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替嫁后我成了大佬们心尖宠

替嫁后我成了大佬们心尖宠

阿茶爱吃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知许本是医武双绝的白殿殿主,因为遭到徒弟陷害而一命呜呼。再度醒来后,她重生到一个小丫鬟的身上。原身的主子因为不愿意嫁给那位腿残的王爷,所以便想出一个替嫁的法子。既来之则安之,夏知许不愿做他人手中棋子,立志活出个精彩人生,如果那位夫君大人不在身边纠缠,简直完美!

主角:夏知许,夜衍景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知许,夜衍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后我成了大佬们心尖宠》,由网络作家“阿茶爱吃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知许本是医武双绝的白殿殿主,因为遭到徒弟陷害而一命呜呼。再度醒来后,她重生到一个小丫鬟的身上。原身的主子因为不愿意嫁给那位腿残的王爷,所以便想出一个替嫁的法子。既来之则安之,夏知许不愿做他人手中棋子,立志活出个精彩人生,如果那位夫君大人不在身边纠缠,简直完美!

《替嫁后我成了大佬们心尖宠》精彩片段

大红喜房内,新娘子头蒙红盖头,侧卧在喜床上。

一个生的尖酸刻薄,十七八岁模样的丫鬟,嘴里念念叨叨说个不停。

“大小姐肯让你替嫁到帝师府,那是你的福气,你倒还寻死觅活的,帝师生了谪仙般的容貌,为白国立下了赫赫战功,乃是百官之首,就连陛下见了他,都得行礼问安!”

“他不过是跌下悬崖,摔瘸了双腿,性子暴戾了些,暂退朝堂罢了。依旧是千尊万贵的存在,配你一个乞丐出身的丫鬟,可是绰绰有余的,你委屈个什么啊?”

夏知许大脑昏昏沉沉,一片混沌,只见眼前一片猩红,耳边有人一直叽叽喳喳。

她......她不是死了么?现在这是哪?

丫鬟名叫翠玉,见新娘子没有回应,便掰下了桌上的红蜡烛,要将蜡油朝她的的胳膊上浇!

就在蜡油滴下的一瞬间,剧烈疼痛让夏知许瞬间回神,一串串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

这具身子的原主人,唤作夏小许,乃是四大家族之一苏家,大小姐苏婉华的丫鬟。

新娘本应是苏婉华,但因帝师夜衍景心狠手辣,性情扭曲,且双腿有残疾,苏婉华便让原身这个小可怜来替嫁!

夏知许伸手将红盖头揭下,猛地便握住了翠玉的手,手腕一转,蜡烛便调转了方向,泼向这个恶毒的小丫鬟。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欺我?”

翠玉万万没想到,怯懦胆小的夏小许竟然敢反抗,一个不留神,就被夏知许钳住动弹不得,任由滚烫的蜡油滴到自己肩膀,随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啊,痛!”

直到烛台内的蜡油滴干净,翠玉已经疼得说不出话,夏知许才就此罢手,一脸嫌弃地推开了这个恶奴。

忽然窗外骤起了一阵轻风,把夏知许的大红嫁衣吹起,宛若惊鸿,气场强大,令人不敢直视。

翠玉也被夏知许突然的转变吓到了,脸色惨白,趴在地上不敢出声。

夏知许满意地拍了拍双手和衣裙。

没想到,她堂堂永洲第一势力白殿殿主,医术武功天下第一,遭贱人谋害致死后,竟重生到了一个小丫鬟身上!

真是天不绝她!

逆徒苏婉华既害她惨死,夺了她的殿主之位,重生一世......她定会要了苏婉华的狗命,再登巅峰尊位!

夏知许双拳紧攥,泛红的眸底尽是杀意。

殊不知,此刻有一个身着红衣,头戴红色抹额,任如瀑墨发倾了一肩,容颜妖孽绝色的男子,正斜倚在一张白玉轮椅上,缓缓转着椅轮,来到了新房门口。

“参见帝......”

