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闪婚老公马甲无数

闪婚老公马甲无数

墨子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缓解催婚这件事,温时简随便找了个包工头闪婚。可得知她结婚消息的同事都开始嘲笑她,说她老公是个搬砖的。不仅如此,就连家里那些恼人的亲戚也开始散播她谣言,说她嫁给了一个破落户。可当温时简发现老公傅克韫的大佬身份时,她发现这男人从始至终都在扮猪吃老虎!

主角:温时简,傅克韫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时简,傅克韫的女频言情小说《闪婚老公马甲无数》,由网络作家“墨子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缓解催婚这件事,温时简随便找了个包工头闪婚。可得知她结婚消息的同事都开始嘲笑她,说她老公是个搬砖的。不仅如此,就连家里那些恼人的亲戚也开始散播她谣言,说她嫁给了一个破落户。可当温时简发现老公傅克韫的大佬身份时,她发现这男人从始至终都在扮猪吃老虎!

《闪婚老公马甲无数》精彩片段

办公室里,温时简还在整理着前两天刚接的一个离婚案,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突的响起,瞥一眼手机,那屏幕上闪烁着的‘母上大人’着四个字让她不禁长叹一声。

“哎......”

任由着手机铃了许久,终于在它挂断之前伸手把电话接起。

“喂,妈,你找我啊。”

“温时简你干嘛呢,每次电话都得响半天才接。”电话那边季萧红语气很是不满。

那哪能说实话,温时简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没有我开会呢。”要死让季女士知道她故意想不接,回去她还能不削了她。

季萧红也不跟她废话,隔着手机直接说道,“晚上六点半,财富广场那边的‘遇见巴黎’咖啡厅,我给你约好了,男方是国企的一个科长,孙海洋,三十五岁,大你七岁也不算很多,懂得疼人,有房有车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另外身高一米七二,不高但是没有关系,你升高够,以后孩子的话身高矮不到哪里去,晚上你过去跟你吃个饭,先好好了解下。”

“我的母亲大人,我真不着急结婚,你这一个星期都给我安排三场了!”时简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额头,语气里尽是无奈。

“阿简!”季萧红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逼得有点急,但是她也没办法呀,“你说你不急,你都二十八了,按生育最佳时间你这都算晚婚晚育了,今年结婚明年生孩子你都算高龄产妇了,再说了,妈老了,马上都要六十了,你说你不急,可我急呀,我还想趁自己没糊涂还带得动你结婚生孩子后,帮你们带带孩子,你要是再拖下去,我可——”

“妈,你不前两年刚五十吗,四舍五入也不是这么算的吧......”

“你少给我打岔,今天你必须去,是你张阿姨给介绍了,说是她戚,人品家世都清楚,条件很不错,你去吃个饭,合适的话就先处着。”季萧红语气很强硬。

温时简很无力却又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好好好,我去,六点半是吗,我准时到。”

听她答应,季女士总算满意了,不过挂电话前还不忘叮嘱她下班后去洗手间好好补个妆,给人留个好印象。

温时简应付着答应,挂了电话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再看桌上的离婚案资料,她实在想不通现在这么高的离婚率,非得结这个婚干嘛,一个人不也挺好的嘛。

闭着眼眼睛靠在椅背上,准备放空一下自己,还没有两分钟,桌上的电话就又想起来了,这次是她的好基友兼大学同学孙孔雀。

“闹钟,晚上一起吃饭吧,今天姐姐我请客。”

光是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这货今天心情很是不错。

时简好笑的揶揄道,“鸟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那么扣居然愿意请客?”认识十年,这只鸟主动请客的次数加起来一只手都不用。

“姐姐我今天脱单了。”孔雀隔着手机说得一脸得意,“有人替我买单。”

时简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你什么时候去相亲的?”这段时间她忙她也忙,两人倒是有时间没一起出来聚过了。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啊,姐姐我这么美需要相亲吗。”

时简汗颜,不过想想也是,孔雀小气归小气,长得是真漂亮,黑长直的头发不说话的时候绝对是古典美人,追她的人一直不少,不过性格的话多少沾点假小子,所以很多人追着追着没当成情侣,最后都成了兄弟......

“吃饭的话就先欠着吧,今天晚上我妈又给我安排相亲了。”

闻言,电话那边的孔雀倒是安静了会儿,然后略严肃的问道,“阿简,你看了也不少了,就都没有合适的?”

