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三爷宠妻太嚣张

三爷宠妻太嚣张

壹元硬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之前所有人都说封淮是一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可是在与林泷闪婚之后,这个曾今高冷的总裁竟然变成了一个宠妻狂魔。对于外界给他的宠妻称号,封淮觉得非常受用,毕竟自己的妻子林泷是他费尽心思求来的,无论其他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婚姻,他都会一直爱着这个人!

主角:林泷,封淮   更新:2022-07-15 23: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泷,封淮 的女频言情小说《三爷宠妻太嚣张》,由网络作家“壹元硬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之前所有人都说封淮是一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可是在与林泷闪婚之后,这个曾今高冷的总裁竟然变成了一个宠妻狂魔。对于外界给他的宠妻称号,封淮觉得非常受用,毕竟自己的妻子林泷是他费尽心思求来的,无论其他人怎么看待他们的婚姻,他都会一直爱着这个人!

《三爷宠妻太嚣张》精彩片段

市中心最是繁华的别墅区传来了一声声救护车的鸣笛声——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把一个全身赤裸,下身血流不止的男人抬上了车,一个年过四十好几的妇人跟在身边哭喊着上了车。

整个过程急促,不过一俩分钟,那救护车的鸣笛声渐行渐远,慢慢的,也就听不见了。

别墅二楼的主卧室,一路上满是滴拉着的血迹,床单上一片凌乱,墙角处,一个浑身赤裸发丝凌乱的女人看着床的另一边拿着剪刀,双眸无神的女人,害怕地有些支吾:

“林泷,你,你别乱来啊!警察马上就到的。”

林泷一双眸子丝毫不带情感,那般无神,甚至是绝望。

就在十分钟前,她结婚还不过一年的丈夫,跟这个女人在这张大床上缠绵。

从小她就接受良好的教育熏陶,可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至此!

剪掉命根的那一刻,她感觉全身绷紧了的神经突然得到了放松和解脱。

贝佳佳止不住的害怕,刚才林泷冲进来的那股狠劲,别说剪掉文泽的命根了,她连杀人都有可能。

想到这,贝佳佳抿了唇瓣,有些弱声:“林泷,其实文泽只是想让你净身出户,跟我没什么多大的关系的,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林泷眸子轻颤了颤,神色终于有了动容:“他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其实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文泽就已经跟我有关系了,他娶你,只不过是为了林家的产业。”

在床上,邵文泽还允诺,只要跟林泷离了婚,把她赶出去,他就娶她。

林泷鼻头猛的一酸,视线顿时模糊。

这一年来,她以为,她的泪早就流干了。

良久,林泷发出一声声凄凉笑声,手中的剪刀落地,转身离开了这满是恶心味道的房间。

林泷一走,贝佳佳这才快速捡起地上的吊带,连内衣内裤都没来得及穿,逃似的离开了别墅。

不过片刻,警车停在了门口。

一个星期后,林泷的审判下来,故意伤人罪,判了三年的牢。

在此期间,她的父亲从来没有出面来看过她,许是对她这个女儿感到很失望吧!

不来也好。

也就是在她被宣判落下定锤那天,离婚证送到了她手里。

听说,邵文泽的命根接上了,用是能用,只是以后的功能怕是会下降。

林泷一脸淡然,嘴角轻挽,断了再接,那大概也就是个装饰品罢了。

三年,换渣男一生的幸福,她得到了解脱,认为值了。

一个月后,狱警说,有人探视。

来人是林氏药业集团的律师,他看着玻璃对面消瘦了一大半的林泷,心有不忍,突然有点后悔来这一趟了。

“刘律师,是爸爸让你来的吗?”

刘律师眸光有些闪躲,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出声说道:“林小姐,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您的父亲,林董事长,去世了。”

话音一落,林泷犹如突然一下置身于寒窖之中,从血液中泛起一阵冷意,让她硬是打了一个哆嗦。

“刘律师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林泷的声线中有些颤抖和害怕,显然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你出事那天,市场上的药品出现问题,吃死了三个人,为此,董事长忙得焦头烂额,还吃上了官司三天前,董事长突发心疾,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

“怎么会呢?”林泷有些激动,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眼眶中掉落,“工厂里的药都是经过严格把控的,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起例子,怎么会突然就死人了呢?”

再说了,这都是救命的良药,就算是剂量出现问题,又不是毒药,绝对吃不死人的啊!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药真的出现了问题,那病人的去世,也有很多其他因素可能造成啊!为什么单单这么确定是林家的药出了问题呢?

“董事长一去世,林氏集团本来由你接手,但你此前签署过股权财产转让合同,现在林氏由邵文泽做主,他赔偿了家属一笔钱,药的事被压了下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林泷彻底懵了:“什么转让合同?我怎么不知道?”

刘律师皱眉:“是你亲笔签名,还有你的指印,当场还录制了签约视频,你忘了?”

