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回忆是终点小说免费阅读

回忆是终点小说免费阅读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那边没有作答就挂掉了。我不确定哥哥是否听清楚了,但楼下婶婶又在叫我吃水果,我应了一声,只好忐忑不安的下去,心中后悔万分,万一被拆穿,我在叔叔婶婶心目中的乖女孩形象肯定大打折扣。我故作镇定的拿起苹果慢慢的啃,眼睛不住往时钟上飘,有些心不在焉的同叔叔说话。

主角:梁满月刘成蹊   更新:2022-09-11 0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满月刘成蹊的其他类型小说《回忆是终点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边没有作答就挂掉了。我不确定哥哥是否听清楚了,但楼下婶婶又在叫我吃水果,我应了一声,只好忐忑不安的下去,心中后悔万分,万一被拆穿,我在叔叔婶婶心目中的乖女孩形象肯定大打折扣。我故作镇定的拿起苹果慢慢的啃,眼睛不住往时钟上飘,有些心不在焉的同叔叔说话。

《回忆是终点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我的小学毕业成绩并不是特别好,小升初的考试也考的很一般,但最终还是上了市里最好的外国语学校的初中部。开始我根本不懂什么是区重点,市重点和省重点,还是嘉馨激动的跟我解释以后才知道,成绩平平的我竟然还能上这么好的中学。这当然是叔叔的力量,但他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让我跟哥哥一个学校,他也好照应我。

叔叔对我和哥哥的学习要求一向不严,因为他一向主张小孩子要多玩,要轻轻松松的成长,会玩的小孩才更聪明,懂事以后自然会努力上进。哥哥别的不怎么听他的,这方面倒是坚持身体力行,天天在外面玩的天昏地暗。我只有咋舌的份。

他当然有资本,数学成绩好到人神共愤。连遥远的我们初中部都不时有人提起他的大名,神往的不得了的样子。

刚刚进外校的时候,婶婶不放心我一个人坐公车还要求哥哥天天带我回家,所以我放学后还要眼巴巴的等他一节课的时间,结果他跟一群大男生走出教室,直接甩给我一张钞票要我自己打车回去,第二天我就自动同嘉馨一起回家了。

嘉馨是自己考上外校的,拿到成绩单她就激动的打电话给我:“梁满月,你猜我考上外校没?”

我只有假装痴呆:“不晓得……”

“我考上啦我考上啦!我们又可以在一个学校啦!!!我就说我们天生姐妹命啦!”

我笑,天生姐妹命,听起来真舒服。


曾经我百般不情愿的来到叔叔家,曾经我幻想寄人篱下的生活会有多么阴郁痛苦,但后来时间告诉我,我所害怕的生活原来是最好的生活。

可以想象,如果我继续生活在那个家里,爸爸和继母虽然不会过于亏待我,却绝对不会重视我。据说继母生了个儿子,让原本因为我离开而对继母有些许不满的爷爷奶奶都喜出望外,全家人的重心一下子全放在了新出生的弟弟身上。爸爸来电话的周期由开始的一个星期逐渐变成半个月,后来甚至延长到一个月。

心中不是不悲凉,不是不忿恨,但时间永远是最好的良药,时间久了,也终于放下了。因为我懦弱胆怯,所以我逆来顺受,我从不反抗,如今事情已成定局,虽然改变不了,虽然不能对任何人控诉我的忿恨,我却可以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优渥的生活环境,良好的教育,疼爱我的叔叔,关心我的婶婶,慈爱的姥姥和姥爷,可爱的朋友,还有脾气虽然坏却渐渐熟悉的哥哥。这一切我都好珍惜好珍惜,这是真实的,这不是虚幻的,我不要再被送走,也不要再做没人要的可怜虫!


哥哥虽然大我五岁,但因为我上学早,所以只比我大了四级,我初二的时候,他高三了。

大人们的意见分为两派,叔叔和婶婶希望哥哥能上一个比较好的重点大学学金融方面的专业,将来好接手叔叔的生意,最好还能继续发扬光大。

姥爷则不赞成哥哥做商人,极力要哥哥去读军校,虽然不能抛头颅洒热血了,但还是可以为保卫国家添砖加瓦的。


叔叔当然不敢当面反对姥爷,回家的时候却说:“没有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天天在酒桌上抛头颅洒热血,祖国还不一定建设的这么好呢,爸就是想不通。”

婶婶啐了他一口:“投机分子还好意思沾沾自喜呢,有本事当我爸面说去。”

叔叔只是笑,又转过来对我说:“那我的生意以后就给圆圆打理,到时候你哥走仕途你走商道,双剑合璧,大杀四方。”

我吐吐舌头:“我这么笨,叔叔你还是别指望我了,初中数学我都头疼的不得了。”

叔叔不以为然:“怕什么,你叔叔我差点连高中都毕不了业,帐还不是算的照样清楚,当时我们班数学最好的人在干什么?在当数学老师!”

