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老婆天经地义

老婆天经地义

陈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下楼买姨妈巾,手机没电了。我前面的好心人,大手一挥,说:「一起算吧。」我感动极了,刚想说谢谢,他就把姨妈巾放我手里,说:「听说,你到处说我死了?」哦,前男友诈尸了。

主角:陈也温栀栀   更新:2022-09-11 12: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也温栀栀的其他类型小说《老婆天经地义》,由网络作家“陈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下楼买姨妈巾,手机没电了。我前面的好心人,大手一挥,说:「一起算吧。」我感动极了,刚想说谢谢,他就把姨妈巾放我手里,说:「听说,你到处说我死了?」哦,前男友诈尸了。

《老婆天经地义》精彩片段

真晦气。

半夜亲戚造访,忘买姨妈巾了,只能捂着肚子,跑到楼下超市。

许是我捂肚子的动作太吓人,一个戴口罩的高个帅哥一直盯着我,我觉得不自在,朝他看去。

即使我近视,也能看出帅哥轮廓绝绝子,就是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等他走后,我拿出手机,第一时间,和闺蜜分享这个消息。

屏幕迟迟不亮,没电了。

估计是刚才冷风一吹,冻关机了。

结账时,我有些窘迫,小声给收银员说:「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先赊着,明天来付钱?」

帅哥就是帅哥。

他排我前面,大手一挥,说:「一起算吧。」

我感动极了。

不瞒你说,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好耶!有机会加微信了!

就是这个声音,我也在哪儿听过。

我低下头,跟在他身后,瞧着他的背影,心中冒出一个不可能的念头。

总不会,这么倒霉吧?

他的身形高大,肩膀宽厚,背影看上去很有安全感。

有颜还有型。

就是太像我那个晦气前男友。

他走过来,把姨妈巾放我手里,懒洋洋的低音,从我头顶响起。

「听说,你到处说我死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抬起头,还真就这么倒霉,就是我那个「死去的前男友」。

说来丢人,当初我对陈也一见钟情,就是因为他的眉眼,剑眉星目,英气逼人,眼角还有一颗撩人的泪痣。

我握紧了拳头,不甘示弱,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眨眨眼,说:「你怎么诈尸了?」

「嗯…这是能说的吗?」

陈也抬手,给我一个爆栗,跟之前一样,顺手的很。

「这就是你对债主的态度?」

我冷笑一声,很有骨气,把姨妈巾砸到他身上:「狗屁债主!老娘不要了!」

「留着给你女朋友吧!」



很怂。

我是一路跑回家的,时不时回头,观察陈也有没有追上来。

还好没有。

凎!都分开这么久了,陈也怎么还这么好看?

我不服。

回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了把脸,在氛围灯下,仔细欣赏了自己一番。

白嫩的肌肤,大眼睛挺鼻梁,樱桃小嘴,简直是仙女下凡。

我就是朝阳区刘亦菲,错过我,是他没福气。

手机充好电后,我点了个姨妈巾的外卖,打开游戏,想杀两盘。

真晦气。

又匹配到了陈也。

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陈也是个游戏主播,id 是「陈也老婆好美」,这还是当初我给他改的。

后来他的好多女友粉都想改 id 为「陈也老婆」,晚了一步,这个名字早就被我抢用了。

他火了之后,有人扒出我的 id,说我是陈也的粉头,还有脑残粉录屏我的游戏操作,骂我太菜,不配粉陈也。

呵,说来搞笑。

她们骂得有多狠,陈也哄得就有多凶。

分手之后,我就没用过那个账号,注册了一个小号,陈也应该认不出来。

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我本想证明自己,奈何技不如人,被陈也打掉了半管血,趴在地上。

陈也蹲在我旁边,把玩着手里的刀,懒洋洋的嗓音,顺着耳机,传到我耳朵里。

「跑什么?」

他几乎是用气声,念出我的小名:「小栀子。」

!他怎么认出我的?

