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阮芽封迟琰

阮芽封迟琰

花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阮芽封迟琰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阮芽封迟琰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阮芽封迟琰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阮芽明明含着金汤匙出生,却在穷乡僻壤长了十五年,a城的千金小姐们在上马术课弹钢琴跳芭蕾参加各种宴会时,她在养猪喂鸡插秧收稻谷。

主角:阮芽封迟琰   更新:2022-09-11 05: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芽封迟琰的其他类型小说《阮芽封迟琰》,由网络作家“花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芽封迟琰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阮芽封迟琰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阮芽封迟琰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阮芽明明含着金汤匙出生,却在穷乡僻壤长了十五年,a城的千金小姐们在上马术课弹钢琴跳芭蕾参加各种宴会时,她在养猪喂鸡插秧收稻谷。

《阮芽封迟琰》精彩片段

“封迟琰死了。”

“听说是病死的,封家的意思是,你是封迟琰指腹为婚的妻子,还是要嫁过去。”

“婚礼就不用办了,我会让人送你去封家,从此以后,你就是封家的少夫人。”戴丽玟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抬起眼睛看了眼打扮的土里土气的少女,淡淡道:“阮家之所以接你回来,就是为了这门婚事,你应该明白。”

阮芽一直垂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都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阮家和封家的这门亲事,阮家舍不得阮芸嫁过去吃苦,怎么会愿意将她从乡下接回来呢。

十五岁那年,阮芽就知道自己才是阮家真正的千金小姐,阮芸是抱错的那一个,但是阮芸已经做了阮家十五年的大小姐,聪明、优秀、漂亮,和阮家人有了浓厚的感情,阮家为了阮芸考虑,哪怕明知道阮芽的存在,还是将她放在乡下不闻不问四年。

阮家终于将她接回来时,是为了让她代替阮芸嫁给一个已经死去的男人。

戴丽玟看了眼时间,道:“封家的车应该已经到了,你可以走了。”

阮芽抿了抿唇,轻声问:“爸爸还有哥哥们......”

“他们都很忙,没时间来见你。”戴丽玟皱起眉说:“今天是小芸的毕业典礼,你不知道?”

阮芽还没来得及再说话,戴丽玟已经不耐烦道:“行了,走吧。”

阮家的别墅外已经停了好几辆豪车,阮芽上了车,离开了还没待够三十分钟的阮家。

戴丽玟看着远去的车子,叹口气道:“真是晦气。”

保姆周妈道:“夫人,说到底,这阮芽的亲妈早就死了,您何必还来见她一面呢。”

戴丽玟冷笑:“她亲妈死了又怎么样?这么多年我这个阮夫人还不是只有个名头好听,一个自己的孩子都没生出来......再怎么说阮芽才是正儿八经的阮家大小姐,我要是不来,指不定外面怎么骂我呢。”

“行了,不说这个了,封家那个样子......阮芽这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作为她的继母,就当是送她最后一程吧。”

......

封家是A城最顶尖的豪门,几百年的历史底蕴积累下来,让封家老宅都带着一股子肃穆,尤其此时白幡白灯笼的挂起来,处处是披麻戴孝的佣人和来吊唁的宾客,阮芽作为封迟琰的妻子出现,实在荒诞不经。

“......那个就是琰爷的未亡人?真是刚从乡下接回来的吧,一副村姑样。”有宾客小声议论。

“说是老夫人心疼孙子,在世的时候没成婚,死了也要给他娶个妻子,才专门......这姑娘也是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琰爷死了,她嫁过来也许还能多活些日子,若是琰爷活着,我跟你打赌,她在封家活不过三天!”