“梁建辉你少带坏小孩子阿,圆圆不准听你叔叔的,学习还是要努力的。”

我吐吐舌头,笑嘻嘻的不做回答。哥哥不参与我们的谈话,径自上楼。他同叔叔相处一向是淡淡的,也从来不会喊他爸爸,但看的出来他对叔叔还是比较尊敬的。

我不知道叔叔对我的期望是真是假,反正我对自己有自知之明,我只想以后有个稳稳定定的工作,能自己独立,过的轻轻松松,大事还是都给刘成蹊同志吧!


虽然大人们的意见没统一,但目前要好好学□□是确定的。一向不太约束哥哥的婶婶给他立了规矩,高三这一年必须收心,虽然不限制他的自由,但每晚九点以前他一定要回家,成绩一定不能让她操心,她也不想再听见老师反应他不做作业、上课和考试睡觉,否则便要控制他的财政,连他的小金库的也要没收。

哥哥的小金库数额肯定是可观的,我仅仅到叔叔家两年,也有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压岁钱,这是让从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数目,都是逢年过节姥姥姥爷和叔叔生意上的朋友给的。我主动给婶婶,她却不要,只让我自己留着。哥哥收压岁钱的年岁远远比我要多,何况在姥爷家,我不只一次看见姥姥背着姥爷大把塞钱给他。他能天天在外面玩的乐不思蜀,都要归功于他的小金库。

但婶婶在工商部门工作,自己每天就忙的团团转,还要陪叔叔出去应酬,哪有时间监督哥哥。家中的保姆陈阿姨每天晚上做完饭收拾完后便会离开,唯一剩的就是我……

于是我光荣的成为了婶婶的小眼睛。欲哭无泪阿,哥哥看我的眼神怎么寒光闪闪。


当天,我就被哥哥喊进了房间,递给我两本书和两本练习册。面容难得的温和了许多。

我不敢接,眨了眨眼,干巴巴的开口:“哥哥,这个是……”

“给你你就拿着!这是你哥布置给你的额外作业。”

我看了看封面上的高三用书,苦起了脸:“可是,这是高三的作业,我不会阿。”

他皱起眉头:“不会你不会学阿,给你书是干什么的?语文和英语这种简单的东西,你看看书不就学会了。脑子又笨,不提前让你预习你将来怎么跟得上。”

“但是……但是我们字体不一样阿。”

“我又从来没写过这两门作业,老师到哪认识我的字体去。以后每天我给你布置作业,做完了交给我。”

“哥……”我忍不住要把在姥姥面前那一套拿出来,结果成功的迎来他威胁的一瞪。

“还有,以后我妈九点以前回家你就打电话通知我,九点以后她要回了我还没回,你就要给我打掩护然后迅速通知我回来。”

“这要怎么打掩护……”

“笨,自己想!快点回去去做作业!明天早上给我阿!”他不容我再找借口,将我推出了房门。

天可怜见阿!哥哥高三了,最忙的是我。

结果,每天我花一个小时做完自己的作业后,还要忍痛放弃我喜欢的电视剧,花三个小时做哥哥的作业。还要负责在婶婶面前掩护哥哥,在哥哥面前通风报信,原来我就是那传说中两面飘摇的小草阿小草。


我的狂躁哥哥果然胆子大,婶婶制定规矩的第二天,就公然触犯。


我在趴在客厅的桌子上,一边开着电视,一边心不在焉的把英语练习册后面的答案往上抄。

高三的题量多的变态,还把练习册后面的答案都撕下来,我相信哥哥勤奋的同学们肯定都在默默的辛苦的靠自己!不过又不是我上高三,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去书店买了两本一模一样的练习,方便抄书后的答案。

身后传来了开门声,我不禁竖起耳朵,听到叔叔婶婶的交谈后,立马将练习册塞进了旁边的书包,换上了自己的数学作业,看看时钟,才刚刚九点半。

叔叔的脸有些红,明显是喝了酒的,我马上起身去倒茶。婶婶张望了一下。

“圆圆,你哥回来了吗?”