士可杀不可辱。

尽管我很好奇,还是把头扭到一边,不想搭理他。

陈也蹲下身,用刀挑起我的下巴,暧昧地说:「叫声爸爸,我就放过你。」

「要不,你还是把我鲨了吧。」

他略一沉吟,倒还真不犹豫,一枪把我干翻在地,黑屏了。

我不服。

复活之后,潜心做炸药桶,在游戏结束前五分钟,我抱着炸药桶,去找陈也同归于尽。

他逃,我追,他插翅难飞。

我把他逼在角落,把炸药桶扔到地上,笑着抱胸,得意洋洋,回击他。

「叫声爸爸,我就饶了你。」

一秒后,他主动引爆了炸药。

真·是个狠人。



我把陈也轰了出去。

东西我姑且收下了,反正他也没人送,浪费不好,勤俭节约才是美德。

外卖很快送到了,我准备踏实睡了。

手机响起,提示我的特别关注「陈也老婆好美」开直播了。

我速速点进去。

不是想偷看,主要是睡不着,当哄睡白噪音了。

「我觉得你们说的对,杀人的确不算哄人,所以我去给她送了点东西。」

救命,这人咋啥都说啊。

「嗯?她看起来挺高兴的,就差亲我一口了。」

狗屁,我明明就是想踹他一脚!

「好了,不说了,她脸皮薄,估计正在偷看,再说下去她就要害羞了。」

被戳中了!

他难道在我家安监控了吗!

我立刻关掉直播,绝不受这个气。

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

梦见陈也那个混蛋,骑在我头上,得意洋洋地说:「叫爸爸,我就饶了你。」

我想给他一拳,一激动,醒了。

天刚亮。

陈也还在直播。

我也打开了游戏,电脑都卡了,私信里,涌进来好多恶语,我匆匆扫了一眼,把她们全拉黑了。

我又一次上了热门。

营销号骂我太菜,说陈也扶贫,评论区全是喷子,骂我的话不带重样的。

菜怎么了,我又不靠打游戏吃饭!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有些丢脸,两次都被骂菜,我到底是有多菜!

我下了个陪玩软件,想找代练帮我玩,一琢磨,也不行,前后操作差距太大,穿帮会更麻烦。

思考许久,我决定找个陪玩。

排行榜第一,id 叫「我是陈也爷爷」,有出息,我看好他。

我给「爷爷」转了一千块,问:「接活吗?」

他秒回,说:「什么要求?」

我把战绩截图发给他,说:「带我成大神。」

过了好久,他回我:「你想听实话吗?」

「?」

「有点难。」

我又给他转了五千块。

果然,钱是万能的。

「没问题老板,我保你场场获胜,永远掉不下来。」


「爷爷」真的猛,带我玩了半个月,屡战屡胜,杀人杀麻了。

为了那点虚荣心,我特意联系了几个营销号,把游戏录屏发给了他们,想让他们吹一波我的操作。

我想多了。

全是喷我找代练的。

还有人说要和我 solo。

很好,我成全你们这群喷子!

我没忍住,用大号回复她们:「比就比,who 怕 who!」

发完之后,我就后悔了。

秒删,还是被人截图了,说我秒删是怂了。

不行,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受过这委屈!

事已至此,我只能搬救兵。

「爷爷,你醒了吗?」

「我闯祸了。」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给他,问他该怎么办。

「爷爷」思考片刻,说:「这事有些难办,这样好了,咱们面谈。」

地点约在了小区门口的咖啡店。

就这么不巧,又撞到了陈也。

怎么哪哪都有他啊!

我撇开眼,想装不认识,陈也倒好,朝我走来,一屁股坐到我对面,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热牛奶。

我板着脸,说:「起来,这里有人了。」

他仰靠在椅子上,两腿伸展,碰到了我的鞋,问:「聊聊?」

「我们没什么好聊的,我劝你快点走,我男朋友马上就来了,他脾气可不好,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我怕等下场面太难看。」

陈也笑笑,坐直,单手托腮,看着我,故意拖着长腔,问:「男朋友?」

「对啊。」我躲闪他的视线,喝了一口柠檬水,胡扯。

「反正你快走吧,我这也是为你好,等下被揍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陈也不走,还拿出了手机,点了几下,递给我。

「你说的男朋友,该不会是他吧?」

屏幕上,正是我和「爷爷」的聊天记录。

我直觉不秒,谨慎坐直,瞪他一眼,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也弯唇轻笑,目光灼灼,眼角的泪痣很生动,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你都这么主动了,我也不好不负责任,女朋友,别来无恙啊。」

