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这一世做回自己方凡凡

这一世做回自己方凡凡

方思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们给方思思请最好的医生,给我只是买了瓶云南白药。方思思却逼着她们,给我同等的医疗待遇。我知道,她怕我们的伤不一样,以后不好再换回来。我不想再做她的替身,就从20层楼跳了下去。

主角:方思思方凡凡   更新:2023-01-29 15: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思思方凡凡的其他类型小说《这一世做回自己方凡凡》,由网络作家“方思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给方思思请最好的医生,给我只是买了瓶云南白药。方思思却逼着她们,给我同等的医疗待遇。我知道,她怕我们的伤不一样,以后不好再换回来。我不想再做她的替身,就从20层楼跳了下去。

《这一世做回自己方凡凡》精彩片段

我本以为不管去哪个中学读书,都能考上大学。


现实和我想的一样,就算我在普通高中三年,也一样考上省内最好的大学。


拿到专科大学的方思思红了眼,当天就病倒了。


爸妈以死相逼,让我们再换回来。


这里要解释一下,不是他们死,而是杀了我。


是不是很可笑,为了小女儿能上我考上的大学,他们居然想要我的命。


他们的话让我迷茫了,我努力只是为了方思思吗?


我以后的人生,难道都是为方思思打拼的?


大学毕业后,我要找到好的工作、好的老公,是不是都要跟方思思换?


失望之下,我拿刀划伤了脸。


我以为这样,方思思就不会再打我的主意。


没想到她对自己也狠,居然在相同的位置,也划了一刀。


父母骂我是败家精,害自己还害妹妹。


他们给方思思请最好的医生,给我只是买了瓶 云南白药。


方思思却逼着她们,给我同等的医疗待遇。


我知道,她怕我们的伤不一样,以后不好再换回来。


我不想再做她的替身,就从20层楼跳了下去。


我死后看到奶奶和陈爷爷从乡下赶来,他们抱着我的骨灰盒痛哭。


我看到奶奶原本黑白参杂的头发,一夜之间花白。


也看到陈爷爷默默地对着我照片流泪,嘴里念叨着当年不应该让我爸妈带走我。


两位老人如此难过,我突然有些后悔自杀。


我想跟偏心的父母划清界限,用不着自杀啊!


我死了,她们不会有什么反应,爱我的奶奶、陈爷爷却悲痛欲绝。


我不就一傻叉嘛!让疼爱我的人痛苦。


正这样想,我感觉一股推力从我后背传来。


一阵头晕后,我听到我妈的声音。


“方凡凡,要不是你在我肚子里抢思思的营养,她能中考的时候身体虚弱吗?”


“要不是她体弱,能考不上重点高中?”


发现自己重生,你会做什么?


我第一反应就是既然反抗不了,就尽量为自己争取福利。


不用我妈威胁,我点头同意跟方思思互换身份。


“你同意了?”我妈傻傻看着我。


“不同意,你和我爸就能让我去上重点高中?”


“那怎么可能,思思才配上那所学校。”


前世我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崩溃。


当时我怒瞪着我妈,大吼:“我考得重点高中却不配去上?妈,我也是你们的女儿,能不能分一点点心思在我身上?”


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古怪,许久才道:“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


也是这句话让我彻底寒了心,进入普通高中后,玩了命学习。


或许前世被爸妈寒透了心,现在再听她说我不配上重点高中,我居然没了反应。


我扯了下嘴角:“既然这样,我有什么好争的,我去上那个普通高中,不过我要住校。”


我爸妈没想到我会提出来这个要求,方思思在旁边一脸哭相,问我是不是怪她。


我望着她轻笑:“外人知道你还有我这个双胞胎姐姐吗?”



前世我无意中知道,方思思一直对外宣称,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


方思思怔住,许久才对我妈说,我想住校就住吧,这样回来才能感受到家庭温暖。


我明白她是不想让我见光,这样就不能再当她的替罪羊。


两年后,高二的下半学期。


方思思惹了不该惹的人,我再次成为她的顶罪人。


她却不知道,我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前世方思思学校校草,孟辰辉向她告白被拒。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问题就在于,两人过马路时。


一辆车开过眼看要撞上方思思,孟辰辉推开她被车撞飞。


他醒来后成了盲人,孟辰辉家人不愿意收我父母的赔偿,非要方思思去照顾他。


我爸就将我带了过去,还说这段时间可以让我使用方凡凡这个名字。


那一脸的恩赐,我差点都以为这是个美差。


不过前世和今生还是有些区别。


我们一进病房,就看到一个贵妇打扮的中年女人。


“既然来了就带她去检查吧!”


女人说完,病床上那个眼睛蒙着白布,长相俊美的少年一脸无奈。


“妈,医生说我的眼睛没事,再者哪有从活人身上取眼角膜的。”


我迅速扭头看向我爸,眼角膜?


“ 辰辉,别以为妈不知道,是这丫头推了你,才有这次的意外。”


我惊呆了,这和前世发展不对啊!