门口丫鬟眸色惊恐,正要行礼,男人便眯起涟漪勾人的桃花眸,伸出修长右手,放在薄唇旁边,轻轻嘘了一声,透过窗户,慵懒地望向了夏知许,眸底狠辣阴鸷一闪而逝。

啧,倒是个脾性烈的。

瞧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傻子啊。

也是,她若真若传闻中的一般,生来痴傻愚钝,是一个白痴,苏家主也不会让她嫁入帝师府,埋伏在他身边做奸细呢!

入目所见,男人眉若远山,鼻梁高.挺,薄唇弧度姣好,桃花眸波光流转间,便若蕴了星辰万千,当真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世无其二的妖孽美人儿。

然,如此谪仙般的男子,却冷若寒山孤雪,周身被戾气环绕,令人不敢近他半分。

好似一副被泼了阴戾鲜血的山水画儿,危险中透着致命的诱惑。

“你......你居然敢泼我?本姑娘杀了你这个杂.种!”

苏小姐肯派翠玉来盯着夏知许,翠玉自也是有些本事的。

她一时恼羞成怒,便起了杀心,立即便运起内力,一掌朝夏知许袭击过去。

然,她不过和夏知许过了三招,便落入了下风。夏知许眸色一利,一个侧翻,狠狠一脚便踢在了她的胸前。

“哎哟!”

翠玉凄厉大叫了一声,瞬间便朝后飞了十几米,“轰!”的一声,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满脸的震惊。

夏知许这几招干净利落,一看便是练家子,只是身上没有内力,缺了些威力罢了,窗外的男子见状,骤眯起了阴鸷的美眸。

“我的天!”

“她......她居然会武功!”

丫鬟侍卫们顿怔在了当场!望向夏知许的目光,恍若见鬼了一般。

景明俊眉微蹙,清冷的脸庞上,掠过了一抹震惊:“爷,不是传闻苏小姐智力有问题,且筋骨差到了极致,不能练武么?”

那爷娶来的女人,怎的看起来这......这般凶残啊?

景明说的不错,苏婉华的确是一个白痴,可以说是整个永洲的笑话。

但自从数年前,苏婉华拜了夏知许为师后,夏知许便耗费了大量精力,治好了她的脑子,且帮她重塑了筋脉。

自此以后,苏婉华不仅成了正常人,且练武天赋绝佳。

然,自己竟养了一个贪得无厌,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夜衍景一只骨节分明的玉手,轻叩着扶手,发出了“叩叩!”的响声,沉稳而富有节奏。

他就这般幽幽地望了夏知许一会儿,淡道:“景明,门口候着。”

男人的声音低哑富含磁性,恍若醇厚的美酒一般,醉人心魂。

“是,爷!”景明连连点头。

尔后,男人薄唇便噙着一丝残忍弧度,轻推开了房门,自个儿转动着轮椅,慵懒地入了房内。

“小野种!你会武功是么?好!本姑娘今日直接剁了你!”

翠玉双眸猩红,擦了擦嘴角鲜血,正要站起身子,拿桌上的水果刀,却骤觉寒毛直竖。

她猛地一转眸,便见一个红衣男子,正转着轮椅,来到了新房中间,微一歪头,戏谑地朝她瞧着。

“唔,骂谁儿呢?”

男人幽幽地叹了口气儿!

“奴婢......奴婢刚刚......”

翠玉面色煞白,顿被吓的打了个寒颤,“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她刚要磕头求饶,男人眸底狠戾一闪而逝,手腕一转,一道内力打出,翠玉未来得及叫出声来,便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半响,他才揶揄一笑,云淡风轻地道:“丢到府外去罢!”


丫鬟们见状,顿被吓的面色苍白,一个个低下了头,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景明深吸了一口气,忙笑着道:“是......是......爷,属下这便去儿,您千万稳着点儿,莫再动怒了!否则气血逆流,于您的腿伤不好!”

景明话罢,忙将翠玉给拖了出去,奉夜衍景的命令,带人退到了门外,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自从男人入了房内,夏知许便一直在凝视着他,漆黑的大眼睛中,掠过了一抹深意。

这位......

便是名声赫赫的白国帝师,夜衍景么?

他果真若传说中的一般,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生的这般绝代风华!

此刻,夜衍景也悠悠地瞥向了夏知许,漫不经心地道:“你唤作苏婉华?”

