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

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

唐妍吕青山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六年,她陪他从默默无闻走到声名鹊起。她以为这部电影是吕景山对自己的告白之作。原来却是为另一个人量身定做。

主角:唐妍吕青山   更新:2022-09-10 20: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妍吕青山的其他类型小说《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由网络作家“唐妍吕青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六年,她陪他从默默无闻走到声名鹊起。她以为这部电影是吕景山对自己的告白之作。原来却是为另一个人量身定做。

《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青山》精彩片段

“恭喜啊,最佳新人导演,景山,你做到了。”

唐妍端着酒,和吕景山碰了碰。

她的激动从金棕奖颁奖的现场,一路持续到现在的庆功宴。

“谢谢。”吕景山仰头一饮而尽,眼睛若星河闪耀,“我做到了。”

气氛高涨,团队里的老人们一个个都围在他们身边起哄。

“恭喜恭喜!吕导,你事业腾飞了,该和我们唐影后宣布婚讯了吧?”

“就是就是,吕导,我们大伙儿就等着吃喜糖了!”

唐妍嘴角微弯,心里生出一丝期待,忍不住去看吕景山。

“我们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吕景山品着酒,轻描淡写给了唐妍一个眼神,“别说了,这里人多嘴杂,传出去对妍妍影响不好。”

唐妍的笑容僵了一瞬,原来……他没有这个打算……

相识六年,他们都要迎来第一个七年之痒了,却只是她一个人的自作多情。

唐妍苦涩的点点头,“是啊,外面有娱记蹲守。”

见他们如此,大家识趣没再纠缠这个话题。

只有唐妍的经纪人青姐撇了撇嘴,等大家散了,凑过来说话。

她对着唐妍,实际却是说给吕景山听。

“妍妍又不是走偶像路线的,还担心恋情、婚讯对名声有什么影响,都是屁话!”

“再说,圈里人哪个不知道你们俩是一对啊?

营销号都懒得写你俩了,就你们还当个秘密瞒着呢?

要我说,该结结,你俩官宣的通告我都准备了好几版了,再不用都过期了!”

唐妍发现吕景山面色不大好看,赶紧揽了话头,“青姐,是我觉得,景山才刚拿到最佳新人导演,正是事业上升期……”

吕景山忽然看了唐妍一眼:“你说的对,一个最佳新人导演而已,还差得远。”

“景山……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妍话没说完,吕景山手机响了。

他立刻站起身,接起电话朝宴会厅外头走去:“雅洁?怎么了?”

唐妍看着他隐隐带着怒气的背影,有些恍惚。

“又是他那个小青梅?”

青姐“啧”了一声,见她不搭腔,又道,“你啊,也为自己想想,这些年,要是没有你压阵、贴人又贴钱,他吕景山拍的那些只叫好不叫座的电影算个屁!他呢?我看他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

“还有,徐导的《远方》,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给我个准话。”

“青姐……”唐妍为难地道歉,“帮我推了吧,景山自己写的新剧本马上就要立项了。”

青姐恨铁不成钢的看她一眼,这六年来,唐妍的档期永远优先留给吕景山,没有大宣传的作品曝光,当初影后的光环早已被星光璀璨的后起之秀遮得七七八八。

“妍妍啊……电影,毕竟还是需要市场的。你也需要。”青姐最后喝的有点多,撂下一句:“这部戏,老娘就当扶贫了,这部拍完,他要还这么对你,那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唐妍盯着杯子里的酒,默默不语。

直到散场,吕景山也没回来。

唐妍安顿好众人,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接着便是一阵忙音。

这是他第一次挂她的电话,再打过去,吕景山已经关机了。



吕青山忙了一整夜,思索令他集中精神,偶然想到什么,抬起头,只看见满地资料和书籍凌乱地摆放在地上和沙发上。

他一手奋笔疾书,一手夹着两册书页,习惯性开口道:“妍妍,帮我找一下《晨曦村落》那个剧本的点评集……”

无人回应。

他写字的笔停了下来,回想着上一秒,他还觉得门口很快就会走进一个倩丽的身影,帮他翻捡地上的书籍,一边从旁边的书架上很快帮他抽出他想要的那本书。

甚至,她还会抱怨他几句,让他别把书全都丢在地上,然后还是会分门别类将他们放回书架,甚至在他看到的关键位置做上记号,方便他下次取用。

然而这些都只是残留在他脑海中的留影而已。

吕青山有些怅然若失,习惯性抬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层他上次喝剩的咖啡渣。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那个他只要喊一声,就会帮他煮好咖啡,并叮嘱他不要太累的人,早已离开了这里。

