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战神赘婿

战神赘婿

江山奇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的王硕还是豪门阔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一场利益场上的陷害,以及有心之人的联手设计,王家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王硕作为唯一侥幸活下来的王家后人,他只能暂时远走国外。十年铁血磨砺,他脱胎换骨,从娇气的公子哥成为了多次历经生死的活阎王。这次回归故地,他手握天下权势而来,只为将十年前害过王家的人斩草除根!

主角:王硕,唐雪   更新:2022-07-16 00: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硕,唐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赘婿》,由网络作家“江山奇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的王硕还是豪门阔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一场利益场上的陷害,以及有心之人的联手设计,王家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王硕作为唯一侥幸活下来的王家后人,他只能暂时远走国外。十年铁血磨砺,他脱胎换骨,从娇气的公子哥成为了多次历经生死的活阎王。这次回归故地,他手握天下权势而来,只为将十年前害过王家的人斩草除根!

《战神赘婿》精彩片段

夏日,秦皇市上空。

一架巨大的豪华私人飞机内。

“查的怎么样了?”

豪华机舱内一个带着墨镜,坐姿挺拔的男子品着拉菲淡淡的问道。

“回禀战神查到了,十年前,舍身救你的是唐雪。”

“她为了救你,把你推到一边,自己虽然所幸没死,但脸上却被大车玻璃划一条大大的伤疤,在唐家唐雪这些年可谓是受尽委屈。”

“据秦皇市内部传来的消息,唐家遇到麻烦,准备把唐雪唐霜推出去和秦皇的别的豪门家族联谊度过难关,过不了几天唐家就要招上门女婿。”

旁边站着的一位面容冷傲的美女马上回答道。

此话一出,男子嘴角一上扬。

“此次正是我报恩的唯一机会。”

“赶快去查,唐家什么时候招女婿。”

旁边一个彪形大汉,疑惑的说道:“战神,您真的要隐退,回归秦皇市了吗?”

“可大元帅那边已经连夜下好几道急昭,只要您回去愿拜您为国家元帅。”

他叫刘东是王硕的贴身侍卫,膀上赫然是四颗金星,显然是准上将。

“与国我已没有任何遗憾,但如果我不回去对于她,我将亏欠一生。”

男子说罢,望向了机窗外。

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他叫王硕,是十年前王家不学无术的大少爷。

人人在背后都叫他废物。

在京城更强大的家族惨害下,王家惨遭变故。

一个家族五十多口人,都死于残害之中,更是亲眼目睹自己的双亲死于乱刀之下.....

对亏一名少女的营救,他在幸免与车祸。

那一夜,屹立秦皇市几十年的王家倒了,王家也就此覆灭。

王硕幸免于难后,幸亏师傅太乙真人的搭救,还教他通天的本事,不到一年的时间王硕便医术武术样样精通。

离开师傅以后,他又几经周转从军入伍。

王硕靠着通天的本事,不到半年变成了军中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统帅。

在执行军队的各种任务中,他的修为力更是有了直线上升。

在边疆一次执行任务时,无意间发现了当年杀害自己家族背后的蛛丝马迹。

现如今王硕回到秦皇市,是他报仇的唯一机会。

听说过几天唐家要招上门女婿,这也是他报恩的唯一机会......

飞机一落地,王硕便看到飞机机场外,街道俩侧外,队列整齐划一,一眼望去,足排出一条长龙。

这阵势引来不少围观群众,吃瓜群众都在议论这是秦皇市要来那位大佬,能有这个排面?

男子眉头一锁,面色陡然一沉。

“怎么回事?我回秦皇市的事,不是和你们说过不要张扬,要一切从简的吗?”

机舱内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十度。

连那位面容冷傲的美女,都俏脸煞白,也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

一旁的彪形大汉倒吸了一口气:“战神息怒,属下只是和张副市长说了您要回来,却没有想到能有这么大的阵仗。”

“胡闹!快叫让这些人赶紧散了。”

王硕本想自己低调一点回归,好找仇家报仇,让这些猪队友一闹,自己还怎么报仇?