他身上气质阴鸷可恐,房内温度骤然下降了不少,令人想要跪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不敢忤逆半分。

一阵清风骤起,男人一袭红衣起风华,一缕墨发撩过眼睫,随着窗外吹入的桃花瓣,清浅落在了他凝脂般精致的锁骨上,恍若画中谪仙一般,不染一丝凡尘烟火气。

“是啊!夫君之所以教训翠玉,是因为她欺凌我么?夫君待我可真好啊!”

夏知许猜他是嫌翠玉鞋底有泥,脏了这地面,才动手教训她的,却故作一副感动的模样,认真道:“我既嫁来了帝师府,日后定当好生服侍夫君!

如今天色不早了,我们快些洞房罢!”

夏知许在白殿时,便听闻这位帝师不近女色,且甚排斥女人接近,漆黑的大眼睛一转,便朝绝色美人儿扑了过去。

血海深仇未报,她没有兴致同这位帝师周旋!

她须得立即离开帝师府,开始筹备兵马,攻入白殿杀了苏婉华,报仇雪恨!得快些将他应付掉,但又不能得罪他。

男人淡淡地望着她,便轻轻转动椅轮,朝后退了几步,行云流水一般,避开了夏知许,身上气质阴鸷冷冽,令人浑身发怵。

“夫君,你怎的了?可是不喜欢我?”

夏知许微一歪头,眸底尽是迷惘不解!

她唇角微勾,便又要朝男人扑去!

男人俊眉微蹙,眸底掠过了一抹厌恶,理都未曾理她,便转动着轮椅,转头离开了新房之内,只一个背影,便是风华惊世。

总算是离开了!

夏知许灵动的双眸一转,便想要偷偷溜出帝师府,想办法赚些银子,前去边境斗兽场买些奴隶,开始组建兵马!

夏知许刚刚脱去了凤冠大袖,只着了一袭红色齐腰裙子,便轻轻地推开了窗户,直接跳到了窗外。

很快,夜衍景便将轮椅停在了新房门口,右手轻叩扶手,慵懒道:“都准备好了么?”

“爷,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景明忙恭敬道。

“待这疯女人死了之后,便将其嫁祸给三皇子,让苏家和他相斗去罢!”

男人一双潋滟桃花眸中,尽是阴郁狠辣。

迎娶苏婉华入府,再将她亲手杀死,引得三皇子和苏家主反目成仇,便是男人肯娶一个白痴的真实目的。

男人话罢,便伸出了骨节分明,修长如玉般的右手,悠悠打了个响指。

空中黑影一闪,数百暗卫便跃到了屋顶上,将长箭瞄准了夏知许,只等夜衍景一声令下,便要将其射成筛子。

夏知许刚朝前走了两步,便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她眸底掠过一丝寒芒,缓缓抬起眸,便朝四周望了过去,眼尖地望见了屋顶上的射手。

???

她心口一阵绞痛,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她就气了一气夜衍景,这个喜怒无常的变态就要杀她?

不......准确地来说,夜衍景是要杀苏婉华!

她又为何要杀苏婉华呢?

夏知许一时百思不得其解。

她脚步一顿,便望向了正斜倚在轮椅上,眯起阴鸷的桃花眸,揶揄瞧着她的夜衍景。

她心中一凉,干笑着道:“今......今晚的月色不错!您也出来看风景啊?”

男人身上威压强大,令夏知许有些喘不过气来。

然,男人依旧眸色淡漠,并未理会夏知许。

“大哥,咱们无冤无仇的,没必要舞刀弄枪的!我......我帮你治疗腿伤,你饶了我一命罢!”

夏知许深吸了一口气,笑的更灿烂了几分,紧攥的手心中,尽是冷汗。

男人远山般的眉微挑,望向她的目光......恍若在看一个死人。

他正要说话,一个侍卫便匆匆跑到了男人身旁,跪地抱拳道:“爷,白殿殿主到了帝师府门口,道要入府给爷治腿伤呢!”

因苏婉华有意隐瞒她为白殿殿主的身份,无一人知晓,当今白殿殿主便是苏婉华。

全天下的人,都还以为苏婉华是一个白痴,夏知许却是知道的。

她闻言心中骤然一沉,蹙眉道:“她来帝师府作甚......”