封家的老管家林伯就跟没听见这些议论似的,径直把阮芽带进了灵堂,面无表情道:“少夫人,你要给少爷守灵,就在这里跪着吧。”

阮芽听话的跪在了蒲团上,抬头就看见了一口漆黑的乌木棺材,棺材前面,供台上放着一张黑白遗像。


封迟琰活着的时候在A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人物,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心狠手辣暴戾恣睢,提起封家的琰爷,谁不惧怕三分,这人死了后,就连遗像都透出杀伐之气。

但封迟琰的长相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即便是遗像,也能看出五官深邃凌厉,一双眸子冷淡的不带丝毫情绪,让人不敢与之对视,于是很少有人能注意到这人的左眼角下面有一颗很小的黑痣。

阮芽被他的眼神吓到,赶紧低下头,耳边响起林伯的声音:“少夫人,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阮芽点点头。

林伯很快就离开了,阮芽一直跪在原地,每个来上香的人都会看一眼阮芽,或是冷漠或是好奇,一直到了夜里,灵堂才安静下来,就连佣人都回房休息了。

只有阮芽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灵堂里,不到三米处,就是她丈夫的棺材。

阮芽一整天水米未进,膝盖也跪的酸疼,确保四周真的没有人了,她才敢站起来,轻轻的捶了捶膝盖。

六月的夜里穿着单衣还是有些冷,风里送来九里香浅淡的香气,阮芽摸摸自己的肚子。

......真的好饿。

阮芽的眼睛一直黏在供台上的水果和糕点上,犹豫好一会儿,她还是走到供台边上,先是双手合十拜了拜,声音软软的说:“我太饿了,借你一个苹果吃,等以后会还给你的。”

纤细雪白的手指伸出去,刚要碰到红彤彤的苹果,手腕忽然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

阮芽吓一跳,后背都起了鸡皮疙瘩,赶紧道:“对不起,我只是太饿了,我......”

她还以为自己是被封家的佣人抓住了,道了歉后却听见一道漫不经心却十足悦耳的声音:“你偷吃我的苹果,得到我的同意了么?”

阮芽一僵。

这些......不是给封迟琰的贡品吗?这人怎么会这么说......

阮芽僵着身体,一点点抬起脑袋,就看见抓住她手的,是一个极其高大的男人。

男人穿了件黑色的衬衣,勾出宽肩窄腰,身上带着隐隐的血腥气,那张脸眉目俊朗,凌厉非常,左眼眼角下面,有一颗很小,却莫名带着几分性感的痣。

“......”阮芽瞪大了眼睛,“你是......”

封迟琰挑了挑眉,打量了一眼这个娇娇小小的姑娘,土气的打扮和过长的头发让人连她的脸都看不清楚,丢在人堆里瞬间就会找不到。

“你就是我的那个......”封迟琰顿了顿,说:“未婚妻?”

阮芽眼睛里全是泪光,啪叽一下就哭了,哽咽道:“我只是饿了呜呜呜......你怎么这么小气,吃一个苹果你就要变成鬼来吓我......”

她哭声实在是不小,封迟琰啧了一声,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一只手搂住她的腰,轻轻松松就把人拎了起来,放在了棺材上坐着,声音很沉:“再哭就把你腿打断信不信?”

阮芽大眼睛里都是泪水,赶紧点头。

封迟琰松开她的嘴,道:“你今年几岁了,连活人死人都分不出来?”


阮芽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是有温度的,体温甚至有些烫。

“你没有死......”阮芽慌忙的去看自己坐着的棺材,“那......”

封迟琰看了眼棺材,挑眉道:“我也很好奇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你想看看么?”

阮芽吓得直往他怀里扑:“不、不要......你放我下去......”

封迟琰觉得她像是只蹬腿儿的兔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会儿更是冷着脸道:“你听说过我的名声吧?”

阮芽点头。

“你要是惹我生气,我就让人把你也装进棺材里。”封迟琰冷淡道:“活埋。”

阮芽:“!”

封迟琰把人从棺材上抱下来,阮芽脚一沾地就想跑,被封迟琰轻轻松松的拎着衣领拽了回来,“就站在这里看着。”

阮芽一点都不想看棺材里是什么,小小声的说:“琰、琰爷......你自己死了,你不知道棺材里是什么吗?”