发了一会儿呆,他摸出了卷烟,却只是放在嘴里没有点上。

唐妍肺不太好,不喜欢烟味,平时不让他在书房里抽烟,他一般只是拿出来闻一闻。

闻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如今这栋房子里只剩他自己,抽不抽烟,已经没有人管他了。

他赌气似得翻找打火机,却只在角落里看到一个精致的点烟器,这还是唐妍和他在一起某一年送他的情人节礼物。

他默默拿起了点烟器,却放下了烟,没有再抽的心思。

呆站了一会儿,最终缓缓蹲下,开始一本一本收捡起地上的书来。

“唰”地一声,一张纸从不知哪本书的缝隙里落下,掉在地上。吕青山从上面看到了“唐妍”两个字,捡起来仔细端详。

这是一张医院的挂号单,看诊人是唐妍,科室那一栏写的是“肿瘤科”。

“肿瘤?”吕青山心中没来由一阵慌乱,他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知道唐妍肺部有些敏感,偶尔犯胃病之外,并没有发现她有任何不适,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去肿瘤科看病。

还没来得及深想,手机铃声响了。

“妈?你怎么打来了?”他疑惑地接起。

“你都多少天没给我打电话了!还不准我这个当妈的打给你啊?”吕母叹了口气,“之前你忙的时候,我都是找妍妍的,可是前几天有人接她电话,说她换号码了,也没给我来个消息,你是不是和她吵架了?”

吕青山不知该怎么回答,索性沉默不语。

吕母知道他性格,自顾自道:“我就说你这个脾气,也就是妍妍能受得了你,上次我腰扭了,去了几次医院都不管用,她特地找了人来给我针灸按摩看好了,还给我买了个按摩椅,我用着可好了,你替我谢谢她。”

“哦对了,她眼睛怎么样了?”吕母说了一大堆家长里短,突然问道。

“什么眼睛?”吕青山疑惑地问。

“就是上次她给我打电话,忽然说眼睛有点看不清楚,我让她去看医生,她说还要忙你的拍摄,等抽空就去。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啊!”吕母怨道,“后来我有一次联系她,她正好在医院,说是眼疲劳总是眼前发黑,现在怎么样了,医生说什么了吗?”



“为什么突然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

“视神经压迫……”

“间歇性失明的原因……”

“脑部肿瘤引起失明……”

“脑瘤手术存活率……”

他将搜索记录一条一条读出来,每阅读一条,心就往下沉一分,看完所有的浏览记录,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他又想起些什么,立刻打开微博,翻找唐妍发的那条澄清视频。

面色憔悴的唐妍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和腿上都有绷带的痕迹。

吕青山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从未深思过,为什么唐妍会在医院里,她手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也许是他潜意识作祟,让他忽略了这一点,也许是江雅洁和他说,唐妍这样做只是为了博取同情,就像江雅洁后来的澄清视频也是故意在医院拍摄的一样。他以为这只是一种营销和宣传的伎俩,却没有想过,那些绷带下面的伤势究竟缘何而来。

即便是如今,他也没想明白,这伤和唐妍失明有什么关系,她是否真的得了脑肿瘤?

几乎是即刻间,吕青山抓起了电话,甚至因为太着急而差点脱手。

他找出唐妍的电话打出去,却依然是被拉黑的状态。

没有她的联络方式,也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在哪里。吕青山知道唐妍此时应该和徐钦君呆在一起,但他恐怕更不可能让自己接触到唐妍。

在通讯录里翻找了一遍,总算找出青姐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起,吕青山已经顾不得寒暄,急切地问道:“唐妍是不是生病了?她是不是得了脑瘤?”

青姐愣了愣,随即冷笑:“哟,我当是谁,八百年也不爱搭理我一回的吕大导演,怎么居然关心起我们家妍妍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吕青山焦急道:“青姐,不管之前有什么误会,现在我都只是想知道唐妍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经常性失明,这个情况有多久了?到底什么时候发现的?医生怎么说?是脑瘤吗?需要手术吗?”

“当不得吕大导演一声青姐。怎么,妍妍还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没有生病你都不知道,这会儿又从哪儿看出来的?”


第二十章 你算什么男人?

“所以,她是真的病了?真的得了脑瘤?”吕青山只觉心口一紧,喘了两口气才缓过来,“她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瞒着你?不告诉你?”青姐怒道,“她从来就没有刻意瞒着你过!她只是瞒着我不敢让我知道罢了!你和她住在一起,她时不时就看不清东西,后来发展成偶发性失明,但凡你不瞎,但凡你多关注一下她,你早就发现了!”

“她没有想好怎么和你说,想等哪天你正好碰上她发病的时候,再顺势告诉你,结果呢?”青姐冷道,“您老先生眼里有她吗?这么长时间,你察觉出什么不对了吗?哦我忘了,你你忙着给流量小明星铺路,哪有功夫关注自己的女朋友啊?”

