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把你衣服穿上

把你衣服穿上

渔不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江怀笙没有抱得美人归,岑雾是有一定责任的。后来再相遇时,她对男人的惧怕甚至是恐惧,都彰显着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巨大。本来他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岑雾从没想过会与江怀笙有交集,只是感情这东西,一旦陷了进去,之前有多么惧怕,现如今便有多么依赖。

主角:岑雾,江怀笙   更新:2022-07-15 21: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雾,江怀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把你衣服穿上》,由网络作家“渔不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江怀笙没有抱得美人归,岑雾是有一定责任的。后来再相遇时,她对男人的惧怕甚至是恐惧,都彰显着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巨大。本来他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岑雾从没想过会与江怀笙有交集,只是感情这东西,一旦陷了进去,之前有多么惧怕,现如今便有多么依赖。

《把你衣服穿上》精彩片段

“大小姐。”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岑雾耳畔响起时,她也瞬间被摁摁到玻璃上。

没有任何愉悦的感觉,除了冷就是疼。

可能两人都对彼此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所以没多久,男人就松开手,冷冰冰地说了句,“把你衣服穿上。”

岑雾真是求之不得,她刚蹲下身想捡衣服时,就有钱撒了上来,在她面前撒了一摊。

她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应该够医院的那些费用。

“这些是你的报酬,以你的姿色应该算高价了。”

岑雾知道江怀笙是在嫌弃她不够美。

确实,她并不算非常惊艳的美人。

她没说话,沉默穿好衣服,又将那些钱捡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看向坐在不远处穿着睡衣喝酒的男人,“江总,我走了。”

谁能想到曾经被人踩在烂泥里的江怀笙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他好像只用了短短十年。

江怀笙出身不好,可却有张极好的皮相,再加上现在身居高位,权钱皆有,那身上的自信气场更让他赏心悦目,“这么多年没见,大小姐也变得客套了。”

“想走就走,没人会拦你。”

岑雾小心翼翼拿好包快速从酒店房间离开,来到酒店楼下她才开始想今天发生的事。

江怀笙并非突然出现,他已经在江城有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想尽办法筹钱,就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他就找到她,噙着笑,说他可以帮她,只要她愿意陪他睡一晚。

她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就答应他来了这家酒店。

她并没有感到什么屈辱,只知道傅时礼不用被赶出医院。

她很高兴。

岑雾到医院后就去交了之前的欠费,随即就来到傅时礼的病房门口,他依旧安静躺在那里,若非身上的那些仪器,他感觉就跟睡着了一样。

她站在外面用手指在玻璃上比划着他的轮廓,此时就有一阵高跟鞋声在她身后响起,有人走到她身边,说:“高兴吗?你终于有转正机会了。”

是苏韵。

傅时礼的妻子。

哦,现在应该算是前妻,就在傅时礼出车祸以前,他们刚签完离婚协议。

岑雾转头朝她看了眼,道:“我没想到你会过来。”

“呵,我自己也没想到。”苏韵长得非常漂亮,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的美,所以江怀笙跟傅时礼都爱她。

可惜她就一个,总不能被劈成两半平分,因此只能各凭本事抢。

高中的时候,傅时礼抢赢了,岑雾以为他可以一直赢下去,但没想到……

风水轮流转。

他还是输了。

岑雾没说话,她觉得她跟苏韵无话可说。

此时苏韵却并不在乎这里是医院,也不在乎里面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她从包里拿出香烟,说:“别觉得我无情,我只是遵循自己的心而已。”

“你也知道我一直爱的是怀笙,当年如果没有他傅时礼,我跟怀笙会很幸福。”

“不过现在也不晚。”她笑着,脸上是压抑不住的甜蜜,“我跟怀笙还是在一起了,至于他傅时礼。岑雾,他现在是你的了。”


——他现在是你的了。

岑雾回家的路上,苏韵这话一直在她耳边回荡,久久不散。

到家后,她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就怕吵醒已经入睡的老人。

她轻手轻脚走进房间,脱了身上衣服想进浴室洗澡的时候发现腿根那边有血迹。

顿时,某些不该出现的画面在脑子里重现。

一些明明事后都不曾有的情绪也从心里冒出来,差点将她整个人压垮。

她知道江怀笙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他今天这样做,只是为了羞辱。

为了当年那件事。

一样的深夜,岑雾窝在蜗居里用一会冷一会热的水洗澡时,江怀笙正站在江城最具代表性的建筑里俯瞰整个夜景。

他就站在那,眸光晦暗深邃,夹在手里的烟时不时抽上一口,直到身后有人搂住他的腰,他才笑着转身,又担心手里的烟会烫到对方,将对方推开了些,“别闹,小心。”

苏韵笑得明媚,将他手里的烟抢走,放进自己嘴里吸了一口,“你今天去哪了?”

江怀笙不喜欢她这样玩,索性将烟头摁灭,扔进了垃圾桶,说:“去处理一些旧事,你呢?”

苏韵微笑,藕臂环上男人颈项,“一样啊,我也去处理了一些旧事。现在算是无事一身轻,真轻松。”

说罢,她手指便在他衬衫领口开始流连,“我们早点休息,好吗?”

