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前男友被砸失忆

前男友被砸失忆

翘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顾桉是一个在情感上很淡漠的人,我们虽然说是恋爱了一年多,实际却跟普通朋友没什么两样。他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我,接吻、拥抱这些情侣会做的事情,在我们之间屈指可数。几个月前我哭哭啼啼地说:「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你看你连我生日都不知道。你肺炎住了半个月的院,我还是从你朋友嘴里听说的,我都不明白你要女朋友干什么?」那时的顾桉蹙眉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小题大做,突然发脾气。

主角:顾桉翘翘   更新:2022-09-11 1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桉翘翘的其他类型小说《前男友被砸失忆》,由网络作家“翘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桉是一个在情感上很淡漠的人,我们虽然说是恋爱了一年多,实际却跟普通朋友没什么两样。他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我,接吻、拥抱这些情侣会做的事情,在我们之间屈指可数。几个月前我哭哭啼啼地说:「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你看你连我生日都不知道。你肺炎住了半个月的院,我还是从你朋友嘴里听说的,我都不明白你要女朋友干什么?」那时的顾桉蹙眉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小题大做,突然发脾气。

《前男友被砸失忆》精彩片段

大晚上的,顾媛领着顾桉来到我家门口,把医院诊断书往我手里一交:「我弟弟被砸后昏迷了三十天,醒来就发觉他丧失了大部分记忆,智力也退化回了八岁小孩水平。」




我大惊:「找我干吗?不是我干的!」




顾媛:「我弟弟是在你家楼下被砸的。」




我:「那也不能证明是我干的!」




顾媛:「他来找你肯定有原因的,也许是想跟你复合什么的。」




我冷静下来:「不可能。」




顾桉是一个在情感上很淡漠的人,我们虽然说是恋爱了一年多,实际却跟普通朋友没什么两样。他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我,接吻、拥抱这些情侣会做的事情,在我们之间屈指可数。




几个月前我哭哭啼啼地说:「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你看你连我生日都不知道。你肺炎住了半个月的院,我还是从你朋友嘴里听说的,我都不明白你要女朋友干什么?」




那时的顾桉蹙眉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小题大做,突然发脾气。




我瞬间觉得自己怪矫情的,就抹抹眼泪说:「我不喜欢你了,我们分手吧。」




顾桉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来找我复合呢。




「医生说他脑部有块大瘀血,瘀血影响了他的大脑活动,等淤血消散也许就能恢复正常。在这期间最好有能刺激到他的人事物出现,加快这个过程。」顾媛说,「我想到了你,毕竟他昏迷前最后想见的人就是你。」




「那啥,也许他只是路过。」




「怎么说你们也曾经是恋人关系,你就不希望他恢复健康吗?」




我犹豫着开口:「呃……我当然希望,可是……」




他姐拿出一张卡:「里面有十万,照顾好他,两个月后钱就是你的。」




我接过卡:「好的。」




「……」顾媛微笑,把行李箱递到我手里,又将人往我面前推了推,「里面有他的一些日常用品和换洗衣物。其他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都可以报销。」