“我刚办完事回来。”封迟琰讥诮道:“也没想到会参加自己的葬礼。”

看来那些人,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他死,不过捕风捉影的得到了一点半真半假的消息,连葬礼都办上了。

棺材还没有封死,封迟琰用力一推,棺材盖就被推开了,阮芽赶紧闭上眼睛,封迟琰却嗤了一声:“几件衣服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阮芽眼睫颤了颤,这才敢睁开眼睛,就见里面果然只有几件衣服。

阮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封迟琰皱眉看了眼灵堂外面,不等阮芽反应过来,已经将人给塞进了棺材里。

阮芽瞪着眼睛,就见封迟琰单手撑着棺材一侧,自己也翻了进来,棺材一个人躺着绰绰有余,但是两人一起就太勉强了,更别提封迟琰身高腿长,他将棺材盖合上时,阮芽只能被迫的蜷缩在他怀里,甚至能够清楚的听见他心脏搏动的声音。

“琰爷......”

封迟琰在黑暗里也能精准的捂住她的嘴,让她的话被迫吞回了嗓子里。

“奇怪......”灵堂里响起人声:“阮家那个去哪儿了?”

“大半夜的谁愿意待在灵堂里啊,估计是跑去别的地方了。”

“真晦气......”有人啐了一声:“竟然还要让我们来换油灯。”

“你别乱说啊。”另一人压低声音道:“琰爷活着的时候,那可就是鬼见愁,现在死了,阎王爷都不敢收他,你这话要是被听见了......”

一阵沉默,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应该是两人给油灯换了灯芯,“赶紧走赶紧走,太晦气了。”

脚步声远去,捂着阮芽嘴的手终于松开了,阮芽的脸都已经憋得通红,封迟琰倒是先开口了,“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阮芽一懵。

“喷香水了?”封迟琰蹙眉。

两人挤在狭小的棺材里,封迟琰说话的时候几乎就贴着阮芽的耳朵,阮芽耳尖烫红一片,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摆:“没、没有。”

但是真的好香。

空气里全是她身上的甜香味儿。

“琰爷......”阮芽声音跟猫儿似的:“我们为什么要躲进棺材里?”


一大早封家的佣人就在到处找人,将近一个小时后才终于在封迟琰的院子里找到了阮芽,若不是封迟琰死了,他的屋子也没人敢进,谁知道阮芽竟然溜来了这里?

女人气的脸色铁青,现在外面那么多的宾客都等着,灵堂里却连一个守灵的人都没有,若是传出去了,那些人还不知道要怎么骂她呢!

阮芽揉了揉眼睛,表情迷茫。

她不认识这个女人。

“少夫人。”

旁边的佣人说:“这是二夫人,琰爷的叔母。”

阮芽这才想起来,来A城的路上,有人跟她说过封家的关系,封迟琰是长房嫡子,母亲早亡,父亲虽然还在世但是吃斋念佛不问世事,二房相对来说要繁茂许多,封迟琰的二叔封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眼前这位应当是他的妻子卢美玲。

卢美玲见她那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早就听说阮家的千金是个没有教养的乡下丫头,今日一见倒是让我长见识了,既然你父母没有好好管教你,我这个做叔母的就教教你什么叫规矩!”

“来人,请家法!”

佣人们一惊,赶紧有人道:“二夫人,少夫人是老太太要接回来的,您贸然处置……”

卢美玲冷笑道:“怎么,我说话不管用?!”

佣人赶紧闭嘴了。

封迟琰一死,封家就是二房当家,卢美玲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这时候得罪卢美玲无异于找死。

有佣人殷勤的将家法请出来了,那是一根将近两寸厚的乌木板子,卢美玲接过板子,冷冷道:“把她给我拖下来!”