“属下明白,这就让他们散了。”

一出飞机场,王硕就把彪形大汉和那个美女遣散了,让他们随便找个五星级酒店住下。

等候他的差遣。

自己打了一个出租车杨张而去。

俩个下属目送这王硕去了市中心的方向,才离开。

出租车驾驶到市中心。

王硕感叹秦皇的变化可真大.....

循着十年前的记忆他回到了王家。

王家以不再是当年的辉煌。

只有几个被封条封的破旧的别墅,这荒凉的别墅曾经继承了多少自己和父母家人的欢乐时光。

自己的双亲就是惨死在这个院子里的,好好的一个家就变成了这样,那时的他只有12岁。

爸妈我回来了,无论背后的仇家是京城的谁,实力有多么强大。

我一定给你们把仇报了,当然还有曾经在我们王家鼎盛的时巴结我们。

在我们王家衰落时恩将仇报,落井下石的秦皇李家,赵家,张家,胡家。

让子弹再飞一会。

我会让他们百倍偿还.....

秦皇烟大超市。

“妈算我求您了,不要再让我找什么男的,他们没一个正常的,我自己挺好的,这件事我想自己...”

女生神情紧张的打着电话。

“你闭嘴,我们幸幸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现在唐家资金有困难,你居然见死不救,你这白眼狼!”

“再说你也不看看自己都什么样了,能在秦皇富人圈里嫁出去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自己自己做主?”

超市的众人闻言望去,这是是一个一头披肩长发,遮住了她那半张瓜子脸的女子。

如果没有脸上那个疤痕这绝对算的上是秦皇城的极品!

她素颜朝天,衣着朴素,左脸有一道伤疤,右手拿着一大包蔬菜,后背还背着几个快递。

微微诺诺的生怕撞到超市的任何人。

这妥妥就是一个乡下佣人的模样,谁能想到她就是秦皇大名鼎鼎唐家的二小姐唐雪?


“妈,非要为了家族的利益来牺牲我的幸福吗?只要您这件事不逼我,在唐家我可以继续当牛做马。”

说完唐雪娇躯微微颤动,声泪俱下。

....

“你还有脸谈幸福?好好的一张脸现在搞成这样,十年前你的幸福就被你葬送了,现在我们唐家也因为你成为了秦皇的笑料。”

唐雪的母亲叫王瑛,在秦皇是有名的泼辣,一听果然名不虚传。

这也怪不得唐雪会唯唯诺诺的,这都是这些年在唐家的遭遇。

“那十年前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啊,我有,我有男朋友了。”

“就你那点小心思,谁会看上一个有疤痕的女子,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还不知道?还想糊弄老娘。“

”我给你找的都是秦皇一流家族的子弟,不会让你吃亏的,你还是要以咱们家族的大局为重。”

“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妈”

很明显唐雪说这句话在王瑛的面前气势要弱很多。

“没有,十年前怎么你就没被车撞死?你要是有你姐姐唐霜一半的聪明就好了。”

王瑛的话无容置疑,说完那边便想起了嘟嘟声

“唐雪你出去买个菜这么久?我的快递拿了吗?5点之前把饭做好,要不你明天就给我搬出去,不然别怪我不讲姐妹情谊,直接把你赶出唐家。”

唐家别墅,充斥着火药的味道。

“在路上接到了咱妈的电话这才回来晚了。”

唐雪唯唯诺诺答道。

“少拿咱妈说事,是不和那个小哥哥出去幽会偷情去了,这才回来晚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姐姐可以理解的。”

面对女子毫无忌惮的嘲讽嬉笑唐雪弱弱的答了一句:“没有。”

在唐家唐雪的地位还不如佣人李姨。

“二小姐你去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天了这些活就交给我来做吧。”

“我是说话不好使,还是你听不懂我说话,就让唐雪来做。”

以前的唐雪肤白貌美,是唐家的掌上明珠,更是独得王瑛和唐天的宠爱。

虽说唐霜也很性感但还是比唐雪差太多太多,唐霜不免妒忌生恨。

现在正好她俩在唐家的地位换。

“我就是唐雪的未婚夫,以后我不管是谁我都不容许你们再欺负唐雪。”

王硕听完派在暗中观察保护唐雪的刘东汇报,直接大喝一声将红木茶几拍的粉碎。

“战神,这件事直接交给我去做,我现在直接让唐霜和王瑛去死。”