“嗯哼。”时简百无聊赖的转着笔。

“你该不会还想着陆淮北那个渣男吧?”孔雀那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

温时简的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一般,否认道,“胡说什么呢,他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

“最好是这样。”孔雀没有戳破她。

“不跟你说了,我有电话进来。”温时简有些慌乱的挂了电话,胸口闷闷的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

拿过文件想要转移注意力,可上面的文字却变成了那天的画面,陆淮北慌乱的眼神跟顾小艺挑衅似得微笑还有他们赤裸着的身体,每一幕都让她觉得恶心胸闷。

“啪——”

将文件阖上放到一旁,温时简仰头颓然的靠在椅背上。

六点二十,温时简准时出现在‘遇见巴黎’咖啡厅门口,可能是职业习惯,她向来不喜欢迟到,即使是对于相亲这件事情再不情愿,但是既然来了,她也会认真对待,可能潜意识里,她也想摆脱现状,渴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没有忘记季女士对自己的叮嘱,进咖啡厅先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稍微补了补妆容,然后这才朝约定的位置过去。

转角的时候时简没有注意,正好撞上了迎面过来的人,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

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黑骏的眼,“抱歉,我没有注意。”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没事。”然后越过她直接走开。

时简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那里见过。

到的时候位置上已经坐了人,平头带着眼镜,脸颊削廋,看着有些显老,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倒是有股书卷气,见时简过来,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礼貌的朝时简点头,“温小姐吗,我是孙海洋。”

时简微笑朝他点头,“温时简。”然后在他对面落座。

服务员适时上来递过菜单,这家咖啡厅没有供简餐,只有饮品和笑蛋糕,时简已经很久不吃蛋糕了,所以就只叫了一杯拿铁。

孙海洋看了许久,最后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清水。

待服务员走后,孙海洋率先问道,“温小姐对我有了解吗?”

“一点点,不是很了解。”时简据实回答。

“我今年三十五岁,目前的话在江城福海工作,今年刚升正科。”孙海洋边说着话,边从自己的包里将一袋瓜子拿出来,就这样倒在桌面上。


时简略有些傻眼,看看桌上的瓜子,再看看孙海洋,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当时简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服务员端来了咖啡和清水,看了眼满桌子的瓜子,也是相当意外,不过到底是培训过,没有多说什么,将咖啡和水放下,带着笑意退开。

似乎是看出了时简的尴尬,孙海洋清客了一声解释说道,“咖啡厅一个干果拼盘都要小百元,我这个买过来才三块五,性价比比较高。”

时简干笑的点头,她还能说啥。

孙海洋抓了一把嗑起来,还不忘热情的跟时简说,“你也吃啊,奶油味的。”

时简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没有伸手去拿那瓜子。

“我听介绍人说温小姐是名律师?”

温时简点头,“对,我大学学法律专业,目前在‘精诚律所’。”。

孙海洋点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律师算是相亲市场上热门职业,温小姐这么优秀,怎么会来相亲。”

“年纪大了,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说着话,温时简又喝了口咖啡,晚饭没吃,这会儿她还真有些饿了。

“二十八岁确实有点大了。”孙海洋赞同的点头,又喝了口水时简说道,“其实我这个人对妻子的要求也不高的,工作的话稳定体面就行,赚多少都无所谓,不过婚后的话我希望是跟父母一起住,我是山里出来的孩子,父母培养我这么多年不容易,现在我有能力了,我是一定要接他们过来让他们享福的,另外离婚后我们两个人的工资我希望能够交给我母亲统一保管,毕竟她以前在我们村里是做会计的,这样也以便于统筹利用。”

时简听着有些傻眼,在季萧红女士的不断努力下,她这两年没少相亲,但是这么极品能说出这些话来的倒是第一次遇到。

“另外早些年我母亲的腰受过伤,基本做不了什么重活,所以婚后家务的话我希望你能全都包揽过去,不过也没什么,无非即使打扫卫生和做饭,这些都很简单,我想是个女人都能做,另外有孩子了之后我希望你能专心带孩子,我不是一个古板的人,现在都提倡科学喂养,我妈他们没认识几个字,科学喂养对于他们来说有些不现实,所以肯定要你主力,我想你应该没有问题吧,毕竟只是养个孩子,还是很简单的,另外我还......”