“签名,指印”林泷垂眸出神呢喃着。

她想起来了,婚后不久的七夕节,邵文泽专门买了一束鲜花和烛光晚餐,邵文泽当时有意灌酒,她趁着浪漫,以为邵文泽是想跟她同房,也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

喝得晕乎的时候,邵文泽拿出一叠合同,说,这是财产转让合同,要把邵家所有的财产都转到她的名下。

可她当时看的清,合同的第一页,确实是转让邵名下的所有财产给她啊!

难道,第一页只是做给她看的?

她因为相信喜欢着他,后面内容什么的都没看,把该签名的地方都签了。

想到这,林泷突然趴在玻璃上疯了似的大喊:“是邵文泽,是他,是他骗我签了合同,是他害死的爸爸!”

还没说完,旁边的俩个狱警连忙一左一右的架着林泷,对刘律师出声:“时间到了,你回去吧!”

说完作势就要把林泷带走——

林泷悲愤红了眼,奋力挣扎着:“刘律师,帮帮我,杀了邵文泽,他妈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刘医生一脸无奈地看着林泷被带走,直到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转身离去。

这是林泷这辈子第一次爆粗,也正是因为这一句话,她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俩年零六个月后,她在狱中乖巧,得到减刑,提前放出来了。

看守所都处于比较僻静的郊外山村,她走了快俩个时辰才走到附近的小镇,把手上的铂金手链当成银给卖了,办了一张电话卡,剩下不多的钱,她全用在了坐车上。

邵氏民生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当年林家出现那么大的事,尽管后面邵文泽出钱摆平了,但名声受损,加上邵文泽太过年轻,心性浮躁,经营不善,这俩年,医药集团以直线在走下坡路,怕是再过个不久,这所谓的邵氏集团,怕是要毁在邵文泽的手里了。

邵文泽,本该属于我的,我会一点一点让你吐出来,父亲的死,也一定会讨个公道,绝对不会让本该下地狱的人,安然潇洒!


一条黑色紧身的连衣裙贴服着完美的身材曲线,黑长的直发凸显清纯,淡妆精致,不似这里的那些女人个个浓妆妩媚,那双眼睛不惨一丝杂质,有着难得的干净,却又带着一层清冷的薄雾。

她问了以前跟爸爸交好的朋友,打听到了今夜封家的三少封淮会出现在这。

Z国首富封家,其家族产业庞大,遍布地产,酒店餐饮,制造,娱乐各个行业。

目前掌管封氏企业的,是封文涛,也就是封淮的父亲。

封文涛的私生活比较混乱,娱乐花边新闻一直不断,他膝下的儿女,光是世人知道的,就有五个。

封淮排第三,因为身份的原因,外人尊喊一声:三爷。

算起来,他今年应该是26岁。

林氏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以前,她的父亲跟封老爷子也算交好,在各种大小的宴会上也曾见过封家人出席,甚至去过俩次封家,但没有见过封淮,听说,他好像是从军入伍了,一直都在部队,鲜少回来,今年才退役。

林泷沿着走廊过道,一步一步走得坚定,似乎已经做好了什么准备。

走到668门口的时候,门口的俩个服务员见林泷眼生,伸手拦住了她——

林泷慢条不紊地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我是新来的,杨经理叫我进去陪酒。”

那俩服务员上下看了一眼林泷,迟疑了一下,开门让她进去了。

房间的灯光很暗,空调开得极低,冷得她硬是打了一个寒颤,呼吸顿时紊乱了几分。

爸爸生前把她当做珍宝似的捧在手心上,如今,她竟然沦落到陪酒的下场。

这一切,她都会归功于邵文泽,早晚,都会将今日所受的屈辱,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

门口站着没动的林泷吸引了沙发上几个男人的注意力,其中一个左拥右抱的男人出声调侃道:

“哎哟,这也是杨经理的安排吗?快到哥哥这边来——”

说完,把身边的一个女人推开了些,给林泷腾出了一个位置。

林泷只是看了一眼那男人眸中毫不掩饰的欲望,眉头顿时鄙夷皱起,转移了视线,依次扫过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女人,最终停留在了沙发中间独自一人坐着的封淮身上——

那是个自带聚焦点的男人,也许是常年在部队受训的原因,身上的气息刚正霸道,哪怕处于这种风花场所,也坐姿端正,身边半米之内没有一个女人敢靠近。

修身高贵的西装衬托,修长的手指印在玻璃酒杯上,那双眸子淡漠得没有一丝温度,将酒送到薄唇边,一饮而尽。

随即,林泷抬步,没去那个向她邀约的男人身边,反而径直走向封淮——

全场的视线跟随着她的步伐,包厢里的五六个女人看林泷的目光有些不屑。

谁不知道这封家三少不近女人,从来没有那个女人能在他半米之内停留过一分钟,也就是因为不喜色欲,这才更是女人眼中的好男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