我一个激灵,不可置信,问:「和我聊天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

「嗯啊。」他愉悦地点点头,承认了。

「带我打游戏的也是你?」

「不然呢?」

热牛奶端了上来。

陈也用勺子,一圈圈搅动牛奶,心情大好,说:「小栀子,我都说了,你赖不掉的。」

他把手机拿走,又点了点,重新推给我,说:「自己看吧。」

手机上,是他和备注是「狗儿子」的聊天记录。

「孙子,什么情况,你女朋友找我当陪练?」

「?」

「你自己看。」

「把你号给我。」

「这不合适吧?」

「三万够吗?」

「成交。」

陈也放下勺子,喝了几口牛奶,唇边泛起水渍,让人很想亲一口。

呸,亲个锤子。

陈也抽回手机,有些得意,慢悠悠道:「你找的这人,刚好是我的好兄弟。」

我想不通,既然是好兄弟,为什么要叫那个 id。

要知道,这可是我特意筛选的 id,一看就是陈也的黑粉。

「那他的 id……?」

「哦,你说那个啊……」

陈也回忆了一番,笑了。

「我俩 pk,我输了,游戏惩罚,就是让他把 id 改成我爷爷,你也知道,我直播间那群逆子,总是故意给对方砸礼物,就为了看我受惩罚,没想到,弄巧成拙,这次多亏他们了。」

他往前倾,伸长手,拍了拍我的脑袋,眼神宠溺,跟看个傻孩子一样。

没错,我确实是个傻孩子。

「一开始,我想的是,你都叫我爷爷了,我怎么舍得不帮你呢?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但是刚才,我改变了主意。」

「为什么?」

问完我就后悔了,他绝对不会说什么好话。

我猜对了。

陈也揉乱了我的头发,沉沉的嗓音,在我头顶响起:「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

「帮老婆,岂不是天经地义?」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我让陈也把陪玩钱还给我。

他一愣,很爽快地说:「应该的,陪老婆玩,怎么能算钱呢?」

「闭嘴吧你!大骗子!」

拿了钱,我就想走人。

本来还想把柠檬水泼他脸上,想想,还是算了。

万一他告我,我可赔不起。

贫穷使我忍气吞声。

我一路向前,陈也在背后默默跟着我,我实在心烦,大步跑了起来,光顾着跑,没看到有车,差点被撞了。

陈也一把将我拽进怀里,声音很急,很响,怒斥我:「温栀栀你疯了吗,过马路不看路?」

我也急了,甩开他,说:「谁让你骗我,你骗我你还还有有理了?」

我一激动,就容易结巴。

陈也的表情缓和不少,不过还没松开我,低下头,语气柔和了许多。

「我承认,骗你是我的不对。」

「嗯。」我等待他的后文。

他还真是一点没变,敷衍地道完歉,反将一军。

「如果不是我朋友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会找个陪玩,让他带你玩游戏?」

「会。」我承认了。

陈也的脸色又变得难看,抓紧我的手,手劲真大,捏疼我了,质问:「和别的男人打游戏?」

「那怎么了,你不是也和别的女生打游戏吗?」

「我那是工作,而且我每次匹配到女生都会告诉你,偶尔带水友打游戏你也清楚……」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没什么好说的。」

每次吵架,陈也都是这几句话来回说,工作了不起吗,工作就可以带妹打游戏吗?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绝不会再理他。

我快步往家走,陈也跟在我身后,上电梯,开门。我把他堵在门口,说:「私闯民宅,我报警抓你啊。」

「栀栀,刚才是我不对,我语气太重了,对不起。」

「没事我就进去了。」

陈也抓住我的手,急切地说:「我帮你打游戏,谁找你 solo,我来,就当赎罪了,好不好?」

「你给我个机会,行吗?」

我松开了门框,看向他,冷笑,说:「除了你的粉丝,还有谁会盯着我?」

陈也叹了口气,垂头丧气,没了平时的半分肆意。

「栀栀,对不起。」

我实在见不得他这个丧气样,心软了,说:「进来吧。」

免费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想也知道,我为什么会和陈也分手吧,他桃花太多,我实在无福消受。

前一阵他去参加庆典,有个女网红一直粘着她,隔天营销号就传他俩在一起了,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他们签的同一家公司,领导要求他带带新人,陈也只能带她打游戏,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妄想假戏真做。

我知道这是为了吸粉,但我自问没有这个格局,提出分手,把他踹出家门,

他倒好,在隔壁楼租了房子,隔三差五就上门求复合,现在直接在直播间公开恋情。

以为这样就能复合吗?

他做梦!

越想越气,我打开游戏,电脑又卡了,涌进来一批喷子。

每天上号都会这样,我已经习惯了,之所以不换号,是因为我不想认怂。

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跑路?

