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总裁追妻又跪了

离婚后总裁追妻又跪了

桃奈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封夜倾的白月光前脚刚刚回国,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江汐白离婚。她难产差点死掉,还被某人的白月光丢掉了一个女儿,封夜倾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让江汐白彻底心灰意冷,她同意离婚了。男人拿到离婚协议书那天,听闻前妻坠海而亡,尸骨无存的消息。从那天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封总就疯了……

主角:封夜倾,江汐白   更新:2022-07-15 2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封夜倾,江汐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总裁追妻又跪了》,由网络作家“桃奈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封夜倾的白月光前脚刚刚回国,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江汐白离婚。她难产差点死掉,还被某人的白月光丢掉了一个女儿,封夜倾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的样子,让江汐白彻底心灰意冷,她同意离婚了。男人拿到离婚协议书那天,听闻前妻坠海而亡,尸骨无存的消息。从那天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封总就疯了……

《离婚后总裁追妻又跪了》精彩片段

“惊!我们期待半年已久的影后小花江以茉终于回归,封氏总裁推掉新项目发布会现身机场亲自去接,多么让人羡慕的爱情故事啊!”

房间里,江汐白一双干净清澈的杏眸凝着电视上的那对璧影,失落的垂下眼睫,伸手抚了抚八个月的孕肚。

“宝宝乖,爸爸一会就会回来了。”

“刹……”

停车声在楼下响起,江汐白扶着腰站起,从窗户看到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后,轻轻展开容颜。

夜倾回来了。

江汐白缓缓迈着脚步走出卧室,门一打开,便猝不及防的撞上眼前女人的眉眼。

是江以茉!

夜倾把她带回来了。

江汐白心脏瞬间抽痛。

江以茉敛起笑容,毫不掩饰厌恶的审视江汐白,看着她这张漂亮精致的脸,江以茉就想撕碎。

最后,目光定格在江汐白高挺的孕肚上,冷笑一声:“妹妹,好久不见,真没想到,半年前你能设计将我弄出国,还爬上了夜倾哥哥的床,怀了他的孩子,是不是属于我的东西,你都要抢!”

倏地,半年那场车祸的记忆涌至江汐白的脑海,父母的咒骂埋怨,记者的围拍,冰冷的手铐拷在自己的双手,是封家夫人一举保下了江汐白,因为她……怀了封夜倾的孩子!

还做主让她进了封家,成了夜倾的妻子。

江汐白眼中的光逐渐消失,语气淡漠缓慢:“当年不是我,我没错,我不会认。”

“是吗?那我让你好好看看,在夜倾眼里,你错还是我错。”

江以茉冷笑,江汐白瞬间有点不好的预感,下一秒……

“啊!”

“妹妹,你为什么要害我。”

江以茉一脸恐惧的站在楼梯边缘,身子忽的向后仰去。

江汐白瞳眸骤缩,立即伸手去拉:“不要!”

她死死的抓住江以茉的手臂,额间冒着冷汗,江以茉却无声的冷笑,猛地甩开江汐白的手向下坠去!

江汐白被这巨大的冲力扯得向前一摔,肚子撞上栏杆。

而江以茉则一声惨叫,骤然,封夜倾从门外冲了进来,“以茉!”

江以茉倒在地上,额头撞出了血,被封夜倾直接抱了起来。

她扬起了一抹虚弱的笑,虚浮的抓着封夜倾的手臂,“夜倾哥哥,不要怪……妹妹,妹妹已经嫁给你了,容忍不了我回来,我能理解,你送我走吧……”

江以茉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在江汐白耳边响起!

她嘴唇颤抖,强忍腹部的疼痛:“不是我……”

“够了!”

封夜倾低吼打断,他双目猩红,“江汐白,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要用几次才过瘾?以茉刚回来,你就推她?江汐白,你真恶毒。”

在他眼里,永远是她错了。

江汐白浑身痛的厉害,隐隐感觉裙子湿了。

血一滴滴顺着腿滴落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喘着气低头看去,脸上血色尽失:“夜倾,我,我要生了,送我去……医院。”

江以茉却更加抓紧了封夜倾的衣角,语气怯弱:“夜倾哥哥,我的腿好像又痛了……”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封夜倾抱着江以茉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江汐白。

而缩在封夜倾怀里的江以茉,嘴角冷勾,江汐白,你拿什么跟我争?