时简听着有些不舒服,含蓄打断,“孙先生怕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吧。”

“我觉得大男子主义并不是一个贬义词,中华上下五千年,自古以来都是以男人为天。”孙海洋夸夸其谈,并不觉得自己的观点有什么问题。

时简已经不想继续谈下去,拿过手机在桌子底下给孔雀发了求救微信。

没过多久,孔雀上道的打来电话,时简挂了电话借口律所有急事得走,孙海洋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还是点头叫来了服务员。

时简拿了包准备要走,还没站起来的时候突然看见他起身拿过她面前还没有喝完的咖啡,当着她的面一口喝了下去。

时简没有见过这样的,当场差点石化,买单的服务员正好过来,微笑看着他们说一共二十五元,询问是支付宝还是微信。

孙海洋当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咖啡券,递过去给服务员说道,“这个还能用吧。”

服务员纵使经过系统的专业培训,还是被孙海洋的这波操作给震惊到,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接过他手中的咖啡券,只是这个时候再看他的眼神,已经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了。

时简没有想到电视和小说里的极品男真的会在现实中被自己遇到,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切皆源于生活。

回到家的时候季萧红正在看电视,茶几上还放着一包奶香味的瓜子,见她回来,忙放下手中的瓜子笑盈盈的起身,“怎么样,晚上见面聊得好吗?”

时简将手中的包放到一旁,边换鞋边说道,“不怎么样,我跟他可能不合适。”

听到她这样说,季萧红的脸一下就挂了下来,“才见一面,怎么就知道不合适了,我听张阿姨说了,人家男生各方面都挺优秀的,工作也稳定,为人也孝顺。”

时简不想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只敷衍说道,“妈,我知道他挺优秀也挺孝顺,但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真不合适。”

“人好就行,阿简我跟你说,找对象我们最重要的还是看人,什么金钱外貌之类的都不重要,只有人品好才是最重要的,这点你得给我清楚。”

“我知道,但是妈我跟他真没什么共同话题,而且就算我觉得合适,人家也不一定看上我啊。”时简这样解释,确实,相亲本来就是双方的意愿,光她觉得合适也没用啊,还得看对方怎么想。

“这点你别担心,你还没回来人家张阿姨就打电话给我了,说男方觉得很满意,说是愿意进一步发展相处,让我问问你这边的意思。”

时简傻眼,有些感慨现在国企的办事效率都这么高的吗,自己还没回到家就已经安排让人问信儿了。

时简有些急了,“妈妈,我跟他真不合适,他就是个妈宝男,他说结婚后让我跟他的工资全都上交给她妈妈拿着统筹管理,结婚后要跟父母一起住,但是家务全都要我做,说他妈养他这些年不容易,他接他父母过来是要享福的,还说以后有了孩子就让我别工作专职在家带孩子,他这那里是找老婆,分明是找保姆,而且还是免费的,最离谱的是你知道他多扣吗,相亲叫一杯咖啡,自带瓜子不说,走的时候居然还把我那没喝完的咖啡给端去喝了,而且结账拿的还是咖啡券!”

季萧红听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替人找补道,“那个,男孩子孝顺父母没什么挺好的,小气的话,小气的话说明他会过日子,懂得,懂得节俭,对节俭!”


闻言,时简怒了,冲着母亲喊道,“妈,我现在在家里就这么碍你眼是吗,是不是只要是个男的,愿意娶我我就得嫁!”

“是,只要是个男的愿意娶我就愿意让你嫁!”季萧红也是真的气急了,跟她对喊道,“不然你还想活在陆淮北的阴影里多久!”

时简的心一下被戳到了痛楚,整个人愣在了哪里,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颤一颤的。

季萧红也是心疼的,但是有些话她憋好几年了,不得不说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就为了那么一个男人,这些年来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你让我跟你爸看在眼里有多心疼,你做人怎么这么自私,你不能只为自己或者,你也得为我跟你爸想想,哪个做父母的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温时简我告诉你,人不能只生活在过去,你得往前看!”

