先生一次,聊得投缘,小酌两杯,回去叫代驾好了。」

我拼命给陆川使眼色,希望他能拒绝。

哪想到他大手一挥,「喝两杯,必须喝两杯,我和沈医生聊的来。」

这个二傻子,闺蜜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天真?单纯?

沈雨洛 哪是想和他喝酒,分明是想给他个下马威,他还拿人家当好兄弟呢。

几个回合下来,陆川已经酒酣耳热,衬衫扣子解至胸口,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而沈雨洛 只在眼尾微微染了些醉色。

陆川揽着沈雨洛 ,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里还抱着酒瓶。

「兄弟我跟你说,闻初,真的很好,谁娶了她,天大的福气,我感谢她,感谢她。」

完蛋,陆川开始胡言乱语了。

沈雨洛 苦笑着灌了口酒,桃花眼微红,不经意抬头对上了我的视线。

我心虚地低下头,舀了一勺汤喂给俊俊。

「妈妈,困困。」俊俊摇晃着小脑袋。

「阿姨,我也困了。」

太好了,两个孩子都困了,我作势散了这顿饭局。

陆川已经醉的脚步虚浮,好在沈雨洛 还算清醒,不然我就要面对两个醉鬼。

我先把两个孩子抱上车,又和沈雨洛 架着陆川,把他塞进了后座。

我和沈雨洛 礼貌道别,转身刚拉开驾驶座的门,却被沈雨洛 一把按住。

他左手撑住车身,把我圈在了车前。

沈雨洛 的眼睛泛着水光,清冽的男性气息混着微微的酒气,洒在我脸上。

「许闻初,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他的气息包围着我,我的大脑有些不受控制,脱口而出,「呃,他年轻,体力好。」

话音刚落,他愣住了,我也愣住了。

沈雨洛 嘴角抽搐了一下,咬肌微微突出,我好像听到了他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苍天可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影射某人,说陆川体力好纯粹是因为他是体院毕业的。



骄傲如沈雨洛 ,他再没找过我。


我也没有时间想他,公司新产品急着上线,我熬了几个大夜,终于通过了验收测试。


凌晨四点回到家里我连睡衣都懒得换倒头就睡。


阳光从窗帘缝隙照进来,一阵强烈的手机振动震醒了熟睡的我。


我烦躁得翻了个身,闭着眼摸索着接起来,语气不耐,「哪位。」


「看我微信发给你的照片。」


我的意识还没回笼,机械地循着他的指令点开微信小红点,放大图片,看这背影好像是陆川和瑶瑶,牵着俊俊,背景应该是游乐场。


「嗯,看了。」我又闭起了眼,等他尽快说完。


对面的人沉默了两秒,「看了?你这是什么反应?你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我真的是烦死了,一大早扰人清梦,还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的起床气再也压制不住了。


我冲着手机一通输出,「有什么问题啊,人家一家三口逛个游乐场你也要管,你无不无聊。」


「一家三口?」对面的人慢条斯理地问出这句话。


等等,这个声音,好像,是沈雨洛 ?


我划亮屏幕,真的是沈雨洛 !


天啊,我刚都说了些什么。


「你需要给我个解释。」


沈雨洛 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冷静。



算了算了,既然被他发现了就破罐子破摔吧,「好了好了,我坦白,我单身,没儿子,没老公,可以了吧,我要睡觉了再见。」


不等沈雨洛 回答,我果断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在床另一边,裹着被子继续睡。


手机又反复振动了几次,我烦躁地把被子扯过头顶,巨大的疲惫感让我再次进入了梦乡。


我梦到了我和沈雨洛 的第一次相遇。


第一次见面,我扑倒了他。


大二时,我被学生会安排做迎新晚会的场控,在后台跑腿。


后台候场的同学很多,我正抱着话筒架要送到台上,没注意脚下杂乱的电线,摔倒的同时扑倒了前面的男生,话筒架还带倒了角落的落地灯。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沈雨洛 的手指刚好擦过了落地灯的碎片,鲜血即刻涌了出来。


不知道谁找来了酒精和纱布,作为始作俑者的我只好自告奋勇为他包扎。


「同学,你这包得也太丑了吧。」


沈雨洛 竖着他的中指吐槽。


我低着头,微红着脸,理不直气也不壮,「对,对不起,我不太会包扎。」


「我等会上台怎么办?」沈雨洛 微微皱眉,似是忧愁。


我自以为聪明,拍拍他的肩膀,「同学没关系的,你换一只手拿话筒嘛。」


沈雨洛 笑了笑,桃花眼弯出了好看的弧度。


然而一直等到他上场,我才知道原来他是钢琴伴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