不过仔细回想,我照顾孟辰辉那段时间, 孟夫人并没有出现过。


怪不得孟辰辉对我一直很冷漠,原来方思思导致这场意外发生。


这一世,我跟着我爸来,是想看看孟辰辉的伤势。


陈爷爷是中医国手,我从五岁跟他学习。


前世,我并不知道陈爷爷真实身份,只以为他是一乡下赤脚大夫。


孟夫人托人找到陈爷爷,请他来医院帮孟辰辉治病。


陈爷爷看后说要早些通知他,孟辰辉还有康复的可能。


这一世,我决定治好他。



我爸不断向孟夫人道歉,还说让我留下照顾孟辰辉。


孟辰辉听到我爸声音,扭头朝向他:“叔叔,你带着方凡凡回去吧!我不需要她的照顾。”


“就让凡凡留下来吧!以后你要真看不见,就让她当你的眼。”


孟夫人一听急了:“呸,你胡说什么呢!你才看不见呢,你全家都看不见。”


我爸尴尬地站在一边,他看到我也傻站着,一把将我推到孟辰辉病床前。


幸亏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手脚灵活没有跌到孟辰辉怀里。


不过近距离的接触,我发现他表情有些怪,从最初的抗拒到眉头紧锁。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孟辰辉开口留下了我,孟夫人跟我爸先后离开。


孟夫人离开前,还一脸不悦叮嘱我,照顾好孟辰辉。


我将房门关上,转身来到病床前,伸手想摸摸他头上是否有包。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是谁?”


我偏头看他,这么快就将我认出来了?


我学着方思思的样子,笑道:“你的心上人!”


孟辰辉将胳膊伸到我面前,雪白的胳膊上带着一块智能手表。


我仔细看了看,还是不明白他什么意思,随口道:“挺白的。”


他板着一张脸:“证明你是方凡凡,拨打你的手机号。”


我看着孟辰辉,他是怎么知道我不是方思思的?


前世我因为被父母逼着来医院,除了必要的问话,平时我压根不开口。


他从未揭露我不是方思思,而这一世,孟辰辉一见面就揭穿我,难道他也重生了?


我的打算就是治好他的眼睛,策反他跟我同盟,以后证明我才是真正的方凡凡。


我主动坦白身份:“我叫方凡凡,也叫方思思,跟你喜欢的那个女孩不是同一个人。”


“哦,你是方凡凡的 第二人格?”


这脑回路,我差点跟不上。


“方凡凡和方思思是双胞胎,上高中以前我一直叫方凡凡,上高中后我叫方思思,现在你懂了吗?”


“懂了。”他慢吞吞伸出手,“我叫孟辰辉,你好,思凡。”


思凡?这什么鬼。


我将陈爷爷是中医国手的事说了出来,问孟辰辉要不要试试中医。


毕竟只有他同意,我才能请陈爷爷来。


等孟夫人打听到陈爷爷,再去请就来不及了。


孟辰辉嘴角微挑:“好啊!不过我不出医药费。”


“那你是要以身相许我吗?”明知道他看不到,我还是做了个鬼脸。


孟辰辉一阵猛咳,好不容易止住咳:“你家不像穷人啊!医药费还让我这个受害者出来。”


“受害者?”我有些疑惑,“你不是为了救方思思才受伤的吗?”


“她这样说的?明明是方思思推得我。”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抓她?”



我真的是服了,孟辰辉是多喜欢方思思,这都能忍下。


“报警了啊!是你爸妈跪在我病床前一直求,我就说要是眼睛没事就算了。”


“你爸就说带她来照顾我,给我当牛当马,还说我要真瞎了就捐出方凡凡的眼角膜。”


我全身像掉进寒冰,我爸妈到底是多恨我,才能说出这种话。


"喂,你不是说认识国手,还不去打电话。”


孟辰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冷冰冰的。


我起身准备去病房外打电话,出去之前拍拍他的肩:“少年,等着以身相许吧!”


“我去,你在想什么?”


听着身后孟辰辉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嘴角上扬。


我回去的时候,病房已经多了个男看护。


确实应该请一个,毕竟我是女生,总不能照顾孟辰辉上厕所、洗澡。


孟辰辉住的是VIP病房,男看护扶他去完厕所,就坐在外面的房间休息。


其余全是我做,包括喂饭。


我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左右手同时开工。


我不爱吃的红萝卜、青菜,左手一一夹起,递到孟辰辉嘴边。


右手也没闲着,牛肉、鱼片不停夹到我嘴里。


孟辰辉吃了几口,就不再让我喂他:“你不会是跟我用一双筷子吧?”


一听他这样问,我就知道孟辰辉有洁癖。


我将两双筷子柄,同时挨住他的胳膊。


“你左右手还能同时使用?”他声音中透着好奇。


我看看自己的左手,轻描淡写道:“方思思吃饭是左撇子,我们互换身份怕人认出来,我就学会左手吃饭了。”


真相其实是那段时间,我用左手吃饭,总是吃不饱。


我妈每次做饭都只多做半个人的,说这样可以逼我快速学会用左手吃饭。


“我要吃牛肉,你别老给我喂红萝卜。”孟辰辉一脸嫌弃,“还有青菜里的虾仁,给我也夹几个。”


我发现每次他都会转移话题,让我不再去想那些不开心。


或许与孟辰辉合作,没我想的那么难。



方思思一脸委屈:“怪我没考上重点学校,你们不要怪姐姐啊!”