据她所知,苏婉华只对碧玺玉感兴趣,难不成......帝师府有碧玺玉的踪迹?

这世上共有七颗碧玺玉,散落在永洲各国内。

每寻到一颗碧玺玉,便会内力大增,得到一张失传百年的药方!若能集齐所有碧玺玉,不仅可活死人肉白骨,武功也会位列永洲第一!

自己前世也曾寻过碧玺玉,奈何一直不见其踪迹!

这一世,她倒是可以继续寻找,夏知许漆黑的眸骤眯,眸色炙热了几分。

“呵......”

夜衍景一只修长的腿伸直,一只修长的腿微蜷,邪佞阴翳的黑眸骤眯,睥睨地望着夏知许,气质冰冷彻骨,戾气骤然强大了数倍。

侍卫小厮们双腿一软,瞬间便跪在了地上,将头紧紧地挨着地面,浑身发颤,不敢多言一句。

放眼整个大院,只有夏知许一人尚且站着,就连景明也面色煞白,跪在了轮椅旁边,额上冷汗直冒!

爷他又怎的了?

他生性扭曲狠辣,不按常理出牌,今日一直盯着夫人,不知又生了什么心思!

夏知许被他这般盯着,顿起了一身冷汗,她深吸了一口气,讪笑着道:“公子,敢问您的意思是......”


她为白殿殿主时,无意中得知,这位主儿如今虽落魄了些,可他手中依旧持有帝令,随时可调动五百万大军。

他之所以对外道帝令丢失,故意折腾折了双腿儿,只是不想再锋芒毕露,惹得皇帝忌惮罢了。

当然,这世上也有诸多人,对帝令丢失之事,半信半疑!

正因如此,苏婉华才这般忌惮于他,不敢直接入帝师府搜碧玺玉,而是想以给他医腿为名入府的罢?

男人殷红的薄唇轻启,淡道:“苏、婉、华。”

“公子,我在!”

“你不甚靠谱,还是等死罢。来人,唤白殿殿主入府!”

男人敛下戏谑冷漠的美眸,便慵懒把玩起了拇指上的白玉扳指,一袭红衣猎猎生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是,爷!”

景明连连点头,便起身离开了此处!

男人薄唇勾起一丝残忍弧度,轻打了个响指,数百支长箭便“嗖嗖嗖!”几声大响,倏忽朝夏知许射了过去。

“该死的......”

这男人真要杀她!

夏知许脸庞一沉,一连几个前空翻,便费力地避开了长箭,站在了夜衍景的面前,伸手便要抱住男人劲瘦有力的腰。

“公子,救我......”

夏知许双眸噙泪,甚是楚楚可怜,惹人心生怜悯。

呵,她站在他身旁,看这些暗卫还如何杀她!

男人微一歪头,挑眉道:“唔,投怀送抱?”

男人身上带着冷幽幽的体香,沁人心脾,甚是好闻。

夏知许隐约可透过一袭红衣,望见他身上微微隆起的肌肉,令她怔了一怔,小脸一片涨红。

然,她还未触碰到男人的衣襟,男人右手一挥,她便觉眼前一黑,身子瞬间腾空,猛地朝后飞了过去。

男人面色淡漠,轻拍了拍衣袖,慢悠悠地道:“这等姿容,脏了爷的身子。”

“混蛋......”

夏知许怒骂了夜衍景一句,一个后空翻,便稳稳落了地。

她刚想说话,四周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夜衍景漆黑的美眸微暗,轻抬了抬右手,暗卫们便收了弓箭,隐匿在了暗处。

“白殿殿主驾到!”

随着一阵男子的高喊声,数千白殿弟子们,便依序来到了院子之内。

帝师府许多丫鬟小厮们,也偷偷地溜到了前院内,站在角落位置,瞧起了热闹。

好在帝师府之大,堪比皇宫,单是前院便有数千平米,否则定容纳不下这般多人。

“我听闻苏小姐,道要给爷治疗腿疾呢!呵,她一个傻子会什么医术啊?岂不是在丢人现眼么?”

“是啊!白殿殿主医术乃永洲第一,她怕是连一到十都不会数罢?哈哈哈哈哈!”

