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最强小县令

最强小县令

三五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梦惊醒,关宁发现自己穿越大乾,如今的他是一名一穷二白的小县令,本想着守着自己治下的一亩三分地,打造一片世外桃源……可辛辛苦苦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桃花源终于有了样貌,本想着安稳的在这一方土地上做自己的土皇帝,未曾想皇帝居然微服私访了。

主角:关宁,夏晓婉   更新:2022-07-15 21: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关宁,夏晓婉 的女频言情小说《最强小县令》,由网络作家“三五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关宁发现自己穿越大乾,如今的他是一名一穷二白的小县令,本想着守着自己治下的一亩三分地,打造一片世外桃源……可辛辛苦苦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桃花源终于有了样貌,本想着安稳的在这一方土地上做自己的土皇帝,未曾想皇帝居然微服私访了。

《最强小县令》精彩片段

平遥城,醉花楼。

关宁正一脸惬意的躺在椅子上,身姿婀娜的婢女跪在一旁正细心的给他剥葡萄。

“县令大人,奴婢伺候的您还满意么?”一阵酥酥麻麻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关宁嘴角扬起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不错,不错!”

“就是不知道其他功夫怎么样?”

关宁说着目光打量着对方引以为傲的小蛮腰。

婢女瞬间脸色一红,把头转向一边,关宁却是会心一笑,一时间感慨万分。

半年了,自己终于完成心愿,修建起了第一座青楼。

半年前,自己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还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光杆县令,小心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

才对这个世界了解了个大概。

这个世界有三个国家,自己所在的是最弱的乾国,而平遥城远离京城,位于西北,土地贫瘠,

赋税严重,县府财政年年入不敷出。

若不是自己这半年来勤勤恳恳,恐怕百姓就要饿死了。

平遥城虽然土地贫瘠,不过却算是要塞,往来商队众多。

关宁先是开始收过路费,然后大力发展商业,发明了不少新鲜玩意儿,仅仅半年的时间,平遥城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衙门重新修缮,县城的面积不断扩张,客栈,酒楼,集市,青楼,应有尽有。

关宁如今的生活也算是潇洒快活。

整天到处视察下工作,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再也不需要像当初一样求着朝廷的人来提拔自己来。

不过对于往来的商队,却要求他们对平遥城严格保密。

一辈子留在这里做一个土皇帝岂不是美滋滋?

正当他畅想美好生活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壮汉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此人虎背熊腰,其貌不扬,

身着捕快官袍,腰间挎刀。

“老爷,城北十里外好像有胡人的商队,咱们要不要干一票?”

关宁一口茶水吐了出来,一脚踢了过去。

“你大爷的,张楚!”

“要本县令和你说多少次你才清楚,老子是县令,不是土匪,不管是谁的商队我们都要一视同仁!”

张楚也不躲,硬生生的挨了一脚,挠挠脑袋小声嘀咕道:“可是其他县都是这样。。。。”

“下次再敢打歪主意你就给老子滚吧!”

“嘿嘿,不滚不滚,都听老爷的!”

看见关宁发怒,张楚连忙赔笑道。

一旁的婢女笑成一团。

这半年来,他们对这位县令老爷可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但让人人都能吃饱饭,还总能发

明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出来。

而且这位县令老爷和其他达官贵人可不同,别看平时严厉,对百姓平易近人,对属下更是体贴入微。

关宁被打扰了兴致,也懒得再呆下去了。

现在平遥城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着收商队的过路费,已经和他们做交易所得的利润,若是自己也像其他县城一样抢夺胡人的货物,那日后怎么会有商队来这里?

更何况日后商业发展才是平遥城发展的核心,需要尽快建立完善的商业区,来了商队自然马虎不得。

想到这里,关宁起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恭恭敬敬的姨娘。

后者立刻鞠躬行礼。

“今日本县令算是来给你醉花楼捧场了,日后若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大可来县府。”

“不过若是被本县令知道有任何欺压民女的事,定押了你入大牢!”

姨娘冷汗连连,慌忙点头。

“是是是,县令老爷放心!”

“走,回县府。”

......

与此同时,平遥城外。

“禀陛下,还有半日路程就到平遥城了,不过此地贫瘠,民风剽悍,治安极差,不如连夜赶

路到州府?”