“我……”吕青山哑口无言。

他回想起好几次在家里,唐妍忽然站在一个位置没有动,或者正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停了下来。但他那时忙着《告白》立项的事情,根本没有多想,现在才知道,那时的唐妍就已经出现看不见东西的情况了。

“当时我没有注意到这些,是我的错。”他心中悔意渐胜,“我太忙了,忽略了她。”

“忙?”青姐气急反笑,“你忙?这些年为了你忙前忙后的人到底是谁?你忽略妍妍,是因为你太忙了吗?我看不见得吧?你难道不是因为你那扭曲的自尊心,故意忽略她,就好像这样,就可以对她的付出视而不见吧!”

“当初,妍妍本来可以上《N的世界》这部电影,却因为要给你的冷门文艺片当主角,拒绝了国外名导的邀请。后来,你的剧组经费一直不足,你只会忙着和剧务、副导演发脾气,钱能变出来吗?最后还是妍妍自己贴了自己的片酬才解决!”青姐一股脑将这些年的怨气吐了出来,“她怕伤你自尊心,就说自己0片酬出演,能显得和你更亲密,你倒好,心安理得接受了,后来每一部电影,就都给她0片酬的合同,你脸这么大怎么不上街要饭呢?”

“你后来勉强有了点名气,妍妍托关系找了不出山的老演员客串重要角色,但被别的剧组中途截胡,你又做了什么?你只会发火,把这件事怪到妍妍头上,还非要和人家打官司!你知道你的小剧组一天不开机要烧多少钱吗?打官司,你拖得起吗?更不要提,以后还要不要在业内混下去?最后又是她求爷爷告奶奶把人给你找回来!”

“现在呢,要移情别恋,你乘早说清楚,黏黏糊糊的搞什么哥哥妹妹的把戏?弄个小三蹬鼻子上脸,踩在妍妍头上恶心人么?”青姐骂道,“吕青山,你算什么男人?”

“什么小三?我绝对没有对不起妍妍!”吕青山反驳,“我之所以要帮雅洁,是因为她哥哥曾经救过我,而且……而且还因为我才去世。所以我只是想还这份人情,替他好好照顾他唯一的妹妹。除此之外,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感情!”

“呵!还人情?”青姐无语,“吕青山你可真大方,你自己的人情,拿着妍妍对你的感情,她的自尊,她的脸面踩在地上去还?你是习惯了她的付出,觉得理所当然,觉得她就应该任人宰割?”



别墅空荡荡的,吕景山不喜欢家里有别人,所以只请了钟点工打扫卫生和做饭。

她泡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翻看吕景山的新剧本,等他回家。

六年来,她一直零片酬出演吕景山电影里的女主角。他对演员演技要求高,可惜没名气又没资金,成名的演员请不到,有潜力的新人也看不上他。

唐妍只好亲身上阵,提升他电影的咖位,不少好配角都是冲着她才愿意出演吕景山的电影。

可以说,吕氏电影中,几乎都带着强烈的唐妍色彩。

然而这一部吕景山亲自操刀的剧本,女主角的人设却比较单纯,表演难度并不高。

她把写了一大半的人物小传添加了一些更为丰满的设定,打算找机会和吕景山聊一聊。

端起咖啡,唐妍忽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惊慌持续了一瞬。

几天前主治医师的话回荡在她脑海里。

“唐小姐,你脑部的肿瘤已经开始对视觉神经产生压迫,间歇性失明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是很危险的。需要尽快定下手术时间!”

“手术后需要长期静养,虽然您做完手术,可能需要息影很长时间,但越晚进行手术,风险越大,最后可能手术都无法恢复视觉!您一定要慎重考虑!”

……

咖啡撒在手背,她摸索着将杯子放回桌上,等待眼睛重新恢复光明。

漫长的十分钟后,她模糊能看见一些光线,随后重新恢复了视觉。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剧本封面上两个大字——《告白》。

这是吕景山第一次拍爱情题材的电影。

男主角是一个郁郁不得志却十分有才华的小导演,女主角则是卖鸡蛋灌饼但长相美丽的小贩,被男主角从路边“骗”来演电影,二人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奋斗之后,产生了感情,中途又分开,最终男主获得了成就,找回女主向她告白。

看过剧本的人都知道,吕景山对这个剧本有多么看重,他甚至推掉了一个大编剧的本子,执意要先拍摄《告白》。

剧中的男主角,就是以吕景山自己为原型,而女主角,也带着唐妍的影子。

坊间传闻,这是吕景山为自己的爱人量身定做的告白之作,是他为了表达对这么多年支持自己的唐妍的爱意,而创作的一部充满感激之情的浪漫电影。

唐妍摩挲着剧本,下定了决心。

如果说,今后再也无法演电影,她希望自己拍摄的最后一部作品,是吕景山的《告白》。

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精心筹备的告白,她又怎么可以缺席?