楼梯间,江汐白忍着剧痛一点点想要爬起来。

她必须要去医院。

孩子快生了!

直到佣人震惊的发现她,在看见满地的鲜血时,吓得魂差点没了。

“送我……去医院!快!”

江汐白小脸惨白,紧紧抓住来人。

帝都医院

“江小姐八个月难产,现在大出血,胎儿位置不正,急需手术,封总呢,这场手术必须亲属签字才能进行!”

江汐白疼的快死了,她躺在病床上,双手紧紧攥着白色床单。

她的肚子好痛!

“去……找封……夜倾过来,只有他能签字。”


“咚咚咚!”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狠狠的敲着,打破了病房的平静。

封夜倾脸色一沉,“进。”

助理满头是汗跑进来:“封总,不好了,少夫人难产,现在大出血,必须要做高危手术!医生说,必须封总签过名后才能做!”

封夜倾攥了攥手指:“她又在耍什么花招?为了让我过去真是费尽心机。”

江以茉看了看站在身旁俊逸的男人,又想到他帝都封家掌权人的身份,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她轻轻伸出手,手背上还插着输液针,扯了扯封夜倾的衣角:“夜倾哥哥,你去看看妹妹吧。”

“你更要紧,还有哪里不舒服,医生就在这。”

江以茉露出一抹纯洁大度的笑:“夜倾哥哥,我真的没关系的。”

“妹妹危在旦夕,不管如何她都是……你的妻子,你还是去看看她!”她落寞的垂头。

封夜倾敛住眉目,语气冰冷:“我和她没有感情,结婚,只是为了负责她肚子里那个孩子,很快就会离婚。”

闻言,江以茉微微得意的勾了勾唇。

助理怔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半年,封总和少夫人的感情虽不算浓烈,却也和谐温馨,怎么江小姐一回来,封总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现在少夫人生命危急,孩子即将出世,可封总却连一丝疼惜都没有……

下一秒,助理忽的感觉面前站着一道阴影,他立即回过神来,小心翼翼道:“封,封总。”

“带我去见她。”

“是!”

入目,是刺眼的红色,封夜倾走至病房,看着床上快要奄奄一息的女人,江汐白终于等到封夜倾过来。

她缓缓伸出手,像是溺水的人努力抓住浮木:“夜倾……”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离婚吧,”他冷漠厌恶的看着她。

江汐白浑身瞬间僵硬,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她死死攥着指尖,心渐渐凉了下来,“我现在难产,你看不到吗?”

“封夜倾,一尸两命换来的‘幸福’,你满意吗?”

她没力气了,腿上的血触目惊心,身旁机器滴滴滴的声音像是催命一般。

江汐白昏昏沉沉间看到一群医生涌起来,给她上氧气罩,手术灯亮起,她落下一滴泪闭上了眼睛……

被推出去,潦草签下同意书的封夜倾不知为何,看着紧闭的手术室,心里瞬间空洞了下。

旋即,江以茉病房的护士追上来急声道:“封总,江小姐疼的快昏迷了。”

封夜倾脸色一变,转身离开。

走至病房门口,医生正给江以茉输着液,见到封夜倾,江以茉疼的小脸煞白却还是努力对他笑,“夜倾哥哥,妹妹她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我真的很担心……”

她作势要弄掉输液针起身,封夜倾眉头一皱,出声拦道:“她在手术,你好好休息。”

“夜倾,你说妹妹会不会怪我,如果我没有回来,她就不会推我害的自己难产……她一定是觉得我回来想要抢她的位置,可我没有这个意思。”

“抢?”封夜倾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原本就是你的位置,以茉,你……”

尾音未落,电话便响了起来。

封夜倾接起,沉眸:“合作取消?等我去处理。”

江以茉眸色一闪,在封夜倾挂断电话后,便敛着水眸温柔道:“夜倾,你快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以的,你不用担心我。”

“好。”封夜倾看了一眼,转身迅步离开。

转瞬,江以茉面上瞬间恢复冷漠,哪里还有半分柔弱无骨的样子,一把扯掉输液针,从床上下来,径步走向手术室。

门口守着的几名医生见到江以茉来,立即挺直背脊待命。

“都准备好了吗?”