刘东尊敬道。

“不用,这些事还得我自己去解决。”

因为这些都是因为他而起的,王硕不禁长叹一声一脸同情的表情,这些年唐雪在唐家遭受的非人的虐待,真是自己无法想象的。

自己真是欠唐雪大太多了。

秦皇大酒店,37楼宴会大厅,里面富丽堂皇。

“今天秦皇市来的都是由头有脸的人,你把马桶刷完,最好好好打扮一下,把你脸上的伤疤盖住,不要再给我丢人。”

自从十年前那场意外使她脸上有了道伤疤,她就成了秦皇的笑话。

在唐家更是唐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看咱们唐家这些年生意不顺利,都是这个唐雪给克的。“

“妈今天来招亲的人可真不少啊,你说光让我那个脸上带有伤疤的妹妹自己来招婿,会不会有这么多人?。“

说话的事是唐霜。

身高一米七的她,今天下半身套了一个黑色丝袜,上半身穿的是职业裹胸装,将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现的一览无余。

尤其是那条修长若隐若现的大腿,足以让每个男人为之疯狂。

这身衣服可是唐霜今天特意挑的,为的就是再结识几个权贵子弟。

唐霜没少靠着自己的身材来交换各种资源,这些在秦皇城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那肯定是没有这么多人啊!我们唐家以后的发展还要靠你霜儿。”

王瑛满脸殷勤,对唐雪和唐霜完全是俩个截然不同的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唐雪不是她亲生的。

“霜儿,你今天可真漂亮。”

说话的是李家的二少爷。

他一身范思哲西服,左手腕带了一块卡地亚手表,脚底一个海外鳄鱼皮定制的皮鞋,光这一身就是普通人奋斗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

“是吗李少,人家觉的也很漂亮,可惜真正懂得欣赏的真是太少了。”

说完还故意的往李剑的怀里靠了靠。

李剑恶狠狠的在唐雪胸口口的俩个大白兔上恶狠狠的捏了一把。

并凑到唐霜的耳边淫笑道:“晚上来遇见酒店,正好我这有笔生意要和你谈。”

“你真是坏死了,不过人家好爱。”

唐霜突然在大厅广众之下让李剑这么一弄,绯红这脸喘息道。

“先生你有没有邀请函?”

“什么邀请函?”

他和唐家家主唐天打过招呼,唐天说像他直接来就好。

“对不起先生,没有邀请函是不能进的。”

接待人员见王硕的那一身穿着也不像是能参加这么大规格的人,一听没有邀请函。

直接下逐客令道。


“是唐家家主邀请我的。”

“呵呵,这简直就是就是天大的笑话,就你这身地摊货也就几百块钱吧,还敢说是唐家家主邀请你的?”

大厅的接待人员满脸不屑。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请你的人呢?来啊保安,把这个骗子给我轰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他。”

说着几个保安就要把王硕轰出去。

“怎么了,谁这么大胆子敢在这闹事。”

王瑛闻讯而来。

“王姐这个人没有邀请函还要往里闯。”

接待大厅的人一看撑腰的人来,马上说道。

“我是王硕。”

“王硕?十年前的车祸你没死啊?你来干嘛”

王瑛一听是王硕语气更加不好,冷声道。

“我是来娶唐雪的。”

“你是觉得十年前害他害的不够惨吗?再说你还以为你是王家十年前那个公子哥呢!你现在就是一个孤儿怎么配的上我家雪儿。”

说完保安就团团把王硕围住,王硕的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再敢多说一句,我让你们都死。”

刘东不知从哪冒出来,直接掏出冰冷的枪道。

刘东话音落下,在场的人都脸色惨白,她王瑛被这极强的气势震住了。

”退下刘东。“

王硕冷声道。

“你,你,反正没有邀请函,和家主唐龙的口头邀约你是不能进的,你该不会是在等家主的邀约把。”

王瑛被王硕吓到,直接搬出家主。

看王硕这一身行头怎么也不想是能让唐家家主邀约的人。

这个唐龙人呢?怎么还不来迎接我,在不来接我,我就冲进去把唐雪抢出来王硕暗想。

“那位是王硕?家主唐龙有事耽搁了还没来,让我带您进去。”