我心中一惊,电光火石之间衡量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回答:“哥哥刚刚出去了,说去买点东西。”

“买东西,不是又跑出去玩了吧?”

我天生胆小,一说谎话脸就红的堪比关公,我低着头不敢看婶婶,速速跑到楼上,抓起自己房间的电话打给哥哥。手机这时虽然还是个稀罕物,但哥哥已经买了一个。

电话接通,那头吵吵闹闹的,我不敢说大声让叔叔婶婶听见,又怕他们在楼下拿起电话听见,说的又小声又快:“快回家,我说你去买东西了!”

那边没有作答就挂掉了。

我不确定哥哥是否听清楚了,但楼下婶婶又在叫我吃水果,我应了一声,只好忐忑不安的下去,心中后悔万分,万一被拆穿,我在叔叔婶婶心目中的乖女孩形象肯定大打折扣。

我故作镇定的拿起苹果慢慢的啃,眼睛不住往时钟上飘,有些心不在焉的同叔叔说话。

就在我差点坚持不住准备要主动招供的时候,开门的声音仿佛天籁一般响起,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哥哥换了鞋进来,手里竟还神奇的提了一袋子东西,不等婶婶问,他就举起袋子,“刚才圆圆说想要吃冰淇淋,我才出去给她买的,喏,给你。”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

我小跑过去,满是汗水的手接过冰淇淋,他瞥了我一眼,低声:“没出息。”

是,我是没出息,你没出息的妹妹,为了帮你打掩护,快睡觉了还假装欢天喜地的吃了两个冰淇淋。



婶婶对于突击检查还是比较满意的,我想即使她怀疑,也不会相信一向老实听话的我会帮着哥哥骗她。这样不禁让我有些愧疚,暗自决定下次再也不要为了掩护哥哥而说谎。

幸好他终于开始老实了一些,除了周六晚上其他时间都尽量提早回来,偶尔还能回来吃晚饭。有时候婶婶回来的早了我就会摸回房间打给他,往往十分钟左右他就会飞速归来。只是就算他回来也是回自己的房间不知道干什么,他那些作业还得我来做……


我同嘉馨抱怨,她无能为力,只有安慰我:“你应该庆幸他没要你帮他做数学或者物理作业……”

我一想也是,结果她接下来马上说:“因为你只能做体力劳动,脑力劳动你完全不能胜任。”

我怒,她速速遁去,追都追不上。可惜我不跟她一个班,我也没那个胆子冲进她们班把她纠出来,只好跺跺脚后回到自己班上,哼,阴险!


照理说我应该像新闻上报道的那些刻苦学习奋发向上的少年一样,人穷志不穷,虽然寄人篱下,却不甘落后,日日挑灯夜读最后终成大器,让一干人等刮目相看。可是我头脑普通,志气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典型的胸无大志,只想着听叔叔婶婶的话,老老实实的生活,寄人篱下我也不觉得丢脸,只想牢牢抓住爱护我的人,不再被人送走。

哎,这就是为什么我即使在重点中学,却仍然跟嘉馨不同班,因为我读的班级,倒有大半同学是花钱买进来的。

他们倒是不忌讳,也从来不掩饰自己是买进来的,我曾听见有人说,他爸妈送他来这上学,就是不想跟人交谈的时候被人看扁了,反正他高中一毕业就要被送去国外,镀层金回来好继承家族产业。有时候我想,这样到底算不算自欺欺人,贴了一层金刚钻,就真的揽的了瓷器活了?

不过我十分喜欢班上轻松的氛围,大家相处的都十分融洽,下课时就连那些自己考进来的同学也会笑眯眯的看着玩闹的同学,偶尔有人说一个笑话,都是哄堂大笑。不像其他班,连下课的气氛都是紧张的,嘉馨偶尔出来同我说说话,都会被赶来监视他们课间情况的班主任瞪了又瞪。

