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全能奇才

全能奇才

无所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本是商业巨子,却遭人陷害一命呜呼!刘瑾瑞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抓住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重生到一个一无是处的小混混身上是闹哪样?原主是个名副其实的渣男,对待妻女十分苛刻。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母女二人,刘瑾瑞内心生出几丝怜悯,他发誓要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主角:刘瑾瑞,宋宛瑜   更新:2022-07-16 00: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瑾瑞,宋宛瑜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能奇才》,由网络作家“无所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是商业巨子,却遭人陷害一命呜呼!刘瑾瑞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抓住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重生到一个一无是处的小混混身上是闹哪样?原主是个名副其实的渣男,对待妻女十分苛刻。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母女二人,刘瑾瑞内心生出几丝怜悯,他发誓要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全能奇才》精彩片段

苏城第一人民医院。

窗外,蓝天白云,秋高气爽,可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刘瑾瑞心中却是一片凌乱!

自己遭人暗害,居然以魂穿的方式重新复活了了?

慢慢的梳理着脑海中多出来的那股记忆,刘瑾瑞内心无数只羊驼奔腾而过。

你说穿越也就穿越吧,可是怎么就穿到了空有一张帅气脸蛋,实则华而不实,只会吃喝嫖赌的人渣身上了?

巨大的身份反差,让刘瑾瑞一时间不能接受,索性闭上眼睛,继续保持“植物人”状态。

而就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人轻轻的推了开来。

一个衣着朴素,气色看上去有些憔悴,却是位耐看的素颜美女,牵着一个五六岁、体格干瘦的小女孩走了进来。

这是刘瑾瑞现在的妻子宋宛瑜和女儿可可。

紧跟着她们身后进来的是一对满脸阴郁之色的老夫妇,和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

赫然是宋宛瑜的父母宋万达、许春华,以及弟弟宋晓天!

“爸爸!你醒醒好不好,可可想你了…”

一进病房,可可就跑到病床前,扑进了刘瑾瑞的怀中,轻声抽泣了起来。

“唉!宛瑜啊......”

许春华叹了一口气,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他都已经躺三个月了,医生都说他苏醒的机会太渺茫,要不,你放弃吧!”

“是啊!姐,就这个人渣,根本不值得你为了他再坚持下去了!要我说直接把他氧气管给拔了,让他死了得了!”

宋晓天撇撇嘴,极其厌恶的瞟一眼病床上双目紧闭的刘瑾瑞。

“舅舅!不许你骂我爸爸!更不许拔我爸爸氧气管!”

宋宛瑜还没开口,可可就站在病床前,张开双臂一脸警惕的看着宋晓天等人。

“你这小丫头!枉我平常买那么多好吃的给你,真是白疼你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好爸爸是因为什么躺在这里的?这个混蛋,拿你的学费跟那群狐朋狗友去夜总会玩,酒喝高了引发的脑梗!这才变成了这半死不活的模样!这种爸爸你要了干嘛?”

宋晓天不禁被气乐了。

“我不管!他是我爸爸!你们谁都不能欺负他!”

可可倔强的昂起了小脸蛋。

没人注意到,可可身后病床上,刘瑾瑞的一张脸红了个通透。

“宛瑜!我觉得晓天说的有道理!这钱我觉得我们不能借给你!现在刘瑾瑞他就是个无底洞,你一个人拖着女儿,还要来照顾他的吃喝拉撒!而且医院可不是免费住的!退一万步说,就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货,就算醒了,又能怎样?继续祸害你们母女?”

一直默不作声的宋万达忍不住开口道。

“就是!爸妈,咱们走吧!这钱咱们不能借,就让医院停止心肺辅助和氧气供给,直接让他死球算了!省的再祸害我姐和我的宝贝侄女!”

宋晓天拉着宋万达夫妇二人,起身欲走!

“哇!妈妈,我要爸爸…”

可可年龄虽然小,但是也知道妈妈借的是爸爸救命钱。

宝贝女儿撕心裂肺的痛哭声直接撕碎了宋宛瑜的心!

“噗通!”

宋宛瑜直接就跪了下来。

宋万达夫妇不禁一愣。

“宛瑜!你这是干嘛呢?”

“姐!地上凉,你赶紧起来!”

宋晓天赶紧上前搀扶,却被宋宛瑜一把推开。

“爸!妈!我知道,瑾瑞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醒过来,我也知道,就算他醒过来,我过的或许也没那么幸福!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恳请你们帮我这一次!毕竟他是可可的爸爸!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哪怕含着泪,跪着也要走完!”