此刻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对着马车中人恭恭敬敬的拱手恭敬道,虽穿着朴素,却掩盖不了此

人眼中的高高在上的锋芒。

“寡人说了,此番微服私访就是要看看我大乾的真实情况!”马车里传来一声冷哼:“高公公莫不是常年在宫中呆的久了,你若是怕了就自己滚去州府!”

“老奴不敢!”

黑袍老者双眸中透露出一丝锋芒,不过很快就被掩盖了。

马车内坐着一名约莫三十岁的男子,眉宇之间透露出一丝英气,但是眼底却掩藏着无奈和沧桑,此刻手中正拿着一封书信。

大乾王朝这些年战乱频频,朝内更是有权臣掌权,可谓是内忧外患,自己名为皇帝,实则傀儡,就连这次微服私访都一路收到了监视。

不过此刻他看着手中书信的内容,双目中闪烁出一道金光。

“平遥城?关宁?寡人倒是要看看此人有何本事......”


“陛...陛下!”

马车里,就在大乾皇帝赵光义闭目养神之际,一道焦急的呼声突然传进了他的耳中。

赵光义顿时眉头微皱,可还不等他开口高公公便掀起布帘,指着车夫怒骂道。

“混账!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若是惊扰了陛下休息,你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马夫听闻此言,脸色煞白,却依旧指着脚下的路面颤抖到。

“陛下,小人知错了!只是您看这路...”

高公公和赵光义二人不约而同的顺着马夫指着的方向望了过去,可下一秒,二人眼中却也闪过一丝震撼。

地面呈淡灰色,既坚硬又平整,好似将一块平坦的巨石铺在了地上,仿佛一条康庄大道,甚至比他大乾皇宫中的道路还要气派三分。

赵光义眸子里满是不可置信,轻声呢喃道。

“此...此路究竟是如何修筑而成的?莫非这路修在一块整石之上?”

高公公眼中虽有震撼,但很快这股震撼便转为了不忿,他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轻轻朝着地上啐了口水。

“哼!陛下!这不过是奇怪技巧罢了!依老奴看,这平遥城穷困潦倒,城主却修筑如此气派的道路,简直是在劳民伤财,人人得而诛之!”

看着高公公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如此不检点,赵光义眼中顿时划过一丝怒意,可他刚欲开口,一个带着袖章的老头却突然窜到了二人身前。

“随地吐痰,罚款二十两白银!”

一边说着,老头一边挤着绿豆般的眼睛翘着八字胡不屑的打量着二人,嘴里咕咕哝哝的。

“切,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浑身都是土味儿!”

听到老头的嘀咕,高公公顿时肺都要给他气炸了。

他贵为大内宦官之首,哪怕是赵光义对他都是礼让三分!

这个老头居然说他是乡巴佬?

“老东西!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斩了你!”

“主子都没说话,你一个下人在狗叫什么呢?看到没?治安巡查!信不信老农我分分钟就给你逮走!快!交钱!”

高公公急了,他脸色通红,抬手便准备示意暗中保护赵光义的大内侍卫将这个老头拿下。

可就在这时,赵光义却似笑非笑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高!不得无礼!退下!”

高公公憋红了看着赵光义,赵光义却是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转身便热情的塞给老头两锭银子

“老伯!我们初次来这平遥城。不懂这的规矩还请您见谅!”

摸着手中沉甸甸的银子,老头先前刻薄的表情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和蔼的微笑。

“哈哈!小事小事!下人素质低,都可以理解!主人素质高就完事了!”

高公公听到这话额头顿时暴起了青筋。

“你...”

还不等他发怒,赵光义便打断道。

“老伯,请问这路是何路?为何如此平整宽阔?”

赵光义脸上满是谦卑,心中确实不停的打着小算盘。

要想富,先修路,此等技术若是能用在我大乾的各条道路上,我大乾的交通效率岂不是要提升数倍。

发明此等筑路术的人才,若是为我大乾所用,我大乾未来岂不是要走上一条星光大道?

老农听了这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得意。

“哈!没见过吧?这可是我们城主研究出来的道路,唤作高速公路!全天下就只有一份!”

“高速公路?”

高公公和赵光义脸上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疑惑。

“老伯可能细说一番,这究竟是何是高速公路?是如何修筑而成?”

老农明显被这个问题问道了,略显尴尬。

“哎呀!高..高速公路就是高速公的路嘛!应该是一个叫高速公的神仙所创的修路方法,然后交给了我们城主!”