其他班羡慕我们班又鄙夷我们班,而我们班羡慕他们班又可怜他们班。其实没谁高人一等,只是各人拥有的不同,要追求的也就不同了。

当然我很少参与班上玩闹的行列或话题,大多数时候只是静静的在一边看着笑,我觉得我和他们又是有不同的,人家那是真有钱,而我是假富贵,还是老实点好。

而我的同桌,则是我们班真正的异类。

老师采用互补的方法,班上每一个相对较差的学生旁边,都会坐一个勤劳刻苦的好学生。我真正羡慕那些即使没有玩到一起去却还是有说有笑的同桌,因为我的同桌,一天都跟我说不到一句话。

我学习的时候,他在学习;我发呆的时候,他在学习;我课间休息的时候,他还是在学习。除了课间操和上厕所,他连动都不动。就连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他都在背单词,男生热爱的足球和篮球他从不参加。不仅不跟我说话,他几乎跟班上每一个人都没有交流。这样刻苦的学生,岂止在我们班,在整个年级乃至整个初中部都是少见的。

他的努力肯定有回报,全年级前三名总有他一个,其他班同学上厕所路过我们班都会特意寻找他的身影,杨云开同学可是大大的有名。

我想老师编我和他同桌,大概也是看我安静乖巧,不会抱怨同桌是这样一个怪人。

坐在我后面的罗维说:“梁满月,可真苦了你了,天天跟一个活死人坐一起,要我早痛苦死了。”他声音不大,偏偏很清晰,我看见杨云开的身体明显一顿,却很快恢复正常。

我马上接过话来:“你还痛苦,最痛苦的是王凯,天天被你这话唠骚扰,你看看人家,越来越愁眉苦脸了。”王凯是他同桌,闻言马上配合的摆出苦瓜脸猛点头。

罗维却不管,搂过他脖子:“哼,你不懂,我们兄弟情能包容一切。”说罢还亲昵的看着王凯,“是吧亲爱的。”

“呸!少恶心我。”王凯挣脱开他给了他一拳,“梁满月快帮我捡捡地下的鸡皮疙瘩!”

大家都笑,罗维和王凯早已闹成一团。


上课的时候我忍不住观察杨云开,他听讲听的十分认真,背脊挺的很直,神情专注。麦色的皮肤,侧脸线条分明,眉毛很浓,几乎入鬓,其他的倒看不出来什么,端正也普通。穿的是校服,不同于罗维总是把校服当抹布,他的衣服十分干净,衣领平整。我想,被分配到这个班上,还是和我这种成绩平平的女生做同桌,他肯定很不甘吧,所以才会那么努力的想要证明自己。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这个男生应该也有自己的故事,他异常的沉默,异常的刻苦,异常的孤僻,应该都是有原因的。我觉得我们像同类,却又不相同。

他渐渐有些不自在,侧脸也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转过来,最后终于轻轻咳了一下,我恍然大悟,马上将头转了过来,暗暗吐了吐舌头,继续老实听讲。

多于的好奇心最要不得,何况我好奇心本来就少的的可怜。


周五下课,我低着头慢悠悠的收拾着书包。教室后面一群人还没走,热热闹闹的讨论一会去哪玩。

有人从后面拍我肩膀,我回头,是罗维。

“梁满月,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我惊讶的反问。我跟班上的同学一向交流不深,他们竟然会喊我去吃饭。

他笑嘻嘻的:“不是你是谁?一起吧,今天宋奇峰请客,咱们一起好好宰他一顿。”

我踌躇的往后面看了看,宋奇峰笑着望着我:“梁满月,一起去吧。”

“可是,我没跟家里说……家里还有事……”我有些犹豫,初中部放假,高三周六却是不放假的,回去还得给魔王哥哥做作业。

“哎呀,你一会出去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放假在外面玩玩怎么啦!”

“是阿,一起去一起去啦!梁满月你怎么那么老实阿,从来不都出去玩。”几个女生也围过来劝我。

“天天跟活死人坐一起,你不是被传染了吧。”罗维戏谑道。

“你别乱说别人!努力学习又没错。”我连忙反驳,但到底招架不住他们殷切的劝说,终于答应。

同嘉馨知会了一声,我在校门口用投币电话打给了婶婶,大概是因为我平时除了嘉馨就再没别的朋友了,听到我要跟同学出去玩她还蛮高兴的,只叮嘱我要早点回家,末了又问我身上的零用钱够不够,我笑着叫她放心,是同学请客。

“那也行,”她说,“下次咱们再请回来,哪天你邀请同学们都到家里来,婶婶好好招待他们。”