宋宛瑜双目噙泪,哽咽道。

“外公外婆!我求求你们了,帮帮我们吧!我想要爸爸…”

可可也跟着跪了过来。

而此时,病床上的刘瑾瑞再也装不下去!

虽然从掌控亿万资产的全能奇才穿越到了一个人渣身上,但是却拥有了这么一个善良贤惠的老婆和懂事可爱的女儿,那就必须好好呵护起来,否则就枉为男儿!

“老婆!可可!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女人!”

在宋万达夫妇和宋晓天惊愕的眼神之中,刘瑾瑞缓缓起身走到了宋宛瑜和可可身后,将二人拥入怀中。

“我靠!你居然醒了?这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在宋晓天骂骂咧咧的咒骂声中,几个医生护士冲了进来,给刘瑾瑞做了一系列检查,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身体完全康复,可以出院了!

在宋万达的冷哼、许春华的叹息,还有宋晓天赤果果的鄙夷眼神之中,刘瑾瑞带着老婆孩子准备回家。

一路上,宋宛瑜也是满眼复杂的看着刘瑾瑞,唯有小可可欢天喜地的挂在刘瑾瑞的脖子上,亲个不停。

“家里没吃的了,去买点面条吧!”

路过菜场,宋宛瑜走了进去,刘瑾瑞抱着小可可跟了进去。

望着宋宛瑜和菜贩子为了一毛两毛讨价还价的身影,刘瑾瑞心中不是滋味。

“好了!回家吧,今天妈妈给你做番茄青菜面好不好?”

“好耶好耶!可可最喜欢妈妈做的面了!”

母女二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而一旁的刘瑾瑞却是忍不住皱眉道:“怎么吃的这么素?连点荤腥都没有?可可正在长身体,起码要买点鸡蛋啥的呀!”

闻言,宋宛瑜不禁一愣,看了一眼刘瑾瑞,再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一块钱,那是她留着上班坐公交车的钱。

随后便咬了咬牙,冲着菜贩子开口道:“老板,给我来个鸡蛋!”

“怎么就买一个?”

一旁的刘瑾瑞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还不是都怪你!”

宋宛瑜接过了鸡蛋,狠狠地等了刘瑾瑞一眼。

“呃…这关我什么事?”

刘瑾瑞不禁一愣。

“爸爸,家里的钱都被你用完了,你快别说了,等等,妈妈又要生气了!”

怀中的小可可,赶紧凑到了刘瑾瑞耳边,轻声道。

“好吧!”

刘瑾瑞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一路无言,回到了家徒四壁,但是却被收拾的很干净的家中。

“我去做饭,可可赶紧去做作业吧!等等奖励你一个鸡蛋!”

宋宛瑜拎着菜,就往厨房间走了过去。

“妈妈!能不能把鸡蛋留给爸爸?”

小可可弱弱的问道。

“这个没良心的,没资格吃鸡蛋!”

宋宛瑜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拒绝了。

“可是爸爸病刚刚好,需要补身体,可可不想爸爸再一直睡觉了,可可害怕…哇…”

说着说着,小可可的眼泪又留了出来,很显然,在刘瑾瑞昏迷不醒的这三个月,他幼小的心灵,无时不刻在担惊受怕。

“可可乖!别哭了,你放心,爸爸以后不会一直睡觉了!今天就让爸爸来给你和妈妈做饭吧,我保证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吃到这个鸡蛋!”

刘瑾瑞心中满是疼惜,赶紧伸手擦拭可可脸上的泪水,随后起身接过了宋宛瑜手中的菜。

“你会做菜?”

宋宛瑜绣眉微皱,满眼疑惑的看着刘瑾瑞,怎么平时连面都懒得泡的人,居然想要做菜了?

“放心吧!老婆,我做菜的手艺可是一流的!”

刘瑾瑞自信一笑,开玩笑!自己虽然是魂穿,但是所有记忆力都完全保留了!全能奇才这个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区区做菜信手拈来的小事而已!

“他…转性了?”

宋宛瑜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刘瑾瑞的背影,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丝期许…


“可可!开饭喽!”

刘瑾瑞的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儿晚饭就上桌了。

“哇!好香哦!”

