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光而不耀与光同尘

光而不耀与光同尘

白茶清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筱是韩璟的妻子,但他并不爱她,他甚至痛恨她,痛恨她隐藏他母亲的病情,耽误了治疗,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三年孝期一过,韩璟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林筱离婚,跟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她那样迷恋他,爱慕他,可隔着一条人命的爱慕,终究不能善终。后来,她放弃了,不再爱他,知道过往真相的他,生不如死。

主角:林筱,韩璟   更新:2022-07-15 23: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筱,韩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光而不耀与光同尘》,由网络作家“白茶清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筱是韩璟的妻子,但他并不爱她,他甚至痛恨她,痛恨她隐藏他母亲的病情,耽误了治疗,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三年孝期一过,韩璟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林筱离婚,跟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她那样迷恋他,爱慕他,可隔着一条人命的爱慕,终究不能善终。后来,她放弃了,不再爱他,知道过往真相的他,生不如死。

《光而不耀与光同尘》精彩片段

林筱冒着风雪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半夜。

看着客厅亮起的那盏灯,她忽然欣喜若狂,就连比赛带来的疲惫感也瞬间消失殆尽。

她不顾寒意飞奔上楼,手心更是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汗意。

房门推开的那个瞬间,她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奖牌拿了出来,金色的奖牌隐约间透着暖暖的温度。

她激动的和他分享着喜悦,“阿璟,你看,我做到了!我拿到了金牌,有了这块金牌我马上就可以冲击世锦赛了!”

韩璟的视线落到那块明晃晃的金牌上,眼里满是鄙夷,他冷冷道,“林筱,你还有脸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这块金牌是怎么来的。”

说完,他一挥手,只听“叮”的一声,那块被林筱视若珍宝的金牌被韩璟甩到了地上。

金牌绕着林筱的脚边打了个转,直直滚进了沙发底下,不见了踪迹。

林筱愣愣的看着金牌消失的地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她抬头,盯着韩璟那张冷漠的脸,胸腔剧烈起伏着,似乎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才问出口,“我应该知道什么?”

韩璟蹙眉,不悦道,“林筱,你非要我亲口说出来吗?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搞小动作害敏静在训练中受伤,这次的冠军就是敏静的。”

又是黄敏静!

林筱咬着唇,明明她才是韩璟的妻子,可在他的心里,那个黄敏静却比她重要的多。

林筱自认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黄敏静的事情,黄敏静训练受伤也和她毫无关系,可韩璟铁了心认定就是她害了黄敏静。

“阿璟,我跟你解释过了,黄敏静受伤真不我害的,甚至那天我都不在……”

林筱的话说到一半,韩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林筱瞥到手机上的备注,心揪了起来。

韩璟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黄敏静的哭声。

林筱听不清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却可以清楚的听到韩璟温柔对她说:“乖,别哭了,我现在马上过来。”

那是从来不曾对她有过的温柔。

挂了电话韩璟忽然平静的对她说道,“林筱,我们离婚吧。”

林筱僵住,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要为了黄敏静跟我离婚?因为她受伤这件事吗?你给我时间,我找出证据证明给你看。”

“够了!”韩璟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为了达到目的,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当初为了一个区区省冠,你就能不顾我母亲的身体状况,让她坚持为你训练,最后又让她逼我娶你。你的手段我早就见识过了。现在,三年守孝期已过,我们的婚姻也该结束了。”

三年前,带了林筱十年的教练褚红被查出肝癌晚期,为了荣誉她放弃了最后的治疗,一心培养林筱夺冠。

又在去世前让儿子韩璟娶了林筱,只希望今后能让林筱代替她照顾韩璟。

可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韩璟接受不了母亲去世的消息,他固执的认为就是林筱为了夺冠,向他隐瞒了母亲的病情从而耽搁了治疗时间。

此刻,林筱的心像是被狠狠捅了一刀不知该作何反应。

韩璟见她沉默,自知离婚不会那么容易,于是拿起外套匆匆离开。

林筱看着紧闭的大门和他消失的背影,眼泪终于忍不住从眼眶滑落,又顺着脸颊落到地上开成了一朵无形的泪花。


一夜未眠。

天快亮的时候,林筱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将散乱的头发扎好,这才重整旗鼓,昂首挺胸的出门。

她可以允许自己悲伤,但绝对不是现在。

褚教练临终前寄希望在她身上,如今,她已经拿到了短道速滑的全国冠军,距离世锦赛也不过一步之遥,她绝对不允许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出现任何问题。

林筱去了训练场。

换装备的时候,一双新款冰刀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林大冠军这么早就要训练,可真是刻苦阿,不过,上场之前不妨沾沾我的喜气,去掉身上的肮脏气,这样璟哥或许会多看你一眼。”

说罢,几块红色的喜糖便出现在了林筱的眼前。

林筱看得眼睛刺痛,他们居然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准备结婚事宜了。

林筱瞥开眼去,不去看那膈应人的喜糖。

她对上黄敏静那张挂着伪善笑意的脸,冷笑道:“你愿意花时间花精力陪我的男人玩那你就陪,离婚协议书上我一天不签字,我就一天是韩太太,只要我是韩太太,你就永远都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所以,你有什么好得瑟的?”

顿了顿,林筱颠了颠手里的喜糖,随即用力的砸在了黄敏静的脸上,沉声道,“识相的就带上你的糖给我滚!别脏了我的地方!”

“林筱,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韩璟暴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筱的身子一僵,再看黄敏静一脸委屈的模样,她知道自己又被算计了。

韩璟一把将黄敏静护在身后,又怒视着林筱,说道,“向敏静道歉!”

林筱苦笑,眼神中却充满决绝,“我没做错事,为什么要道歉?”