赵光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是神仙产物,怪不得于其他道路大相径庭!”

老农脸上的得意顿时又盛了几分

“那是!我们城主可就是活神仙!”

一旁的高公公久经宦海沉浮,明显是捕捉到了老农细微的表情变化,于是他故意说道。

“哼!哪有什么神仙!我看就是个沽名钓誉之徒!”

“住嘴!”

高公公刚说完,老农便义愤填膺的跑了过来,几乎凑到高公公的鼻子面前。

“你一个下人懂什么东西?我们城主大人的神通你是没看到咧!”

“哦?那你带我去看看!我就不信有你说的那么神!”

“看看就看看!随我进城!”

说完这话,老头便朝着城门挥了挥手,下一秒巨大的城门便缓缓张开。

不进城还好,一进城,赵光义整个人彻底懵逼了。

整洁的街道,分工明确的商业区,高耸入云的楼宇还有各式各样奇异的物件。

他大乾皇城都没这么繁华!

“呜~~”

赵光义和高公公还沉浸在震撼之中,一阵尖啸声却突然吓了他们一跳。

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庞让大物正冒着浓浓白烟。

此时此刻,身为人类对未知失误恐惧的本能已经胜过了皇帝的尊严,他颤抖的指着不远处的黑色巨物问道。

“那...那是何物?”

老头似乎已经对这种震撼司空见惯了,只是不屑的撇了他一眼。

“蒸汽纺纱机,我们纺织所织布用的!用水汽作为动力,大概比你们手动纺纱机快个十几倍吧!”

“什么?”

高公公和赵光义眼珠子都登出来了?

纺织速度快十几倍?

他大乾向来缺少棉布,若是能将这种机器在全国推广,岂不是棉布问题再无后患?

心中虽然震撼,可赵光义明面上却很快的恢复了过来,只是摸着胡子笑了笑。

“甚好!甚好!城主当真神人也!”

三人又走了一段,一个卖报小童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大声吆喝道。

“卖报卖报!最新消息!大乾皇帝疑似微服私访!途中,他居然做了这个!”

赵光义先是一愣而后心中却是生气一股寒意。

且不说自己出行乃是宫中秘闻。

自己出宫才几日?前脚刚到这平遥城,后脚消息就传了过来?这是何等的消息网络?

说着,他便递给小童几枚铜钱,拿过一叠纸报。

可看到纸报的那一瞬间,赵光义又傻了。

纸!就连纸也和他大乾寻常的纸不一样!

这纸光滑细腻,简直是上品中的上品,比皇宫中的纸都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小高!小高!”

赵光义哭笑不得,想要让高公公讲这些奇闻异事记录下来,可无论如何呼唤却都不见他的身影。

小巷子里,高公公正阴着脸,将一只鸽子放飞到了空中。

一路的所见所闻,让他意识到,这个平遥城的城主绝对是个人才中的人才。

若此人被赵光义所用,那他和他身后的那些权臣,日后绝对没好日子过!

可他刚准备转身离开,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先前老头的声音。

“喂站住!你是不是在随地大小便!”

...

与此同时,平遥城外。

高公公放出的鸽子刚刚飞出平遥城。

一直穿云利箭便瞬间将那鸽子射了下来。


老头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看着小巷子里的高公公。

“小小下人!居然在平遥城随地大小便!真是毫无规矩!”

“你...你...”

高公公有些气急败坏,指着老头半天愣是没放出个屁。

他一个宦官,怎么能随地大小便嘛!

要是在宫里,这老头早就死一万回了!

“你什么!”

老头一把摁下高公公的手指,趾高气扬的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袖章!

“我告诉你!你别不服气!平遥城的爷就是爷!爷就是管这个的!”

说罢,他转身看向了憋笑的赵光义。

“随地大小便!罚款五十两银子!我可告诉你,我们平遥城最讲究的就是规矩!你可得吧你下人看好,别跟阿猫阿狗一眼到处泼泼洒洒!”

赵光义还未说话,高公公便忍不住开口道。

“五十两银子?你干脆直接抢钱得了!”

要知道,他贵为大内总管,一年俸禄才不过二百余两!

这一次可是相当于罚了他好几个月的俸禄。

老头只是不屑一笑,脸上的讥讽又盛了几分。

“你不会觉得五十两很多吧!五十两不过是老头我一天的工资!穷鬼!”