望着桌子上三碗清汤碧绿的青菜面和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番茄炒鸡蛋,小可可的小眼神都冒起了绿光。

“哈哈…那赶紧吃吧!现在这颗鸡蛋,我们一家三口不就都吃到了吗?”

刘瑾瑞大笑起来,夹了一块鸡蛋放进了小可可的碗中。

“哇!真的好好吃哦!爸爸,你可真厉害!”

小可可美美的嚼了两下,随后便也不住大吃起来。

而一旁的宋宛瑜却是呆呆地看着那一盘番茄炒蛋,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是刘瑾瑞炒的菜!

“老婆,你光傻看着干嘛?来,尝尝我的手艺!”

刘瑾瑞也夹了一块鸡蛋,送到了宋宛瑜碗中。

宋宛瑜没有说话,默默的将这块鸡蛋放进了嘴中。

刘瑾瑞的手艺没的说,毕竟是跟着米其林大厨学过的,咸淡适中,清香可口!

可是!

宋宛瑜却是从这一块的蛋中,尝出了酸甜苦辣的人生百态!

从恋爱到结婚,这么多年来,这是自己第一次吃到刘瑾瑞做的菜!

搜寻整个脑海,似乎也只有今天这一刻,有了一点儿家的味道!

嚼着嚼着,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宋宛瑜眼眶之中滑落到了碗中。

不是为别的,她是害怕!

怕眼前的这一幕只是水中花,镜中月!

怕这仅有的一丝丝幸福感消失!

怕自己再一次的失望!

她内心深处一万个愿意相信刘瑾瑞是真的转性变好了,可是脑海中刘瑾瑞欺骗自己的那一幕幕场景,又无时不刻的在提醒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就一个人渣,根本不能去相信!

若不是为了可可,自己根本不可能撑得到现在!

“妈妈!你怎么哭了?”

一旁的可可放下了碗筷,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呢?来,赶紧擦擦!”

刘瑾瑞说着递过去了一张纸巾。

“啪!”

宋宛瑜却是一把拍开了刘瑾瑞的手,抬起头,看向了刘瑾瑞,冷声道:“刘瑾瑞!你突然间对我们母女这么好,是不是又想着什么坏主意了?”

“呃…我对你们好,不是应该的嘛?你们可是我的老婆孩子呀!”

刘瑾瑞有些懵逼。

“哼!你哪一次干坏事之前不是给我打糖衣炮弹?刘瑾瑞,我告诉你,我不傻!”

宋宛瑜冷哼道。

“老婆!我以前的确不是个东西!但是我发誓!从现在开始,我绝对会变成一个疼老婆的好丈夫,爱孩子的好父亲!”

刘瑾瑞举起了右手认真的开口道。

“真的?”

宋宛瑜将信将疑,死死地盯着刘瑾瑞的脸庞,想要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一丝睨端。

然而,望着刘瑾瑞那认真的表情和诚挚的目光,宋宛瑜不自觉的开始渐渐卸下防备。

“妈妈!你就再相信爸爸一次吧!我相信爸爸这一次是真的会变好的!”

一旁的可可轻轻的摇晃着宋宛瑜的胳膊。

“好!刘瑾瑞,我再相信你最后一次!如果你还是狗改不了吃hi,那我们就真的完了!记住,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女儿的声音,将宋婉瑜的防备彻底软化。

“放心吧!老婆,我保证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刘瑾瑞走到了宋宛瑜身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

“一边去!别毛手毛脚的,吃饭!”

宋宛瑜瞪了刘瑾瑞一眼,眉宇间却露出了一丝放松。

或许,这一次,他是真的变好了吧?

吃完了饭,刘瑾瑞主动包揽了洗碗的活,而宋宛瑜则是带着可可先去洗漱了。

“难得有这么轻松的时刻啊!”

洗完了碗,刘瑾瑞搬了个凳子,来到了家中的破电视前,随手点开了新闻频道。

“炎国最为年轻的商业巨子刘瑾瑞先生追悼会,于今日下午三点,在国都五方山举行!同为炎国四大家族的李家,王家,赵家家主亲身带人前往祭奠…

据悉,刘瑾瑞先生是于七日前,私人飞机意外事故,机毁人亡!相关部门在现场发现了几只飞鸟的残骸,初步推断是有鸟类卷进了飞机引擎,从而导致刘瑾瑞先生意外身故…”

“狗屁意外!”

望着电视上那场面异常宏大的追悼会,刘瑾瑞不屑的撇了撇嘴!

