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天才弃妃要休夫

天才弃妃要休夫

雪芝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大名鼎鼎的神医大佬白绫稚意外穿越,开局穿成了弃妃不说,原主还在新婚之夜被某王凌辱,稀里糊涂揣上了崽。被禁足三年的白绫稚不仅没有死,反而成功生下小包子,穿上多重马甲,从此开启报仇虐渣之路。某王爷不是看不上她?那她就赐给他一纸休书,成全了他的念想,他也别耽误自己给孩子找后爹。

主角:白绫稚,苏楮墨   更新:2022-07-15 23: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绫稚,苏楮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才弃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雪芝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大名鼎鼎的神医大佬白绫稚意外穿越,开局穿成了弃妃不说,原主还在新婚之夜被某王凌辱,稀里糊涂揣上了崽。被禁足三年的白绫稚不仅没有死,反而成功生下小包子,穿上多重马甲,从此开启报仇虐渣之路。某王爷不是看不上她?那她就赐给他一纸休书,成全了他的念想,他也别耽误自己给孩子找后爹。

《天才弃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新婚之夜你就安耐不住了?竟然穿着喜服就和野男人厮混在一起!”

昏昏沉沉间,白绫稚只觉得有人靠近了她,她猛地睁开眼睛。

男人脸上染了几分暴戾,他一把掐住白绫稚的脖子,紧接着“撕拉”一声,直接撕扯掉了白绫稚身上大红色的喜服。

他阴沉着脸,手上动作不停。

白绫稚只觉得身子暴露在了空气中,脑子还昏昏沉沉的,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布置。

然而这男人却直接翻身将她压住。

她并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事儿,只能拼了命的挣扎。

她疼的喘不过气,没了力气,只能用冰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男人。

男人黑眸没有半点温柔,恶狠狠捏着她的下巴:“像你这种自甘堕落的阴险贱人,就算你假装是本王的救命恩人又能如何?!”

男人厌恶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大红喜袍:“既然你这么想嫁给我,本王自然会满足你!”

“只是,除了这王妃之位,你再也没有半点收获了!”

“从今日开始,你就在这院子里苟延残喘,就算是死,也不能离开院子半步!”

他穿戴整齐,指着地上方才扔下的衣袍:“碰过脏东西的衣服全都拿去烧了,从现在开始,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给她送吃喝!”

说完,他就阴着脸离开,外面传来侍女们小声的应和,很快,院子内外就只剩了一个看上去木讷呆滞的侍女。

白绫稚强忍着疼痛,盯着门口的方向死死地往外看。

熟悉又陌生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她本是医毒全才,却被人算计着意外死亡。

而原主白绫稚,和刚刚的男人瑞王苏楮墨从小被赐婚,再加上她小时候救过他一次,婚约照旧。

只是就在刚刚,苏楮墨得知救他的另有其人,同时还亲眼看到婚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衣衫凌乱的跑出来,这才有了刚刚毫不留情的凌辱。

白绫稚重重叹息一声,只觉得原主命途多舛,可疲倦虚弱的身子再也撑不住,她眼前一黑,就陷入了昏迷。

......

三年后。

沉闷的声音从书房传出,苏楮墨重重的一掌砸在桌面上:“混账东西!她被困在院子里竟还不安分?!”

他猛地推门而出,大步往瑞王府另一侧的院子走去。

“若儿被她冒名顶替那么多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本王娶了她还留她一条命已是开恩,如今不过要她一碗心头血,她竟还敢推辞?!”

苏楮墨暴怒的脸上露出几分厌恶:“今日她若是不识趣,那就休了她!”

黑衣人小心翼翼的跟在旁边,一个字都不敢说。

院门被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还没等苏楮墨继续往里走,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慌张:“啊啊啊快闪开,我要掉下去了!”

话音未落,一个奶呼呼的小团子就呼叫着从天而降。

苏楮墨下意识将人接住,四目相对。

怀里的小团子惊魂未定,粉雕玉琢的五官带着微微的后怕,小胖手死死地拽住了苏楮墨的衣领。

苏楮墨只觉得心都要被萌化了。

小团子却连忙从他怀里跳出来,犹豫了一下,这才歪着脑袋:“谢谢叔叔。”

脆生生的喊声,让苏楮墨不由得放缓了声音。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这里?是不是迷路了?”

他声音温和,眉眼都放得轻柔了许多。

小团子警惕的看着他,紧紧地皱起眉,后退一步,奶声奶气的开口:“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紧接着他又轻哼:“我娘说了,忽然对别人好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噗嗤”一声,苏楮墨笑出了声。

眼前的小团子细皮嫩肉,五官虽没有张开,但能看出几分精致的雏形。

小团子见他笑,眉头皱的更紧了,连声音都带着几分强装出来的严肃:“你笑什么?我说的话有那么好笑?!”