第三章 为人作配

各方推动之下,《告白》电影迅速立项。

剧组第一天剧本围读,唐妍还未走到会议室,就觉得气氛不对。不少人对着她窃窃私语,等她走近又闭口不言。

她不是第一天在圈子里混,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她走进会议室,就看见江雅洁坐在吕景山身边,正说笑。

江雅洁是吕景山发小的妹妹,从小一个院儿里长大。后来高中辍学,选秀出道,接拍了一些爱情偶像剧,在电视剧圈里算是粉丝群体比较可观的流量明星。

唐妍知道她一直想朝大银幕发展,但没有靠谱的导演愿意接。

这几年,吕景山对她一直是有求必应,唯独电影角色上,没有松过口。

看来这次是想在《告白》里给她安插个角色。

江雅洁看见她,连忙站了起来,鞠躬致意:“唐姐,这次还请您多多关照,我一定会多向您请教,把蒋娅这个角色演好的!”

唐妍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向吕景山。

蒋娅——《告白》女主角的名字。

她还没来得及质问,手机就催命一样的响起来,是青姐。

“你看热搜了吗?昨天,吕景山亲自去机场接江雅洁进组的照片已经上热搜第一了!江雅洁饰演《告白》女主!这是怎么回事?你堂堂影后,难道要给她一个流量小明星做配角?你告诉吕景山他想都不要想!”青姐上了膛一般,扔下一个又一个炸弹。

唐妍放下手机,看向剧本。

蒋娅——江雅——江雅洁。

亲自去机场接机,量身定做的女主,史无前例的重视。

可笑她怎么会觉得,这是吕景山对她的告白之作?



青姐在看到那张纸的一刻,就已经泣不成声。

吕青山仿佛哑了一样,喉咙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哪怕扶着墙壁也没能站起来。

“不会的……”徐钦君没有去接那个通知书,他踉跄了一下,因为一整天没有进食喝水的身体有些低血糖,眼前也阵阵发黑。

他仔细将自己的视线对焦在了护士身边的医生身上,便走了过去,一把抓起了对方的领口。

“告诉维德,让他给我认认真真做手术!把真本事拿出来!”他的眼神仿佛要吃人,“要是再敢拿这种破纸糊弄我,下场他自己掂量!”

他指着青姐手中的《病危通知书》,双目赤红充血,恶狠狠道:“给我拿回去!”

“小徐老师,你千万别冲动!人家医院里也是有规定的……”青姐抹着眼泪,冲上去拦住他,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把他的手从医生的领口拽下来。

徐钦君的助理在一旁想伸手,但没敢帮忙,只能用眼神感谢她。

“不好意思啊,医生,麻烦您了,请您务必请手术的医生尽力救治。我们妍妍她还很年轻……她……”青姐眼泪止不住往下落。

那位医生连忙摆手道:“没事没事……我这就去转达。”

徐钦君却用另一只手重新拽住了医生的衣领,还没等他再说话,青姐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小徐老师,这是妍妍之前交给我的,她说如果手术有什么意外,让我交给你。你看看……看看啊……”

“信?”徐钦君松开了手,接过信封。那位医生如蒙大赦,拉着护士赶紧走了。

信封里只有一张纸,上面是唐妍的字。

这是一封并不长的信,唐妍没有写抬头,看起来更像是一张便条。

“如果手术不成功或出现意外,那么以下就是我的遗嘱。”她写道,随后用一点篇幅,将自己的一些资金、股份和财产进行了分配。

最后一段则写道:“仔细想想,我也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我走到今天,没欠过谁的,所以不需要给谁交代,至于别人……也不需要谁给我交代了。”

“唯独觉得这些年,并没有拍到合心意的剧本,也没有真的为自己享受过人生,甚至连一次喜欢的综艺都没有参加过,的确有些遗憾。无论是谁,如果看到这封信,又恰好收到我的一部分遗产作为馈赠的话,烦请麻烦能够带些好电影到我墓碑前放一放,如果不嫌格调不足,愿意为我放些综艺节目那便感激不尽了。”

“当然,如果是吕青山的作品,请不要带来。活着的时候已经看够了,闭上眼也不想听见有关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最后,小君,这段时间谢谢你。如果我醒不过来的话,就请你忘了我吧。”

看到最后一行,徐钦君感觉一股酸涩从鼻腔冲进眼眶,握着这张纸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像是拿不动这千斤的分量。

一旁的吕青山从地上捡起写满字的信,从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却只看见至死都不愿意原谅的拒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