别人不知道,可是他自己却是再清楚不过!

自己的飞机就是被对空导弹给打爆的!

这明显就是谋杀!

“可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暗害于我?”

刘瑾瑞眼中森芒闪烁。

刘家原本只是炎国的三流家族,后来在自己的带领下,异军突起,神挡杀神,佛挡灭佛!

不过短短十年时间,便已然跻身进炎国四大家族并且名列榜首,压的其他三大家族喘不过气来!

一路走来,自己动过太多人的蛋糕了,想杀自己的人怕是数不胜数!

不过,这又如何?

既然自己没死,那么那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刘瑾瑞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微笑!周身弥漫出骇人的杀气!

可是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复仇?

去联系自己之前的心腹?

开玩笑,自己现在只有一个名字和之前相同,外表声音,虹膜指纹,甚至DNA都是另外一个人的,自己以前的心腹,怎么可能相信现在的自己?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次遇害,绝对有家族内部的人帮忙,而且是十分亲近之人,不然自己的秘密行踪岂会暴露?

贸然接触,只会打草惊蛇,不仅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还会连累无辜的老婆孩子!

看来复仇之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开门声。

“爸爸!我们洗好了,你也快去洗澡澡吧!”

女儿可可一蹦一跳的跑过来,打断了刘瑾瑞的思绪。

“哈哈…好!”

望着可爱的小可可,再看看她身上打了好几个补丁的睡衣,刘瑾瑞心中不禁一疼!

复仇的事情可以缓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尽快过上好日子!

“热水烧好了,等等洗完澡,别忘了要泡个脚,你躺的太久了,医生让活活血。”

同样穿着旧睡衣的宋宛瑜,走过来,淡淡的开口道。

刘瑾瑞心中不禁一暖,自己以前拥有过的女人也不少,但是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还真没有过,这让刘瑾瑞忍不住偷亲了宋宛瑜一口。

宋宛瑜一把推开了刘瑾瑞心,脸蛋瞬间通红一片,一把抱起一旁偷乐的小可可,飞也似的逃进了房间。

“嘿嘿…”

刘瑾瑞舔了舔嘴唇,品味了一下余香,走进了浴室间。


走进了浴室间,刘瑾瑞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毛巾,脸盆,热水瓶都已经准备好了,甚至连牙膏都已经挤好了!

“如此细心体贴的好老婆,却是过着这么样清苦的生活,真是作孽啊!”

刘瑾瑞不禁感叹了一声,随即便开始洗漱。

同时,刘瑾瑞的脑海之中也开始飞快的运转起来。

该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赚钱改善娘俩的生活质量呢?

刘家没有了自己的带领,根本不可能是那些老奸巨猾老不死的对手!

整个炎国的上层势力肯定会重新洗牌,整个金融格局都会改变!股市必然会剧烈的动荡!

以那些老不死的贪性,必然会乘机进入股市大肆洗劫一把!毕竟炎国股市的韭菜是最好割的!

如果自己现在进入股市,绝对可以大赚一笔!不说发家致富,但是至少可以让这个家拿掉贫穷的帽子!

可是,现在家里拮据到连鸡蛋都只能买一个,自己去哪里搞本钱呢?

估计唯一值点钱的也就这套房子了,看来只能去和老婆商量一下,能不能先把房子给抵押了!

刘瑾瑞穿好衣服,走出了浴室,来到了房间门口,此时小可可已经睡熟了,宋宛瑜正在叠衣服。

“老婆!先别忙活了,我有点事儿想和你商量!”

“怎么了?”

宋宛瑜望着站在门口的刘瑾瑞,心中没来由的一紧,按照自己对刘瑾瑞之前的了解,每次来找自己商量事情,都没好事!

“那个…我们家的房产证在哪?我想把房子给抵押了…”

“轰......!”

刘瑾瑞后面说的话,宋宛瑜一句都没听见,此时的她,脑中一片空白!

果然!

狗是改不了吃hi的!

他突然间对我们母女这么好,的确是有阴谋的!

他只是想把房产证从自己这里骗出来!

然后把房子给卖了!!!

自己居然还对这种人心存希望?

宋宛瑜感觉自己那一颗布满裂痕的心,在此刻瞬间碎成了玻璃渣!

“这事明天再说吧,我累了,我真的好累…”

声音里没有怒火,没有嘶吼,只有冰冷,再没有一丝感情!