“林筱!”韩璟震怒,“我亲眼看你用糖砸了敏静,你还想狡辩?”

“是,我是动手了,可是你为什么不问问黄敏静她说了什么?她说这是你们送我的喜……”

“我当然知道。”韩璟打断林筱的话,“敏静昨天哭了一天,就是怕失去你这个从小到大一起训练的好朋友,所以今天特意过来和你示好。”

“你让敏静受伤,敏静不计前嫌来讨好你却这样对她,林筱,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还是你天生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善良!”

“善良?在你心中她无论如何都是对的,是吗?”林筱强忍住眼泪,心里却苦的发颤。

“林筱,别胡闹了!”韩璟觉得林筱实在不可理喻。

“算了,璟哥,我没事,别让姐姐为难了,姐姐说的对,我不过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哪怕……当初最先认识你的人是我,哪怕我们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但韩太太终究不是我。”

黄敏静言语里面的委屈满溢,韩璟面色一沉,看向林筱的目光转而透着十足的厌恶,又安慰黄敏静道,“放心,我的韩太太只会是你,我会跟林筱离婚,马上!”

顿了顿,韩璟再次对着林筱沉声道,“这次的事情你必须向敏静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林筱咬唇,执拗的看着韩璟,摇头,“我没错!不道歉。”

韩璟狠狠睨了林筱一眼,冷声道,“好,很好,我韩家能把你培养成冠军,也能将你从冠军的神坛上拉下来!你等着吧!”

林筱看着韩璟揽着黄敏静远去的身影,自嘲的摇了摇头。

韩璟总觉得对于林筱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冠军的荣誉,但其实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一个名为韩璟的少年。


韩璟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这点林筱深知。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韩璟会连一点体面都不给自己留。

“费尽心机拿下总经理夫人的名号又怎样?还不是连尊严和男人都守不住?”

“不过韩总也够狠的,把林筱的赞助全撤了,教练也换了,就连基本代言都没人敢找她了,她现在可真是惨到极致。”

“那也是她活该啊,把褚教练害死又赶走人家初恋,现在还想公然欺负黄敏静,是谁也忍不了,何况韩总本身就是个护短的人。”

“……”

随着洗手间外面聊天的声音走远,林筱推开门走了出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苦笑。

总经理夫人,真是笑话。

……

林筱去了墓园,今天是褚教练的忌日。

林筱靠在墓碑旁边,看着黑白照片上褚教练那张温柔的笑脸勾了勾唇角,“褚教练,我来看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

空荡荡的墓园没有人回应,可即便如此林筱也絮絮叨叨的嘟囔着。

“这次短道速滑全市比赛,我拿到了冠军哦,只要我再努力一点,我就可以完成老师你的心愿了。”

“阿璟现在也很好,能自己经营俱乐部了,也知道体贴人心疼人了,昨晚他还等我回家了,我想,以后我们也会好起来吧。”

“还有啊,上次……”

天空中不知从何时开始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不算大,但足够淋人。

林筱看着眼前的细雨,脑海里却不自觉地浮现了韩璟跟他说离婚的场景,她不自觉的靠在了冰冷的墓碑上,缓缓开口。

“老师,我好想你。”

头顶上突然有阴影投下,遮挡了冰凉的雨水。

林筱抬头,在对上韩璟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的时候,欣喜万分,她下意识地开口,“阿璟……”

话还没有说完,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黄敏静。

韩璟居然带着黄敏静来看褚教练!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韩璟没好气的看着林筱湿漉漉的如同流浪狗一般的模样,蹙眉嫌恶的开口。

“今天是褚教练的忌日,我既是她的儿媳又是她的学生,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顿了顿,林筱看了一眼旁边的黄敏静,质问道:“反倒是她,究竟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

“凭她是我喜欢的人!”韩璟将林筱扯到一旁,又将地上的花扔了出去,寒声道,“别放你的东西脏了这里!”

心脏骤然一痛,林筱仰起头,下意识的咬住了唇瓣。

韩璟总是有这样的实力的,三言两语却总能将她伤害的体无完肤。

她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韩璟和黄敏静祭拜。

结束后,黄敏静却突然挣脱了韩璟的手,来到了林筱的面前,人畜无害的脸上挂着一抹关心,“姐姐,这把雨伞你拿着吧,你看你身上淋的,万一感冒了可就不好了。”

林筱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冷冷看着黄敏静俯身过来,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姐姐不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像一条丧家犬吗?关于离婚和被爱这件事,除了无可奈何的狂吠,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像是觉得不够劲,黄敏静缓缓补充道,“我看褚教练死的是真好,她要是不死的这么快这么惨的话,我也没办法让韩璟对我这么死心塌地,对你那么恨之入骨。”

闻言,林筱像是被触动了某根神经,她突然用力的将黄敏静推倒在地,随即狂扑上去,用力的掐住黄敏静的脖子,“你再说一遍,我就杀了你!”

黄敏静的脸色惨白,像是没想到林筱的反应会这么大,她死死拉住林筱的胳膊,求救,“救,救命……”

“林筱,你疯了!”

韩璟见状连忙上前将气红了眼的林筱拉开,重重的甩到了一旁,随即连忙将黄敏静抱到了怀里,仔细查看。

“如果敏静出一点事,我就让你偿命!”韩璟抱着黄敏静大步往外走,边走边低头细声安慰。

“偿命?要是你能回头,即便赔了又如何?”林筱死死盯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可我不能让褚教练回来,就像韩璟永远不会爱林筱。”

许是淋雨太久,昨晚又一夜无眠,林筱眼前的意识逐渐模糊,就在林筱马上晕倒的时候,有熟悉的味道弥漫在鼻尖,有人轻轻地宛若珍宝一般的抱住了她。

是你回来了吗?阿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