宋奇峰在饭店开了一个包房,大家妙语连珠欢笑连连,气氛热火朝天。虽然内心隐隐觉得这样对于初中生来说有些奢侈,但看其他人习以为常的样子,我选择保持沉默。

我虽然话少,但看他们玩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何况罗维总是不忘调侃我,让大家把注意力转到我身上,毕竟是同龄人,一顿饭下来,大家已经对我十分热络,有说有笑。吃晚饭有人提议去KTV唱歌,马上就有响应者,我问了下时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家。大家光想着要去玩了,罗维见我态度坚决也就没挽留,还难得很有绅士风度的帮我叫了的士。


我带着前所未有的好心情回到家中,甚至还哼了哼歌,结果刚走进客厅,就被吓了一跳,歌声戛然而止。

哥哥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这么晚你上哪去了?”

我看了看时钟,才八点不到,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同学请客吃饭,我就……”

“家里饿着你还是怎么了?要跑去吃别人的饭?你讨饭的阿。”他声音突然抬高,说出的话却刻薄的不得了。

“我打电话跟婶婶说了的……”我涨红了脸试图解释。

“年纪这么小就跟不三不四的人在外面瞎玩,你越来越野了阿!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眼泪顿时控制不住涌了出来,身体不住颤抖,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对,我差点忘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什么人阿,不过就是没人要寄人篱下不是孤女胜似孤女的人,我恨自己那么胆小,不敢反驳,是谁天天在外面玩的不着家,是谁在外面玩还要我帮忙打掩护,我不过就在外面跟同学玩了一会,没及时回来做他的小苦力帮他做作业,就被他这样羞辱,谁不三不四了?就他的朋友是好人,我的同学就不三不四了?

“怎么不说话了?自己也理亏吧!那以后就少在外面野,去做作业。”他没注意到我的表情,自顾自的把作业递过来。

我没有接,只是无声的流泪。

他终于注意到,仿佛有些吃惊:“你干吗?”

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喂!喂!你怎么了?说你两句你就哭,太没用了吧?”

我不理他,继续哭泣,哭的越来越伤心,他有些手忙脚乱,抓了纸巾往我手里塞,我却不接,任由纸巾全部掉到地上,他没办法,终于自己拿起纸巾试图抹掉我脸上的泪水。

我躲开,头也不回的跑上楼,回到房间扑在床上哭的天昏地暗。

我讨厌他!我讨厌他!我恨刘成蹊!

好想回家,却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好想扑到一个人怀里尽情哭泣诉尽委屈,却知道,没有怀抱是属于我的。

我再也不要理刘成蹊,我再也不会帮他做作业了!



我哭了很久很久,所有的情绪仿佛都在此时爆发,委屈,愤怒,还有一直以来无着无落小心翼翼的那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让眼泪止都止不住的汹涌而出。哭到最后我已经忘了刚才哥哥的那些话,以为已经放下的怨恨又重新浮了起来,我恨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生我出来,生我出来为什么又要离婚,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呆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哭着哭着终于没了力气,渐渐睡着。

第二天起床,眼睛又红又肿,努力的睁大却也只有一条缝。好在叔叔婶婶不在家,只有陈阿姨在打扫卫生。听见我下来,她没回头:“圆圆起来啦?你婶刚出去,叫我告诉你穿好衣服吃好饭在家等着她,一会带你剪头发去。”

“恩,知道了。”我兴致不高。

陈阿姨回头,看我的样子,眉毛顿时挑的高高的:“哎哟我的天,眼睛这是怎么了?怎么肿成这个样子。”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回答,但阿姨已经放下手中的东西,去卫生间投了热毛巾过来,让我坐在沙发上,细细的把我的头发分到旁边,热毛巾敷上了我的眼。一边还在碎碎念:“一看就是哭了大半夜,什么事哭成这个样子。”

“就是跟同学闹了些矛盾……”

“哎呀,小孩子,有什么矛盾好好说就行了,是不是别人欺负你了?欺负你了你就跟你叔叔婶婶说,他们还能让你受了委屈。”

“没有,没人欺负我,就是一点小误会。”

“小孩子有了误会好好解释清楚就行了,你就是胆子太小,心眼太实,受了委屈都不肯说,只知道自己哭,下次不行这样了……”

阿姨还在叙叙的说。她的手虽然有些粗糙,却十分温暖,听她那样说,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委屈与伤心,眼泪似乎又要掉下来,却努力忍住了。