说话的是从电梯急匆匆跑下来的唐龙秘书马浩。

“我没听错吧家主尽然让他进去,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没有,家主特意安排说是他暂时来不了,让王硕前进去上坐。”

秘书肯定的答道。

“你小子给我家家主灌了什么迷魂汤,说吧你进来想干什么。”

见是唐家家主的命令,王瑛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也不敢造次,也只好让王硕进去。

“我是来娶唐雪的。”

“你还以为你们王家是十年前的王家吗?我家唐雪虽说脸上有道疤,但凭我们唐家的实力,入赘的人不是没有。再说你就是一个孤儿,有什么资格得到唐雪。”

“别这么说妈,一会看看,要是唐雪实在没人要我们应该考虑把唐雪白送给他。”

唐霜补充道,众人一听皆是一笑。

听王瑛和唐霜这么说,李剑也特别嫌弃的看了王硕一眼

“唐雪?就是你那个脸上有道疤痕的妹妹,能吓死个人,白让我睡我都不睡,这个傻子还要抢。”

李剑身为秦皇李家公子,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玩女人确实是常有的事,前不久还强行将几个大学生拉进了宾馆,给那个了。

啪啪...

还没等李剑脸上的淫笑消失,王硕就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俩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李剑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这俩巴掌直接把李剑的俩个牙门牙打掉,嘴角鲜血直流。

“你他么知道我是谁吗?在秦皇都没有人敢和我大声说话,你居然敢打我?信不信我不让你活着离开这。”

“我当然知道你不就是秦皇市十年前王家的小跟班李家的小少爷,别人我兴许还不会下手这么重。”

王硕打趣的说道。

李剑挨了打,在秦皇他那受过这份委屈。

直接暴跳如雷,用手指着王硕道。

“知道我,你还敢这么对我?”

闻声望去,众人都是一惊,王硕居然打了李剑!

唐雪听到声音也跑了出来。

要知道李剑背后的李家虽在在秦皇不算一流。

在王家不在这十年,李家秦皇这十年的发展,资产也有个几千万但能排个三流,尤其是李家家主还有一个去少林市修行的武者。

就这样被不起眼的王硕打了?

王硕顺手一掰,只听咔嚓一声,直接把李健的手指掰断。

“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你他么有本事倒是现在打我啊。”

王硕冷冷说道,一笑置之。

看着王硕犀利的眼神李剑怕了,说实话在秦皇他还没怕过谁,但王硕绝对这回能算一个了。

是刚才那一切都太突然了,也或许是手指的剧痛。

但更多的是王硕给他的杀意的感觉。

这也难怪这可是王硕在边境积累了几十条人命换来的。

他真相信王硕现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自己。

“你们三还看着干什么,踏马的谁今天给我卸王硕一条腿,我给他一百万!”

李剑强忍着自己手指的剧痛,冲着身后那三个打手怒吼道。

“今天是我们唐家重要的日子,王先生是我请来的贵宾,李少这么做恐怕不太好吧。”

说话的是一个老者,全身是一身中山套装,下身一个黑色布鞋整个人很是干练。

贵宾?唐家人又是一惊,能让唐龙称为贵宾的人有几个在秦皇城?

不是家主记错了,就是这个王硕有滔天的本事。

一定是家主老糊涂了才会对王硕这么尊敬,王瑛心里暗想。

“家主好,”一群人都尊敬道。

“什么家主,我告诉你平时我还可以让着你们唐家点儿,今天你们都罪我都得死,你们怪不着我,要怪就怪这个叫王硕的。”

“还不动手,你们是不是想让我回去告诉北门,让北门把你们都弄死?”

李剑背后那三个男的都是凶神恶煞,看样子就是专业的打手,尤其是中间的的一个,状如牛。

听李剑这么说,俩个打手连忙恶狠狠向王硕冲了上去。

“敢打我们李少,我们今天让你横着离开这。”

挥起沙包大的拳头,向王硕面部和腹部砸来。

只见王硕轻轻一躲,就从二人的缝隙钻过,顺势将二人的头向对方的那边一甩。

“啊,啊!我的头好痛。”

二人捂着头,眼睛里全是金星,晕晕乎乎的说道。

“你们俩个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

“呦呵!看样子是个练家子,在下李虎师承北门,向阁下讨教几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