江怀笙握住她的手,“是你休息,我还有点公事需要处理。”

苏韵眉黛微拧,其实早在一年前她没跟傅时礼正式离婚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见面,那时候他就没动她。

现在她跟傅时礼没有任何关系,她原以为今夜他们应该顺理成章在一起,没想到他依旧拒绝。

“怀笙,你是不是……?”

他是在嫌弃她跟傅时礼的过去么?

可是,那些都并非她本愿。

“想多了。”男人安抚般的摸了摸她脸颊,“我只是怕你太累,早点去休息吧,嗯?”

男人语气太温柔,让苏韵紧绷的心弦瞬间松软不少,她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想多了,他那么拼命爬到现在的位置,不就是为了她么?

这点,她不需要怀疑。

此时她倒是突然想起来,“忘记了,你最近新收购了一家投资公司,确实应该很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早点处理完早点休息。”

江怀笙点头,俯身在女人额前亲了口便目送她走进房间。

随即,他转身又给自己点了根烟,那猩红烟头燃了许久,都没湮灭。

岑雾昨晚上失眠,以至于清晨差点没从床上爬起,她为不迟到没吃早餐,火急火燎赶到公司就听同事说:“诶岑雾,你要有新领导了。”

岑雾在一家投资公司当总裁秘书,最近几年金融行业一直挺低迷,之前的老总裁虽然曾经也在投资界叱咤风云,但随着年纪上来精力有限,便有将公司转手的意思。

能吃下这样一家公司的人并不多,岑雾以为即便想卖也需要很长时间。

没想到,会这么快。

岑雾问,“那新总裁呢,来了么?”

同事说:“来了,就在办公室,快去吧,长得老帅咯。”

岑雾有家需要养,所以很珍惜这份工作,她快速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理了理身上的职业套装,敲门。

“进。”

她推门进去,看见里面坐着的人,直接傻眼。

江,江怀笙?


此时男人也抬头朝她这边看过来,起初眼神犀利,但之后便突然染上笑意。

那种笑让岑雾瞬间头皮发麻,整个人像被狠狠锭在原地无法动弹。

还是男人先出了声,“大小姐,没想到又看见你了?”

这话说得好像他真的不清楚她在这家公司上班一样。

岑雾终于找回到理智抬脚走到他办公桌前,躬了躬身道:“江总,我是您的秘书岑雾。”

如果您不开除我的话。

江怀笙摸着下巴,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岑雾不清楚他笑是因为目的达成,还是觉得江城太小,他们又重新遇上了。

不管是哪种,她似乎都没有抗争的能力。

江怀笙扬了扬手,“岑秘书,坐吧。”

岑雾尽量让自己保持专业跟冷静,可男人的声音就是让她不断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昨晚她可以做到那样无所谓就是觉得以后他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可没想到转眼,他就成了她的上司。

她状似平静的坐上转椅,其实心里忐忑不安,她不清楚江怀笙到底会怎么对她,或者说,怎么折磨她?

“江总,我……”

“岑秘书,跟我说说公司的事。”

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望向对方,岑雾一脸疑惑,而江怀笙却从她短短几字的话里听出了其他意思。

“你该不会以为我买下这个公司是为了你吧?”

岑雾并不否认,她确实有这种想法,因为她觉得太巧,这世上确实有巧合,可她跟江怀笙之间的牵扯,她觉得更像是人为安排。

再加上以前的事,她想说服自己不那么想都难。

男人脸上的笑意渐渐冻结,最后只剩下阴翳,“岑雾,别那么高看自己,你配吗?”

岑雾屏息。

她知道自己确实不配。

既然不是他一手安排,是老天爷的杰作,那似乎……更加糟糕。

“对不起江总,以后我不会再有这种想法,那我现在讲关于……”

“没心情了。”江怀笙给自己点了根烟,吞云吐雾间,他眼神也变得更加犀利跟迷离,“你滚出去,暂时不想看见你。”

岑雾连忙起身,“是。”

来到外面就有八卦的同事凑过来问她,“怎么样,新老板是不是很帅?话说,你们在里面干嘛呢,你进去那么久才出来?”

岑雾向来信奉多一事不如小事,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说了些公司的事。”

同事有点失望,随即“切”了声就去忙了。

岑雾下意识望向总裁办公室的门,她觉得不管江怀笙出于什么目的,她都应该先考虑一下自己,这里是不是能待的长,如果待不下去,她又该去哪里找工作?

毕竟她文凭不高。

想到这些,她就开始头疼。

以至于都没发现自己办公桌前站了一个人,直到那人用手敲了敲她桌面,她才反应过来,快速起身,“你……”

“好”字在看见那张脸时硬生生吞进肚子。

是……苏韵?

苏韵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岑雾,开始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对方站起来,她才清楚意识到确实是她。

不过,她并未将吃惊表现在脸上,说:“怀笙在里面吗?”

“江总在里面,我替您……”岑雾低头想打内线电话。

苏韵却道:“别忙了,我自己进去找他,谢谢。”说完,墨镜脸上一带,便迈着风情万种的步伐走进了总裁办公室的门,连门都没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