我望着顾桉安静的脸,点了点头。




……




关上门,屋里就只剩下我和我智商仅有八岁的前男友。




我打量他好一会儿,顾桉都没有什么反应。




脑子坏了就是这样吗?看着蛮正常的啊。




我试探性地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阿姨。」




靠。




「不是,我是你的主人。」




他明显一顿:「主人?」




「就是以后你要听我的话,要服侍我,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




他抿了抿唇,似乎有点难以接受。




我拍拍他的肩安慰:「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哒。」




他笑了一下:「好。」




真好骗。




我翻出不用的枕头和薄被丢在沙发上:「你就睡这儿吧。」




他看了看狭小的沙发,没有表示异议。




我刚回到床上躺下,房门就被敲了敲。




顾桉站在门口:「我要洗澡。」




我很不耐烦:「今天不洗。」




「姐姐说,每天都要洗澡,不然身体会臭。」




「臭就臭呗,反正你一个人睡。」




他执着地望着我。




得。




我把浴室门一开:「那你洗吧。」




他看了看我,开始脱衣服。




脱 T 恤的时候我很淡定。




脱裤子的时候我也很淡定。




等到脱内裤的时候……我没法淡定了,捂着眼睛就往房间跑,一边跑一边斥责他,「下次当着女生的面不能随便脱光光!」




把房门一关,我就不管他了。




第二天早上,我火急火燎地穿衣洗漱。




顾桉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从沙发上站起来茫然地看着我。




「我要赶地铁……你自己点外卖。」我突然想起什么,「你会点外卖吗?」




他摇摇头。




我烦躁:「哦,那你有手机吗?」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有。」




「会用微信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拿过他的手机,点开微信,把我自己置顶。




妈蛋,他给我的备注是「小肚子」。




我有小肚子吗?




我顺手给改成了「屁股翘翘身材超好」,然后教他发语音:「有事就用这个跟我说话,知道吗?我有空就回你。」




地铁上,我给他点了个早餐,发语音提醒他拿,并告诉他以后一日三餐就这么解决。




顾桉:「好。」




中午和同事在茶水间闲聊的时候,我收到顾桉的语音:「翘翘,我口渴。」







翘翘是谁?




哦。




我回:「冰箱里有牛奶。」



半小时后,我又收到他的语音:「翘翘,我饿了。」




我给他点了个外卖。




「翘翘,你什么时候回来?」




「无聊就睡觉。」




「翘翘,我睡不着。」




「睡不着就刷抖音。」




「那个没意思。」




「翘翘,手机快没电了。」




「充。」




「找不到充电器。」




我把手机一放,懒得再搭理他。




他又坚持骚扰了我一阵,后面就消停了,看来是手机没电了。




下班回家,拿钥匙一开门,顾桉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我。




显然是等了很久。




我把打包回来的食物放在餐桌上,他比砸坏脑子前好伺候多了,乖乖吃完了。我让他把垃圾收拾好,他也认真做了。




我拍了张他的照片给闺蜜,让她评估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我:你说顾桉会不会是装的?




闺蜜:这样看挺正常的……他图啥啊?




我:也是哦。




闺蜜:总不会是为了跟你复合才演的这么一出。




我:有可能诶。




闺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行了我知道你在嘲笑我了。




闺蜜:你可以想办法测试下他。




于是我上网抄了两道小学奥数题摆在顾桉面前。




他困惑地望了我一眼。




我琢磨了一下,尝试自己解题。




三分钟后把笔一丢,觉得这个方法可能不行。




我总不可能是弱智吧?




我决定换个角度思考,拿出刮胡刀(夏天用来给自己脱毛的),并且命令顾桉挽起自己的裤腿。




真男人肯定不愿意失去自己的腿毛。




顾桉听话照做,好奇地看着我吭哧吭哧地给他刮腿毛。




男人的腿毛真的很粗很浓密诶,哪怕是顾桉这样条顺盘靓的帅哥。




我连大腿都没放过,刮到大腿内侧的时候,他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看样子是他的敏感区。




哈哈哈。




好的,刮干净之后果然……看起来多了一丝 Gay 气。




我望他两条光溜溜的大白腿陷入沉思。




他姐看到会怎么想我?




两个月能再长起来吗?




顾桉也蹙眉望着自己的腿:「你在做什么?」




生气了?




装不下去了?




我高兴地说:「没有毛毛的光滑美腿,才是好腿。」




顾桉的手突然放到我腿上来回摸了摸:「是很光滑。」




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蹦三尺远,警惕地盯着他。




顾桉一副小孩子单纯不懂事的样子,疑惑地望着我。




我大怒:「女孩子的腿怎么可以随便乱摸!」




以前的顾桉都没有摸过我的腿!




顾桉:「可是你也摸了我的……」




「我摸了吗?我那是看扎不扎手!」




顾桉抿了抿唇:「对不起。」




我冷哼,用手指着墙角残酷地说:「去罚站!以后做错了事都要罚站!」




他放下裤腿,老老实实地去了墙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