他气呼呼的仰起头,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怒气,胖乎乎的小手攥起拳头,威胁似的扬了扬。

“告诉你,我可是很厉害的!”

苏楮墨越发觉得这小团子有趣,伸手捏住他的拳头,轻哄着:“嗯,你最厉害。”

小团子小心翼翼的把手抽回来,又谨慎的后退两步。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别过来!”

他凶巴巴的呵斥两声,扭头就往里面跑。

“不许进来,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边跑,他还不忘了回头威胁两句。

苏楮墨盯着小团子的背影跑远,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来找白绫稚取心头血的。

他眼眸幽深,盯着小团子离开的方向看了许久,语气阴冷:“这贱人不会死了吧?”

他抬脚往里走。

黑衣人连忙开口:“王爷小心,这院子轻而易举就能被打开,恐怕里面有诈!”

话还没说完,迎面就飞来几根长箭。

苏楮墨刚刚遇到小团子的心情猛地就被搅乱,他阴沉沉的盯着前方,躲过攻击。

“看来没死,居然还有力气做陷阱。”

他双手背在身后,面露嘲讽。黑衣人谨慎的在前方试探,他信步走过去,连自己都没发觉,刚刚他悄悄松了口气。

还没走几步,不远处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呜呜呜我知道错了,别打我好不好?”

“我再也不出去了,也不和奇怪的人说话了,呜呜呜......”

苏楮墨脚步一顿——

这是刚刚那小团子的声音?

他抽出长剑,眼眸带着阴冷:在瑞王府竟然还有人敢动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黑衣人跟在他身后,两人迅速往哭声的方向靠近。

离得近了,还能听到屋内传来的呵斥。

苏楮墨没由来的一阵紧张,一双眸子阴沉到了极点。

他一脚将门踹开,望着里面背对他的人:“你是何人,竟敢在瑞王府的地盘撒野!简直是不想活了!”

说着,长剑就像长了眼睛似的,狠狠往这人的背后刺去!


电光火石间,那女人动了。

柔软的轻纱长裙在半空画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长剑被她准确的夹在指尖,轻轻一掰,竟折断了!

“瑞王殿下,好久不见?”

白绫稚眉眼精致如画,乌发雪肤。

她倒是没想到这名义上的夫君还能来看她。不过这三年她过的风生水起,还生了个小团子陪着,日子过得滋润舒服。

苏楮墨呼吸一滞,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三年来,他责令下人不许给她任何吃喝,只偶尔送些厨房挑剩下的烂菜叶子过去。

本以为这女人不会做饭又脾气暴躁,应该早早就瘦脱了相才是。

可如今——

女人显然心情不好,却眼光潋滟,桃花眼微挑,撩人于无形。

苏楮墨眉头紧皱,完全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三年前那怯弱却没脑子的白绫稚!

他大步走过去,将小团子和白绫稚隔开,像是防贼似的看着她,却不忘了今日来的目的。

“白绫稚,你有什么胆子拒绝本王的要求?!”

他逼近白绫稚,死死地攥住她的手臂。

“不过一碗心头血而已,这几年你吃穿用度哪样不是府里的,竟敢讨价还价!”

“本王当年没一剑杀了你,你就该感恩戴德,现在是你报答本王不杀之恩的时候!”

苏楮墨语气冷漠,极力压下心头的异样感觉,笑的阴沉。

白绫稚蓦的笑起来:“瑞王莫不是傻了?你说我这几年吃你的用你的,可你分明把我关进来的时候还说,不让人送半点吃的。”

“至于感恩戴德......”

她眉眼里透着些冷光:“我既然嫁过来,那就是瑞王殿下你明媒正娶的瑞王妃。你不仅没有尽到一日夫君的责任,甚至还将我关在这里三年!”

“我感谢什么?你倒不如当初一剑杀了我,省的现在还要看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

苏楮墨被气的全身颤抖。

他竟没想到,三年未见,白绫稚竟伶牙俐齿到这个程度!

他不由得想起这三年辗转病榻的若儿,还有新婚夜上那个衣衫不整的野男人!

苏楮墨怒火中烧,扬起手就要打人。

可这巴掌还没落下,身后那默不作声的小团子却忽然发狠了似的撞上来。

紧接着对他又踹又打,满脸愤怒:“你住手,放开我娘亲!”

奶呼呼的声音染了些哭腔:“我就说你不是好人!你敢动我娘亲一根手指头,我现在就打死你!”

奶团子像只发狠的小豹子似的,全身紧绷,怒吼着挥动拳头。

苏楮墨猛地顿住。

他连忙回头,看着身后气的眼睛发红的奶娃娃:“你......娘?”