“江小姐,现在可以进去。”

男人打开通道,侧身让着位置,江以茉走进去,嫌弃的掩鼻。

随即,两个孩子的哭啼声搅乱了江以茉的思绪,龙凤胎?


江汐白这个贱人运气总是这么好!

可惜了……

她冷声命令:“把那个碍眼的赔钱货给我丢掉。”

产床上,江汐白尚存一丝丝理智,她浑身痛的厉害,却隐隐听见江以茉恶毒的声音。

她要把她的孩子丢掉?!

不,不可以!

她用力攥紧床单,愤怒的睁眼看过去,却看到江以茉的人抱起了她的孩子往外走。

“不,不要!”

她挣扎爬起来,冲向那个人。

却被江以茉一把扯住了,“赶紧丢掉!”

“江以茉你疯了!”江汐白红着眼怒瞪着她。

“还我女儿,江以茉!”

江以茉睥睨一笑,看着江汐白的眼神就像……看着垃圾。

“疯?我就是疯了,我要把你的一切都抢回来,江汐白!”

江以茉脸上的笑容如毒蛇一般恐怖,鲜艳娇唇刺眼无比!

“妹妹,你说难产而亡这个下场是不是很适合你?”

江汐白瞳孔一缩,不敢置信的盯着笑得扭曲的江以茉。

“来人,给她注射心脏停止的药物……”

江以茉眸光逐渐变得阴狠,绊脚石必须处理的干干净净!

谁知下一秒,有个人快速进来,附耳低语道:“江小姐,封总已经回来了,即将进手术室。”

什么?封夜倾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来不及了!

江以茉恨恨的盯着垂死挣扎的江汐白,眼眸一狠,她走过去猛地掐上江汐白纤细无骨的手腕,江汐白窒息一疼,本能的想甩开她……

“啊!”

江以茉忽的捂着脸颊摔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封夜倾的身影出现在手术室!

地上的这一幕,瞬间掀起了封夜倾浓浓怒意,看向江汐白的目光更加冷厉无情!

“江汐白,你疯了是吗!”

江汐白不在乎封夜倾说什么,甚至连看都未看一眼封夜倾,只死死盯着江以茉,“还我的女儿!”

江以茉泫泫欲泣:“夜倾,我只是想来看看妹妹,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一直让我还她女儿……”

江汐白只觉得巨大的心慌笼罩心头,江以茉丢掉了她刚出生的女儿,孩子还那么小,会死的!

她撑着自己摔下了床,用手去抓江以茉。

“你把孩子还给我……”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我只要你把我女儿还给我……”

她妥协了行不行?

然而江以茉却快速躲到了封夜倾的身后:“夜倾,我害怕……”

封夜倾一把攥住江汐白的手,“江汐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江汐白目光如刃,看着封夜倾,她眼里溢满了失望,恨。

她每说一句就仿佛有一把刀狠狠插在喉咙一般,痛的难受。

“我们的女儿丢了!”

“刚出生就被她丢掉了!”

江汐白愤怒的指着江以茉,一字一句紧紧盯着封夜倾。

江以茉连连摇头,“夜倾,妹妹明明只生了一个男孩,却总说什么女儿,还说被我丢掉了,是不是妹妹她的精神出了什么问题。”

封夜倾被江汐白充满恨意的泪刺的微微难受,目光扫向医生,医生抱着怀中的襁褓回道:“封总,少夫人的确只生了一个男孩。”

“看样子,少夫人应该是犯了产后抑郁妄想症。”

封夜倾深吸一口气,攥着江汐白的手愈发用力,怒意与恨意交织。

“江汐白,你究竟还想耍什么花招!你以为装精神失常,我就不会跟你离婚了吗?”

江汐白垂了垂眸,抑制着眼泪,他到了现在,还是不信她!

她彻底绝望的看着他:“离婚可以,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好,你现在签字,我给你。”

对于她不正常的话,封夜倾早已失了耐心。

可江汐白却看出了他眼底的敷衍与不屑,她声音冷沉:“女儿找到了,我就签。”

却换来了封夜倾的盛怒。

“我看你真是疯了,回去后立即签离婚协议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