说完之后,宋宛瑜直接就关上房门落了锁!

黑暗中。

宋宛瑜无力的靠在床头,眼神空洞,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

良久之后,天边已然蒙蒙亮。

宋宛瑜看了看一旁依旧还在熟睡的小可可,又看了一眼房门方向,深深地吸一口气,起身找出了房产证…

“唔!舒爽,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了!”

刘瑾瑞伸了一个懒腰,从破沙发上坐了起来,刚准备洗漱,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空荡荡的家里格外的安静,老婆和孩子都不见了!

唯有客厅里两个大行李箱,分外的扎眼!

“这是什么情况?”

刘瑾瑞有些懵逼。

而此时大门被人打开,宋宛瑜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老婆!可可呢?这行李箱怎么回事?你们要去旅行嘛?”

看见宋宛瑜进来,刘瑾瑞赶紧迎了上去。

“刘瑾瑞!请收起你那伪善的面孔,我宋宛瑜以后再也不会被你骗了!”

“呃…我骗你什么了?”

“呵!你不就想着要把房子给卖了,然后继续花天酒地,潇潇洒洒嘛?可以!我成全你!

房子我已经卖了!钱我们一人一半,我会好好带可可,这里有四十万,你可以拿着它,去跟你那些狐朋狗友好好鬼混!

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们了!再见!”

宋宛瑜将自己手中的黑色塑料袋,直接丢给了刘瑾瑞,随后便拉起了两个行李箱,转身欲走!

“老婆,等等!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

刘瑾瑞一把抓住了宋宛瑜的手腕。

“呵!听你解释,然后再骗我把另外四十万给你?刘瑾瑞!你还是不是人?这四十万可是可可以后的教育基金和嫁妆!她可是你的亲女儿!你连她的钱都不放过吗?”

宋宛瑜毫无表情,声音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不不不…”

“不是的话,你就撒手,让我走!”

宋宛瑜没有任何犹豫,一把甩开了刘瑾瑞的手,大步向门口走去。

“老婆!你冷静一下好不好?要不这样,我把这钱还给你,我们把房子重新买回来,我自己想其他办法赚本金!”

刘瑾瑞急了,直接堵在了大门口!

“刘瑾瑞!别这样了,好不好?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你可怜可怜我好不好?我好累!我真的再也不想生活在你虚伪的谎言中了!

你知道吗?我们什么都没了!家没有了,你还想逼死我才甘心吗?”

宋宛瑜崩溃的嘶吼,随即掏出了一把水果刀,紧紧地抵在了自己那雪白的脖子上。

“老婆!你别冲动!我放你走,放你走,你小心!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们只是暂时分开,我绝对会让这个家好起来的!”

刘瑾瑞心疼的厉害,无奈的后退,让出了一条路。

“哈哈哈…房子都没了,哪里还有家啊…”

宋宛瑜回头看了一眼这曾经的家,决然的离开了。

只留下刘瑾瑞一个人呆站在门口良久。

“看来这具身体以前真的是没有任何信誉度可言的人!不过没事,老婆既然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刘瑾瑞紧了紧手中的塑料袋,开门离去…

到了苏城证券交易所,刘瑾瑞给自己开了账户,但是他却并没有急着买入股票,因为股票其实还有一种更加暴力刺激的玩法——加杠杆!

刘瑾瑞刚刚已经在网上找到了苏城一家实力比较雄厚的正规金融公司,给力投资公司,在那里刘瑾瑞可以让自己的本金翻十倍!

正当刘瑾瑞准备离开证券交易所的时候,却看见一位西装革履,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大步走了进来。

“宋晓天?”

刘瑾瑞不由一愣。

这正是自己老婆的弟弟,对了,他好像是股票操盘手!怪不得会在这里遇到他。

不过刘瑾瑞并不准备上前打招呼,毕竟这具身体之前太渣了,这个小舅子可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而且现在老婆孩子还搬出去了,要是问起来,难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天哥来了!”

看见了宋晓天进来,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一瞬间交易所内所有股民都涌了过去,众星捧月一般的把宋晓天给围了起来!

“天哥!您可来了,今天雪花科技还会涨嘛?”

“是啊!雪花科技能涨多少?”

有股民忍不住开口问道,神情之中隐隐有着激动之色。

“嘿嘿嘿…先别急,我就问大家这几天跟着我宋某人买股票,赚的怎么样啊?”

宋晓天并没有答话,而是笑眯眯的反问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