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其他类型 > 蚀骨沉沦锁清秋

蚀骨沉沦锁清秋

陆鸣霄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她等将军五年归来,等来的却是当众羞辱

主角:陆鸣霄沈凝   更新:2022-09-13 0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鸣霄沈凝的其他类型小说《蚀骨沉沦锁清秋》,由网络作家“陆鸣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等将军五年归来,等来的却是当众羞辱

《蚀骨沉沦锁清秋》精彩片段

“不要再我夫君面前,放了我!”


沈凝曾经不顾自己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和身为马奴的陆鸣霄欢好,在柴房里、马车上,只要他要,她就会到他怀里。


可现在陆鸣霄官拜一品大将,她却拼命挣扎他的怀抱。


“不要?呵,沈大小姐,不,现在应该叫萧夫人了。”


“萧夫人,难道忘了?在未出嫁前每天夜里都会到柴房里和我这个低贱的马奴缠绵?”


“现在说不要,是装给你那个双腿残废的夫君看?”


说着,陆鸣霄直接将沈凝拖到屏风旁,屏风后面的椅子绑着一个男人,男人目眦欲裂,恨意滔天!


男人的嘴里被塞了一团手帕,想要咒骂,可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咽’声。


沈凝想逃,却被陆鸣霄抓住手腕压在地上。


沈凝羞愤欲死!


他竟当着她夫君的面羞辱她!


陆鸣霄抬头看着一直上的男人,“萧白,你看看,这就是你的新婚妻子,你这辈子最在意的女人。看看她现在放浪的样子。她五年前还没嫁人就上了我的床,只要我想要,她就会到柴房来伺候我!”


萧白挣扎得身下的椅子发出剧烈声响。


沈凝的喉咙里被逼发出羞耻的声音,这个五年前喊着她心肝宝贝的男人,现在为什么这么对她?


她根本接受不了!


“陆鸣霄,你不能这么对我!”


“不能?你的好夫君当年为了霸占我陆家的产业杀了我陆家满门,甚至玷污了我的姐姐!还说我姐姐是贱人!”


“而你这个萧夫人才是犯贱,做了本将几年的泄欲工具,本将都没说过要和你成亲。”


萧白双目赤红,想要扑起反抗身体却连带椅子倒在地上。


沈凝从来不知道,原来萧白和陆鸣霄只见竟然有灭门之仇!


可她和陆鸣霄之间的五年又算什么?


当年陆鸣霄做了沈家的马奴,沈凝不顾自己千金身份爱上了他。


后来陆鸣霄去当兵后,她也一直在沈家守着他。


日复一日地等他回来娶她。


如果不是沈家的生意破产,她也不会为了聘礼嫁给萧白冲喜。


她爱了陆鸣霄五年,整整五年啊!


沈凝的心脏像是被刀捅了一样,“陆鸣霄,你为什么要羞辱我!为什么!”


沙哑的哭吼声响彻房里。


“为什么?谁让萧白这个该五马分尸的禽兽最在乎你这个妻子,他杀我满门玷污我的姐姐,我用她的妻子泄欲,天经地义!”


沈凝的眼里涌出两行泪水。


她爱了陆鸣霄五年,到头来,她在他的眼里不过是泄欲的工具。


原来被自己最爱的人羞辱,比万箭穿心还要痛。


“萧白,你夫人伺候得本将很满意。听说你不能人道,今日能见到你夫人这般放浪的样子,你该感谢本将!”


一切结束后,陆鸣霄毫无留恋地离开。


沈凝没有想到的是,在夫君被刺激得吐血后,一群官兵闯入房里将萧白抓走。


“萧家家主涉嫌通敌叛国,押入大牢!”



沈凝无力地坐在地上。


通敌叛国,是死罪!


如今陆鸣霄身为朝廷一品大将,他想要萧白死,那萧白死定了!


——


大将军府。


沈凝拿着陆鸣霄定情的信物顺利进入。


推开书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脸上的疤痕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她一步步朝他走进。


“看在我们五年的情分上,你饶了我的夫君可以吗?”


相爱五年,沈凝从未用如此低贱的语气跟他说过话。


经过昨日的羞辱,她知道他对她的宠爱都假的。


她在他的心里还不如蚂蚁有分量。


沈凝穿着梳着已婚夫人的发髻,肌肤在青色的薄纱下越发地细嫩。


她以前和陆鸣霄独处时,总是会坐在他的怀里,任由他粗糙的手指侵染她的每一寸肌肤。


可现在,她离他远远的,生疏得很。


“萧夫人但凡有一点廉耻心,都不该来找本将。”


陆鸣霄半眯着锐利的眸子,“哈哈,本将怎么忘了?萧夫人在出嫁前就上了本将的床,比妓女还要廉价,怎么可能有廉耻心?”


沈凝心底一沉,胸口像是被利刃插过一样疼。


他也记得她还没有出嫁前就委身给他了。


比妓女还要廉价?


她曾经以为她是他最重要的人,没想到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


眼眶发紧,鼻尖酸涩得厉害。


在他去边疆出征前,她从未在他面前哭过。


只因他曾经说过她若是哭起来,他觉得天都要塌了。


沈凝走到陆鸣霄面前,故作轻松道:“五年的时间,陆将军就算是睡一个妓女,也该睡出感情了吧。”


“萧白的妻子,连妓女都不如!”


沈凝深呼吸,抬手拔下发簪,一头青丝散落下来。


“只要放过我夫君,陆将军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陆鸣霄抬手掐住沈凝的下巴,“你以为本将还是曾经的马奴?想要给本将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


“可她们哪里会有我讨将军欢心。”


沈凝解开单薄的衣裳,手指熟稔地抚摸着陆鸣霄最喜欢的地方,“毕竟,我在没有出嫁前就做了将军泄欲的工具。将军最喜欢的方式,一个眼神我就知道。”


沈凝已经感觉到陆鸣霄的火热。


陆鸣霄看着沈凝熟稔的动作,眼底越发地冷冽。


“沈凝,你真下贱,昨天本将当着你夫君的面前羞辱你,你竟然还能来引诱本将!”


沈凝感觉陆鸣霄说话的就像是利刃一样,伤得她体无完肤。


他真的一点不顾念当年的情分。


五年前他对她有多温柔体贴,这两日他便对她有多狠。


原来在五年里,他就从来没有爱过她。


心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鲜血不断地往外涌。


沈凝抬头看着他,眉眼都是风情,“只要将军肯放了夫君,将军想要怎么对我都可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