陈也点开几条私信,看了看,神色越发难看,他拿起手机,打开直播软件,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起舞。

我拦住他,问:「你想干嘛?」

「发声明,让她们有事冲我来,别找你麻烦。」

我拦住了他,说:「不用,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他签合同的时候,公司明确规定,不许公布恋情,不然就是违约,六位数的违约金,我可赔不起。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把动态发出去了。

「不服来 solo 所有骂她的喷子,有点 b 数,你打不过你爹,更打不过你爹的女朋友。」


不愧是陈也。

真的凶。

我夺过手机,想给它删了。

慢了一步,已经有人评论了,还有不少人。

我匆匆扫了一眼,是骂他没有 b 数的。

陈也大手遮住了屏幕,把手机拿了回去,说:「别看了,徒增烦恼。」

他用电脑打开了直播软件,我问他:「你要干嘛?」

「直播。」

我家有一套现成的直播设备,是陈也之前用的旧设备,我一直没扔,想放闲鱼上卖了,一直没卖出去。

「在我家直播,你疯了吗?」

陈也没说话,戴上耳机,开了直播。

起名:别 bb,不服来 solo。

严格意义上,他玩的这个游戏,根本就不能 solo。

还得是陈也。

他直接公开了房间,涌进来一群水友,他打开游戏,不论是队友还是敌人,全都杀。

弹幕飘过去一群问号。

「杀疯了?」

「队友也杀?」

「我粉的竟然是个恋爱脑?」

……

陈也关了弹幕,把所有人的两条命都杀没了。

他退出游戏,又开了一把,说:「再来。」

这局的水友,聪明了许多,估计发觉陈也是个疯子,玩起了配合。

但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战术都是白费。

陈也一刀一个,全部砍死,他们没有还手的机会。

下一局,陈也没搜到武器。

他赤手空拳打死了一个人,掉了半管血,夺走了他的武器,又开始大开杀戒。

十把过后,匹配的水友越来越少。

陈也开了弹幕,所有人都在骂他。

他揉了揉右手,拧紧眉心,问:「还来吗?」

又是十把。

匹配的人已经凑不起一局游戏。

陈也笑了,肆意张狂,恢复了平日的懒散,问:「就这点能耐?」

「我们是你的金主,不是你的仇人!」

「为了个女人这样?你真让我失望。」

「陈也我永远支持你!好他妈帅!」

「活该!喷子活该被锤!」

「喷子是活该被锤,但是刚才匹配的好多人都是他的粉丝,根本没喷人,凭什么无辜受累!」

……

陈也清屏后,又涌出一堆骂他的弹幕。

看的眼晕。

他索性不看了,松了鼠标,说:「喷子听好,有事冲我来,再找她麻烦,老子隔着网线也能把你揪出来。」

「律师函警告?」

「律师函警告?」

「律师函警告?」

……

这是一句阴阳怪气,阴阳主播玩不起。

陈也笑了,说:「没错,就是律师函警告。」

「老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拍化了的宝贝,凭什么被你们欺负?再来,有一个算一个,告死你们。」

说完,陈也下了直播。

世界安静了。

我坐在一旁,彻底傻了。

这下不是六位数能解决的问题了。

我算了算我的存款,完了,他真的要变成我的债主了。

陈也推开电竞椅,朝我走过来,坐我旁边,用湿巾擦了擦手,拿起桌上的沃柑,剥开,塞我嘴里一瓣。

很甜,但我无福消受。

「在想什么?」

「想我赔不起你的违约金。」

「什么违约金?」陈也想了想,也吃了一瓣橘子,说,「不用赔。」

「为什么?」

「我解约了。」

他眉眼弯弯,说得轻松,但我听得一点都不轻松。

「解约?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想想,啊,你和我提分手的第二天。」

「为什么?」

我无法理解。

陈也签的是最好的经纪公司,分成高,资源多,是很多大 v 想签都签不上的。

「没什么,就是不想签了,富人当久了,想当个穷光蛋,不行吗?」

如果我没记错。

解约的违约金是 7 位数。

确实是穷光蛋了。

我抓了一把头发,闷闷地说:「其实,你是不想炒 cp 吧?」

「知我者,小栀子也。」

他把剩下的橘子瓣,全塞进我嘴里。

「可是你都和我分手了,为什么不能接受炒 cp 呢,反正都是假的,你不是一直都这么说吗?」

「是啊,所以我都不炒 cp 了,你能不能跟我复合呢,就当是给穷光蛋一些甜头,好不好?」

我答不上来。

陈也又说:「直播间的那些水友,也都知道我有女朋友了,你之前的顾虑都没了,能不能跟我和好,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还是答不上来。

他叹了口气,把橘子皮扔到垃圾桶里,擦了擦手,说:「好了,我不逼你,你慢慢想,我先回去了。」

「行,不送了。」

陈也一怔,苦笑,泪痣黯然失色,被掩盖了光芒,说:「真是个小没良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