“阿姨,你别跟我叔叔婶婶说好不好?我怕他们担心。”我小声请求。

阿姨顿了一会,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我知道她是答应了。


眼睛被热毛巾敷了一会果然好了很多,我又去洗了把脸,吃完早饭的时候,已经看不大出来了。我努力对镜子摆出一个笑容,很好,就这样。


婶婶带我去剪了头发,及腰的长发变成了可爱的童花头,我本来个子就不高,这样一来显得更加小。后来陪婶婶去买衣服,还被误会成了小学生,婶婶笑着同店员讲我已经初二了,却还迎来一片称赞。

“真是看不出来,你看起来三十都不到,小孩子都这么大了。”

我心中一抖,眼睛不敢看向婶婶,她却没有否认:“哪里三十不到,都快四十了。你可真会说话。”

“那肯定是小孩子听话,你不用操心。”

婶婶笑眯眯的看了看我:“那是,我们家圆圆确实听话,从来不让我操心的。”

我被婶婶牵着的手,忍不住用力握了握,却换来她更温暖有力的回握。

有种暖暖的感觉悄悄的爬上了我的心,我看着婶婶的侧脸,觉得她脸上仿佛有光芒发出,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柔和。让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好爱好爱她。

我爱婶婶也爱叔叔。我多么感激他们,又多么希望自己真的是他们的小孩!

原本别扭而沮丧的心情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让我觉得连刘成蹊都似乎不那么可恶了。

我同婶婶穿了一身母女装回家,叔叔难得的提早回家,我们开心的展示给叔叔和陈阿姨看,迎来了两人的连连称赞。正有说有笑的时候,哥哥回家了。

我笑容一下子收敛了起来。他眼光扫过我,尴尬一闪即逝。

“成蹊,你来看,妈妈这身漂亮不?”婶婶站起来转了一圈,又拉过我,“我和圆圆这是母女装,好看吧?”

“还行。”他走过来,书包放在沙发上。

“你就是不肯陪妈妈逛街,要不然咱俩还能穿情侣装,你和圆圆还能穿兄妹装呢。”

“诶!你要和儿子穿情侣装,那我怎么办?”叔叔在一旁假装吃醋。

婶婶拍了他一下,“一把年纪了也不害臊。”

“那下次我跟你们一起去呗。”哥哥突然开口。

你们?我竖起了耳朵,谁要跟你一起逛街,我忿忿。

婶婶却很高兴:“那说好啦,下次妈妈喊你你不能推三阻四的。”

“你喊我就是了。”

我看见婶婶给叔叔使了个眼色,叔叔马上开口:“那你们逛街了不能不带我,我也要去。”

我连忙配合:“好哦!叔叔还没跟我们一起逛过街呢。”

“跟老婆儿子侄女逛街,我再忙也得空出时间来阿。”叔叔一边笑着摸摸我的头,一边看了哥哥一眼。

哥哥虽然没说话,却笑了笑。


晚上的时候有人敲我房门,我开门,竟然是哥哥。

我立马戒备,不会又要来骂我吧?

他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手上的一个盒子递给我,封面上赫然印着一款黑色的手机图案。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手机是绝对是稀罕物,哥哥虽然早就有了,但我们毕竟不同,我一个初中生也不需要这个。现在他突然给我一个,我当然不敢收。

他却有些不耐烦:“给你你就拿着,免得野的连人都找不到。”说完塞到我手里就走了。

我拿着手机发愣,这算什么,打我一巴掌又给我一颗糖吃?

发了一会呆,为难的看着手里的盒子,还是决定给他送回去。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他正在看书,“又干什么?”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少在这穷酸了,我找朋友弄的,他家就卖这个的,要不了多少钱。”

“可是,可是我用不着阿。”

“怎么用不着,我不是天天在用?”他站起来转过我的身,把我往门外推,“让你拿着就拿着,少过来烦我。对了,别跟我妈说阿!”

我忐忑不安的被推到门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等等。”

回过头去从书桌上拿过了两本作业:“去把这个做完,明天早上给我。”

说完把作业往我手里一丢,门“嘭”的关上。

我站在门外,后悔莫及的看着手上的作业和手机。

我们,这算是和好了嘛?

我想我可能太过虚荣了,为了一个手机就妥协了,可是却忍不住不拿着它把玩,忍不住不露出笑容。坏脾气的哥哥和没出息的妹妹,真没办法。

就这样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