佣人们七手八脚的把还晕晕乎乎的阮芽拖下床,将她按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卢美玲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念在你是初犯,我只罚十下。”

阮芽看见卢美玲手里的板子,下意识的恐惧起来。

幼年时候,奶奶就总是用这种板子打她,有时候是因为她赶作业没在天黑前做好饭,有时候是因为她饭多吃了半碗,大多数时候,是因为奶奶在外面受了气,亦或者嫌弃她是个女孩儿。

奶奶下手总是很重,不打的她皮开肉绽不会罢休,妈妈不会劝,爸爸不敢劝,弟弟只会冷眼看着,这似乎就是阮芽全部的关于“家”的记忆。

卢美玲忽然想到什么,皱眉道:“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按理说阮芽以前从来没有到过封家,灵堂离封迟琰的院子也不近,她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阮芽实话实说:“是琰爷带我过来的。”

她这话一出,众人只觉得房间里阴气弥漫。

封迟琰带她来的……怎么可能?!封迟琰分明已经死了!

卢美玲背后发凉,她咬牙道:“你胡说八道什么?!阿琰的尸体还在灵堂里等着下葬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带你过来!”

阮芽眨眨眼睛,道:“就是琰爷带我过来的呀,他还把他的苹果给了我一个,本来他想让我睡棺材的,但是我不愿意,他就带我来这里了。”

天地良心,阮芽说的全是真话,房间里众人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尤其是卢美玲。


封迟琰活着的时候可以说是她的噩梦,自己的儿女没有出头之日不说,她这个做叔母的还总是被压着一头,在封迟琰面前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好不容易封迟琰死了,她终于要扬眉吐气了,这个阮家的丫头却说封迟琰变成了鬼!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卢美玲的声音都变了调:“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

阮芽无辜的道:“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呀。”

卢美玲的心腹小声说:“夫人,这丫头说的没准是真的,不然她自己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卢美玲盯着阮芽,道:“既然你说你看到了阿琰……那他现在在哪里?就在这间房间里吗?!”

阮芽摇摇头:“没有哦,昨晚上琰爷把我送过来后就离开啦,白天应该是不会出现的。”

白天不会出现……什么东西白天不会出现?那不就是鬼吗!

佣人们吓得面无人色,窃窃私语:“大少爷一定是死得冤枉,才会回来的……”

“肯定是这样……”

卢美玲强作镇定,不敢在佣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惧意,道:“就算是这样,今天这顿家法你也跑不了!”

阮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要挨打,难道这位二夫人是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者?

“你要是打我,琰爷会生气的。”

阮芽小小的后退一点,道:“他生气的话,就会去找你。”

卢美玲被阮芽说的后背发麻,硬着头皮道:“我是他的婶母,他还能对我怎么样?!别以为你搬出阿琰我就怕了你,把她给我摁住了!”

佣人们紧紧地按住阮芽,阮芽根本就挣脱不了,眼睁睁的看着木板高高抬起,马上就要落到她身上,门口忽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二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卢美玲听见这声音一僵,赶紧收回手,转身笑道:“是陶助理啊……陶助理不是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么?怎么回来了?”

陶湛看了眼可怜兮兮的阮芽,脸上笑容不变:“我回来找一些资料,这位是?”

“哦。”

卢美玲道:“这就是那位阮小姐,阿琰的未婚妻……你们也太没规矩了,阮小姐摔倒了,怎么还不把阮小姐扶起来?!就算大少爷去了,阮小姐也是大少夫人,知不知道?!”

佣人们不敢对卢美玲有丝毫意见,赶紧把阮芽搀了起来,阮芽看着自己被磨得红红的膝盖,不高兴的撇撇嘴,看向陶湛道:“你叫陶湛是吗。”

陶湛一愣,他昨晚上不是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吗?阮芽怎么还这样问?

“是的少夫人。”

陶湛应声:“您有什么吩咐吗?”

阮芽道:“昨晚上我见到琰爷了。”

陶湛眸光一冷——分明已经警告过这个女人不许透露消息的!

阮芽皱着脸道:“他说虽然他死了,但是很喜欢我,让你好好照顾我,昨晚上他有没有给你托梦?是不是这么说的?”

陶湛:“……?”

阮芽眼睫闪啊闪,看着陶湛,一脸委屈:“陶助理?琰爷没有跟你说吗?他怎么能骗我呢?妈妈说的对,男人的话都不能相信。”

陶湛额角青筋跳了跳,吸了口气,道:“当然有,我就是因为梦见了琰爷,才会回来一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