这下,轮到赵光义震惊了!

五十两一天?离谱!

当朝宰相一天都没有这么高的工资!平遥城的老头却有!

这平遥城究竟是有多富有?难不成比他大乾皇室还有钱?

想到这,赵光义心中升起一丝警惕,同时也升起一丝好奇,他现在倒想见识见识这关宁,到底是有很等能耐,才能吧平遥城打理成这样。

于是乎,他从腰间摸出一锭银子,递到老者手中。

“老叔,入乡随俗!这罚款我们付给你!不过您能带我去见见城主吗?一路上见识到平遥城的繁华,我是真心想见识见识这平遥城主究竟是何方神仙人物!”

拿到银子,老头的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但也同时闪过一丝难色。

“这...这个嘛!城主天天都在城中巡视,具体在哪老头我确实是不清楚啊!”

赵光义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失落,可就在这时,一道咆哮声却突然传到了三人耳中。

“货物买来就是坏的!赔钱!”

“放屁!验货的你时候不说,现在说算什么东西?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弄坏的!”

“城主!城主来了!让他去评评理!”

听到这争吵,老头顿时眼前一亮。

“哈!好巧不巧!正好城主来了!我带你去见城主!”

赵光义此时也来了兴致,二话不说便跟了老头后面。

......

楼外,关宁从嘴里吐出一例葡萄核,慵懒的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二人。

“青天大老爷!您给我评评理啊!”

还不等关宁开口,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头便指着另外一个光头年轻人哭诉道。

“老头我千里迢迢帮他从西域拉了一车哈密瓜过来!他却不付尾款!我一把年纪了!这让我怎么活啊!”

他刚说完,光头年轻人便啐了口水,脸上满是不忿。

“放屁!你那车哈密瓜,是个有九个都是坏的!我凭什么付你钱?”

“哈密瓜坏的管我什么事?我只是帮你拉货的又不是卖瓜的!有问题你找瓜老板去啊!”

“谁知道是不是你在拉货的时候弄坏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和你毫无关系?”

“卖尬得!你这是在无理取闹!关城主!您评评理!您可不能护短啊!我们的通行费可不是白交的!”

关宁双手还抱,看了一眼二人,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总之就是你们俩都有冤呗!一个呢是觉得自己买到坏瓜,一个呢是觉得自己只是运输,瓜的好坏和自己无关!”

二人同时点了点头。

关宁却又说道。

“可是你们二人几又冤情,又有错误!你,没有在出发前检查货物的好坏!你呢,则是不应该只怪运输的!”

“律法应该是赏罚分明,就事论事,既然你雇了人家运输,你就要把工资给人家结了...”

关宁话音刚落,金发碧眼的老头面露喜色,光头青年确实一脸不忿。

关宁挥了挥手继续道。

“但是,你不能证明货物是不是你弄坏的,你也要承担责任!”

“这样吧,运输的工钱你按原价结,但是运输那方也要赔付运费十分之一的损失。剩下的损失就由我们平遥城货运积金来承担。”

二人听了这话,眼睛咕溜溜转了转。

大抵是在心里估量了一下得失,而后齐刷刷的跪倒在了地上。

“小人遵命!多谢城主!城主英明!”

“城主英明!”

二人刚说完,人群中不知谁起了个头,在场的众人也跟风附和了起来。

刹那间,山呼海啸,好不壮观。

看到这一幕,赵光义心中震撼万分。

他震撼于一个西域老头居然说着流畅的大乾话。

震撼于平遥城的律法赏罚分明!

震撼于小小的平遥城居然敢收商队过往的通行费!

更震撼于关宁居然收到这么多人的敬仰,如此得民心。

此时的他,在心中对关宁十分满意!甚至不在乎,他违背大乾律法擅自收取商队过往的通信费。

但作为一国之君,他的心中也升起一丝芥蒂。

如此人才,若是站在他的对立面,大乾日后会怎么样?

想到这,赵光义不禁握紧了双拳,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他一定要将关宁收入麾下!如果收不到,那就毁掉!

于此同时,就在关宁即将转身回楼只是,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他身边,凑到光您耳边一番窃语。

听完黑衣人的话,关宁脸上的慵懒瞬间并未了凝重。

他转身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番,而后死死的在赵光义身侧停留了下来。

四目相对,火光四射。

关宁嘴角微微上扬,划过一丝邪魅。

“机会!终于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