骂是真的骂,但是季萧红是真的心疼女儿,当初她跟陆淮北分手,回来不吃不喝好几天,问她原因跟个闷葫芦似的愣是一个只都不说,后来还是孔雀跟他们说的,听到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差点没有拿着刀去把陆淮北给砍了,她当初伤得有多重她就有多心疼,前几年以为知道她被伤,他们也从来不催她,可是都六年了,她一直就这么单着,每天进出都是这么孤零零的,做父母的看了心里是真不好受,所以才想着法逼她去相亲,不想让她再在过去的那段感情里走不出来,她得要有自己的新生活!

“我没有活在过去,你给我介绍的相亲我都去了。”时简生硬的说着。

“你是去了,可你哪次看上了?”季萧红因为激动,胸口起伏的特别厉害,“你哪一次不是应付我,回来问你怎么样永远都是不合适,你都二十八了,这两年你还可以挑一挑,过两年就只能是别人挑你了,你说我急,你这样我能不急吗!”

时简咬着唇不说话,双手死死的攥着。

温木梁从外面开门进来,见她们母女俩这架势,差点没有转身重新出去,可转身又能去哪,这是他家,里面站着的这两个又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怎么了这是,气氛有点不对啊。”温爸爸带着笑意过去,试图缓和这会儿紧张的气氛。

温时简眼里含着泪,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过去。

“砰——”

重重的将门给关上。

季萧红气不打一处来,瞪着温爸爸迁怒道,“都怪你生的好闺女!”

“是是是,怪我怪我,都怪我。”温木梁搂着她朝沙发那边过去,根据他这么多年的经验,这个时候不管她说啥,顺着她的话主动承认就好。

房间里,温时简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床里,闷声哭着,有些伤口她以为愈合了,可是稍微一碰,就疼的厉害。

六年了,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将陆淮北放下,可以每次听到这个名字都能疼得她说不出话,她妈妈说的没错,这么多年她始终没有真正放下过,这些年相亲也并不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但是她始终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敲响,温爸爸站在外面问道,“简简,爸爸可以进来吗?”

时简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眼泪,还带着点哭腔,“我睡了。”

外面的温爸爸没有勉强,“那好吧,你休息吧。”

房间里面,时简抬头看着天花板,不让自己的眼泪再继续落下,妈妈说的没错,人不能一辈子都活在过去,她得往前看,哪怕不为自己,为了关心自己的父母和朋友。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季萧红已经弄好了早餐,见时简出来,脸色还有些难看,声音生硬的叫她吃饭,“过来吃早餐。”

“嗯。”时简应了一声,上前坐到桌边,今天妈妈煮的是蜜枣粥,小时候每次她哭过之后季女士总会给她做,甜甜的,吃完她就开心了。

舀起一勺放到嘴里,甜甜的滋味二十来年了始终没变,一口一口吃完,时简再抬头看着母亲说道,“妈,我会去跟孙海洋再接触接触。”

“接触什么,人家找的是保姆,又不是老婆。”季萧红没看她,语气也还略有些冲,“我已经打电话跟张阿姨回掉了。”

时简愣了一下,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说到底,母亲终归是爱自己的。

吃过早餐去律所的路上,时简接到了孙海洋的电话,说是想约她一起吃晚餐,时简原本想拒绝了,季女士说的没错,他找的不是老婆,而是保姆,还是免费那种,她就算是要开始新的生活,也没有必要把自己往一个火坑里跳。

时简到律所门口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停着的黑色奔驰,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阿简。”

转过身来,才发现陆淮北正站在那黑色奔驰车旁边,这会儿眼睛正盯着她看着,嘴角带着笑。

时简愣了一下,手不自觉的握紧,她没有想到还会遇到陆淮北。

看着眼前的陆淮北,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帅气,但是气质似乎变了许多,相比起当初在校园里时候的阳光青春,这个时候的他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陆淮北朝她过去,看着温时简,脸上的笑意很淡,轻声说道,“好久不见。”

时简这才回过神,但是却并没有要跟他打招呼的打算,转过身直接就要走。

见她要走,陆淮北连忙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阿简。”

“放手。”温时简皱眉,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陆淮北不放,抓着她的手说道,“阿简,我们谈谈吧。”

“我们没什么可谈的。”时简想要甩开他的手,却奈何抵不过他的力量,有些恼了,转头看着他说道,“陆淮北,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她眼中的狠厉让陆淮北放了手,眼睛始终没有从她的脸上转开,深邃的双眸看着她有些无奈也有些受伤,低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