分明只有两个字,他却说得无比艰难。

奶团子警惕的看着他,迅速挡在白绫稚面前,嘴里却不饶人:“不然呢?难道你娘?!”

白绫稚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真不愧是她的崽,干得漂亮!

可现在苏楮墨满脑子都是白绫稚生孩子的事,根本没注意到奶团子在说什么。

好半晌,他才双眼赤红的逼近了白绫稚,迅速出手掐住她的脖颈。

“连孩子都有了?”

因为愤怒,他手上的力气大了许多。

白绫稚咳嗽两声,被倒逼出星星点点的泪。水光潋滟,竟多了些柔媚。

苏楮墨的手莫名松了几分,语气却越发恼怒:“你还知道自己是瑞王妃么!”

白绫稚缓过气来,直接狠狠一脚踹在了男人的腿弯处,紧接着灵活的转了个身,又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背。

她冷笑:“大白天的,王爷好大的火气。”

紧接着,她逼近苏楮墨,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掐住了他的脖颈。

“在我面前,你最好能学会好好说话,否则......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站在一旁的黑衣人直接看傻了眼,甚至被白绫稚这一身冷气吓得不敢上前劝阻!

苏楮墨还是头一次被女人给打的这么狼狈。

他摆脱控制,眼眸阴沉的可怕:“好好说话?白绫稚,你敢和别人生孩子,不敢和本王对峙?!”

他早就气得发疯,甚至都忘了,新婚夜他们也曾做过那档子事。

白绫稚对苏楮墨的不讲理很是恼怒,直接抽出腰间的匕首就往他身上招呼。

“别人的孩子?瑞王殿下,你睁大狗眼看清楚,这是我的孩子!”

她手中的匕首寒光凛冽,竟招招往死穴上刺!

苏楮墨忙不迭躲开,心里越发震撼:这女人竟还会武?

他连忙甩掉这个念头,再次追问:“你老实交代,孩子的爹是谁!”

新婚夜,他虽然知道救命恩人不是白绫稚,但想着她一向乖巧懂事,又对他言听计从,还是欣然履行婚约娶了她。

可谁知在他欢欢喜喜要进婚房的时候,竟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陌生男子、鬼鬼祟祟的翻窗离开!

这件事一直是个死结,每每想起都让他羞愤难耐!

一旁的小团子淡定的接过话茬:“我没有爹爹,只有娘。”

“我爹大概被雷劈死了。”

能扔下他娘和可爱的他,能是什么好男人?肯定天打五雷轰!

趁着苏楮墨发愣的功夫,小团子冲到他面前,敏捷的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迅速将他捆住。

紧接着他朝白绫稚喊:“娘,快来,我把这坏蛋绑住啦!”

语气里竟还透着几分得意的炫耀。

白绫稚唇角微勾,顺手摸了一下团子毛茸茸的小脑袋,紧接着就将匕首架在了苏楮墨的脖子上。

“瑞王殿下,心头血呢,你这辈子也别想了。至于其他的,我没有义务要和你解释。”

说着,她毫不客气的直接拽着绳子的一头,直接硬生生的将人拖在地上拽出了院子。

小团子也露出两个小虎牙,笑的得意:“记住了,小爷我叫白幼渊,跟我娘的姓,少提我那个晦气的爹!”

说着,他做了个鬼脸,直接将院门关上,落锁。

苏楮墨眼睁睁看着院门毫不留情的关上,一双眼眸阴沉的可怕,

黑衣人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半晌,苏楮墨阴冷的嗓音响起:“去查!查查那孩子的爹到底是谁!”


送走了苏楮墨,白绫稚哄睡了儿子,走进了书房。

“主子,要查的事情有头绪了。”

白绫稚唇角微勾:“是谁?”

她穿越过来三年,又生了儿子。原主处境极差,为了自保,自从她被软禁在这院子,她又是忙着建立扩大自己的势力,又忙着追查当年的事。

如今自己的组织遍地开花,涉及好几个方面,短短两年就在整个东凌国强势崛起。

但她很清楚,当年原主被陷害的事情只要一日不查清,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始终在她和苏楮墨中间横着。

白绫稚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跪在地上,眼眸泛着冷光:“是云若柳策划的,那个男人还在确定,但八成被云若柳毁尸灭迹了。”

白绫稚忽的笑起来。

云若柳可不就是苏楮墨的救命恩人么?另一重身份,则是原主从前唯一的好朋友呢!

可白绫稚从原主那里得到的记忆是,原主才是苏楮墨的救命恩人,只是她和云若柳无话不说,又被这白莲花套话,几乎将当年所有的细节都说出来,还被偷了信物。

不然,云若柳怎么可能顺理成章的得到苏楮墨的信任,一跃成为他的“白月光”呢!

半晌,白绫稚冰刀似的声音响起:“好,我知道了,前两日让你办的事,办好了么?”