小厮丫鬟们掩唇轻笑,望向夏知许的眸中,尽是讥讽鄙夷,朝夏知许指指点点了起来。

因夏知许新婚之夜,惹恼了帝师,帝师未曾与她洞房,还想命人杀了夏知许,再加上她乃是天下闻名的白痴。

这府内的下人们,便也狗眼看人低,无一人将夏知许放在眼中。

夏知许闻言,眸色一冷,正打算教训教训他们,景明便站在了夜衍景身旁,低声道:“爷,人来了!”

景明话罢,二十个弟子便抬着一顶白色轿子,缓步入了帝师府内。

入目所见,轿子约有房子大小,顶部镶嵌了一颗东珠,四周围了一圈银鲛纱。

微风轻拂间,银鲛纱上坠的银铃叮铃作响,空中也弥漫起了阵阵香风。

很快,弟子们便将轿子,放在了院子之内。

一个弟子轻轻掀开了轿帘后,一个头挽朝云近香髻,头戴银丝偏凤,身着白纱,眉心生了一颗朱砂痣,容颜绝色,气息冰冷彻骨,约二十五六岁的女子,便微抬起下巴,缓步下了马车!

她一抬眸时,一双倨傲冰寒的眸子,恰巧同夏知许四目相视。

夏知许心中猛地一跳,双眸一片猩红,浑身都在发颤。

苏婉华!

呵,没想到我们,竟这般快便见面了!

“呵......”

苏婉华轻蔑扫视了夏知许一眼,便移开了眸子。

可笑,一个乞丐出身,替嫁来帝师府的贱奴,也敢直视于她?

若非帝师府内,有碧玺玉的踪迹,她需得设法博取帝师的好感,再请命在府内搜寻碧玺玉,不能在帝师府内闹事,早将她的狗眼剜去了!

苏婉华唇角微勾,便转眸望向了夜衍景,屈膝行了一礼,笑的温婉大气:“白殿殿主白钰见过帝师!

白钰早听闻过帝师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呢!”

白钰便是苏婉华,给自己起的别名。

因苏婉华以前痴傻时,从未踏出过苏府半步,无人得知苏婉华的真实相貌,众人自认不出这位白殿殿主就是是苏婉华。

苏婉华话罢,便抬起含笑的双眸,望了夜衍景一眼,顿时心头一惊,眸底掠过了一抹惊艳!

想不到这夜衍景,竟是这般妖孽风华的男子!倒便宜了夏小许这个贱奴才!

但她转念一想,此人腿脚残废,再不复当年风光,且性情狠辣变态,着实配不上她,心中这才平缓了一些。

夜衍景眸色狠辣阴翳,一直慵懒斜倚在轮椅上,把玩着白玉扳指,望都未望苏婉华一眼,只淡道:“若能医好本座腿疾,本座便应下你的条件。”

精明如他,自是清楚苏婉华心中打算。

“帝师既清楚白钰的目的,白钰也便不废话了!白钰半个时辰内,定能让大人双腿痊愈!”

苏婉华笑的温婉大气,望之胜券在握。

“呵......”

夏知许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夜衍景的腿,可不是普通的摔伤!

半个时辰内,让夜衍景双腿痊愈,简直是异想天开!

她前世曾听师父说过,夜衍景的腿之所以久治不愈,是因为他摔伤昏迷之际,双腿被歹人注入了寒毒。

那寒毒正是她独创的,这个药方,自己从未传授给苏婉华。

她这一笑,令苏婉华的脸庞,瞬间便冷了下来。

她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夏知许,讥讽道:“你笑些什么?你莫不是觉得......本殿主的医术,治不好大人的双腿,你能治得好?”

夜衍景悠悠地盯向了夏知许,眸底狠辣一闪即逝,轻飘飘地道:“景明。”

“属下在!”

景明话罢,无奈望了夏知许一眼,摇了摇头。

这位苏小姐,既不会医术,呆在一旁看着便是,这好端端地......在这儿捣什么乱啊!

“拖走。”

夜衍景声音阴鸷戾气。

景明道了声是,正打算将夏知许带走,夏知许便眯起了灵动的大眼睛,笑靥如花:“爷,每到冬日时,您的双腿会比夏日疼痛十倍。

且伴随着酸胀麻木,一夜难以入眠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