前一世,我听到她这样说,还以为方思思真的不想顶替我。


毕竟十年未见,我以为这小妞长大、懂事了。


我更是坚持和她各上各的学,当场就被男女混合双人打。


我爸看着趴在地上,没力气起来的我。


一脸不屑地说,我不去方思思考的学校,也上不了重点高中。


我的录取通知书,被他们以看看为名要了过去。


当着我的面,他把通知书给了方思思。


我爸说要是我不同意,就将我赶出去,街上乱的很,到时我被人贩子拐走也没人管。


我跟爸妈回来,奶奶给我的钱,也被我妈以路上不安全为名要走。


我身无分文,手机也没有,周围的邻居都不认识。


前世的我听到这里,怕了、屈服了。


我本以为不管去哪个中学读书,都能考上大学。


现实和我想的一样,就算我在普通高中三年,也一样考上省内最好的大学。


拿到专科大学的方思思红了眼,当天就病倒了。


爸妈以死相逼,让我们再换回来。


这里要解释一下,不是他们死,而是杀了我。


是不是很可笑,为了小女儿能上我考上的大学,他们居然想要我的命。


他们的话让我迷茫了,我努力只是为了方思思吗?


我以后的人生,难道都是为方思思打拼的?


大学毕业后,我要找到好的工作、好的老公,是不是都要跟方思思换?


失望之下,我拿刀划伤了脸。


我以为这样,方思思就不会再打我的主意。


没想到她对自己也狠,居然在相同的位置,也划了一刀。


父母骂我是败家精,害自己还害妹妹。


他们给方思思请最好的医生,给我只是买了瓶 云南白药。



饭后,孟辰辉当着我的面,给他同学打电话。


“方凡凡今天去学校了吗?”


挂上电话后,他对着我说:“证明确实有方思思这个人。”


我敢肯定眼前的孟辰辉,与我前世认识那个不太相同,但并不是重生。


毕竟前世,他见过我和方思思在一起。


我掏出手机,按下免提拨打电话。


“方凡凡,你打电话回来做什么?孟辰辉怀疑你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拿孟辰辉当挡箭牌,还给我说什么人家主动救你。”


我装作生气的模样:“你知道不知道,他把我当成你,不给我吃饭。”


“方凡凡你是猪吗?你不会对他撒娇,说当时太慌?”


“我怎么知道你平时怎么跟他说话的,你要不现在教我,省得穿帮你还得过来受苦。”


方思思那声娇滴滴的辉哥哥,让我全身发麻。


说了几句后,我问她假扮我怎么样?


“什么假扮,我本来就是方思思,不过你可以啊!装两年学渣,现在我回到学校也不费什么劲。”


挂上电话,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听孟辰辉叫男护理,去买两盒饭回来。


“你刚没吃饱?”我有些诧异,我们两个人点了四个人的外卖,我吃得很撑。


他声音清冷:“你刚不是说我不让你吃饭?这两盒饭都是你的。”


“别啊!我就那样一说。”


看到孟辰辉嘴角露出的笑,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却又不能揍病号,只能自己生闷气。


“你答应来照顾我,其实也是想让方思思不好过,对吗?”


孟辰辉思考良久开口。 


我坐在孟辰辉对面,认真地看着他。


“我坦白,我是想来看看你到底是否喜欢方思思,确定你不喜欢她,我才让陈爷爷治好你。”


“嗯?”


“你要喜欢她,我治好你,不是给自己找一强敌?”


孟辰辉愣了几秒,“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方凡凡,你治好我的眼睛,我保住你的身份。”


我打个响指:“成交。”


孟辰辉在陈爷爷的治疗下,很快恢复视力,但他将消息封锁。


我回学校向老师说明孟辰辉为了救我,导致暂时失明。


这段时间我要照顾他,希望能在家自学。


方思思纵使顶着我的身份,上了重点高中,成绩却一直在下游。


班主任正为她的成绩拖垮升学率发愁,我现在提出在家学习,她当场表明态度。


若我考试成绩太差,今年就不要参加高考。


我点头同意,同时提出希望学校可以派老师,到孟辰辉家里监考。


这件事,孟夫人跟学校沟通过,班主任点头同意。


孟辰辉的爸爸常年不在家,孟夫人做为全职太太,心思全扑在儿子身上。


她得知儿子失明后,差点疯了,一心想让方思思坐牢。


在孟辰辉的反对下,孟夫人才提出让她照顾儿子。


我请来陈爷爷治好孟辰辉,孟夫人再见我时,态度有些转变。


孟辰辉告诉她,我和方思思的事,孟夫人对我的态度彻底变了。


她让我这一年就住在孟家,还亲自跟我爸谈。


我爸心虚,怕逼急了我将真相抖出来,也就答应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