见人点头,她才松了一口气,挥挥手让人离开了。

不过,说曹操曹操就到。

白绫稚刚从书房走出来,云若柳就娇娇弱弱被人扶着进来了。

“云小姐,这地方晦气,您来这里做什么!”那扶着她的侍女满心嫌弃,即便是看到白绫稚也完全不防在心上,甚至更变本加厉起来。

“小姐我们快走吧,瑞王殿下待会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云若柳苍白的小脸上带了几分羞怯似的,假装没看到白绫稚似的,故意用帕子遮住脸:“哎呀别说了,待会姐姐听到该生气了。”

白绫稚双手抱胸,眼眸里透着些精芒:来的正是时候,恰好试探下她的口风。

云若柳装模作样的差不多了,这才得意洋洋的抬头看过去:三年前虽然她没有直接把人弄死,但也差不多了!只要再取了这贱人的心头血,看她还怎么活!

说着,她笑眯眯的扬起素白精致的小脸,可嘴角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开,就僵住了!

这人是谁?!为什么三年被软禁在这里,她反倒是越长越好看了?!

云若柳死死地捏着手里的帕子,却温温和和的开口。

“听闻瑞王殿下过来和姐姐吵了一架,若儿心里听着难受,特此来道歉。”

她垂下眼帘,乖巧极了:“都怪我身子不好,最后王爷重金替我求来的药方还非要姐姐的心头血做药引。”

说着说着,她眼眶就红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姐姐若是生气,就打我几下,可别气坏了身子。”

白绫稚听着她小嘴叭叭的,倒是半点都不生气。

她盯着云若柳的眼眸,漫不经心似的开口:“倒也不生气,只是这三年,我似乎想到了一些从前的事。”

云若柳身子一僵,小脸就有些绷不住了。

白绫稚挑眉:“我记得大婚当日,似乎是有人在外面说话来着,说什么迷晕之类的话。”

她说的含糊不清,可云若柳却脸色一白,竟不敢动弹了!

白绫稚冷笑:果然是她。

云若柳知道这么下去不行,直接挥退了跟着自己的侍女,然后神神秘秘的拉着白绫稚的手,语气温和。

“姐姐,先别说这些奇怪的话了,明日许公子可是要来拜访呢!你的机会来啦!”

她好像真的很为白绫稚高兴似的,再次开口:“你既然不喜欢王爷,就该为自己争取一下!”

白绫稚险些笑出声来。

这云若柳可真是个人才,原主从前单纯懵懂,硬是被白绫稚拐歪,以为自己深深喜欢的是许家少爷,所以为了悔婚,可是做出不少叫人大跌眼镜的事。

不然苏楮墨也不可能真心狠到做了那种事之后,还将她囚禁三年。

云若柳盯着白绫稚漂亮的脸蛋,嫉妒的心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的。既然你喜欢许家少爷,我自然会帮你稳住瑞王殿下这边。”

说着,她娇娇弱弱的咳嗽一声,又开口:“你尽管去追求你的幸福,我没关系的,我可以为了你牺牲自己的幸福,嫁给瑞王殿下。这样,瑞王应该就不会多做追究了。”

白绫稚快要被云若柳这狗屁不通的逻辑给逗笑了。

原主可真傻啊,为了这么个人掏心掏肺,最后还被一脚踹开,连命都丢了。

云若柳观察着白绫稚的表情,见她半天没动静,这才继续怂恿:“姐姐,不用愧疚,这么多年你对我很好,我自然也要报答你!”

白绫稚笑眯眯的点头:“是吗?你这么为我着想,那我自然也会好好报答你呀。”

她笑的古怪,云若柳却以为自己成功了。

就在她转头要离开的时候,余光扫到挺拔的身影,她当即停下,紧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身子都弓起来,眼眶通红。

果然,苏楮墨大步走过来,紧张的将她扶住:“若儿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他对白绫稚怒目而视:“贱人,你又对若儿做了什么!”

云若柳眼角带着两滴泪,拼命地摇头:“瑞王殿下别怪姐姐,咳咳咳咳......都是我身子太弱了,没关系的,我......”

她继续咳嗽,帕子上却鲜红一片!

苏楮墨神色慌张,连忙唤来府医,然后轻柔的将人抱起来,甚至都来不及知会白绫稚一声,直接大步进了院子,将人放在了榻上。

云若柳连忙坐起来:“这里是姐姐的院子,我们不能随意闯进来,咳咳咳咳......”

苏楮墨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府医提着药箱过来把脉开药,他一把将白绫稚拽出房间。

“贱人,别以为你动点小手脚,本王发现不了!”

白绫稚摊摊手:“不好意思啊,我要是动手的话,恐怕屋里那娇花,早就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