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在心尖上生了根

在心尖上生了根

月亮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初次见面,鹿欢狼狈至极,在大雨中她仰望着矜贵又淡漠的男人,出于求生的本能,她死死的抓住傅臻这颗救命稻草。后来傅臻将她带回了家,也成功在她心尖上生了根。紧接着在男人的帮助下,鹿欢一举成名,却被对手恶意抹黑,隐藏多年的身世也随之曝光。

主角:鹿欢,傅臻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鹿欢,傅臻的女频言情小说《在心尖上生了根》,由网络作家“月亮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初次见面,鹿欢狼狈至极,在大雨中她仰望着矜贵又淡漠的男人,出于求生的本能,她死死的抓住傅臻这颗救命稻草。后来傅臻将她带回了家,也成功在她心尖上生了根。紧接着在男人的帮助下,鹿欢一举成名,却被对手恶意抹黑,隐藏多年的身世也随之曝光。

《在心尖上生了根》精彩片段

十一月末,西市暴雨倾盆。

当红女明星鹿欢遭遇私生追车,出了重大车祸。消息一经传出,迅速刷爆了各大平台。

一个小时前,这位年仅二十二岁的女明星刚拿到了白云奖最佳电视女演员的奖杯,成为白云奖开奖以来,最年轻的白云视后。

鹿欢这个名字,正值热度最高的时候,又紧接着被她出事的消息刷屏。

黑她拿奖有水分的黑粉立刻沸腾,直言这就是她黑幕白云奖遭到的报应。

一时间,与鹿欢相关的词条,实时广场上全是不堪入目的诅咒和辱骂。

当事人坐在病房里,摸了摸自己头上刚包扎好的纱布,觉得没劲透了。

她突然开口:“乔姐,不然我退圈吧。”

她什么都不想要了,反正她什么也留不住。

经纪人被今晚接二连三的意外搅得焦头烂额,闻言吓得声音都劈了个叉:“你说什么?!”

“鹿欢你——”她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

推门而入的男人眉目冷峻,五官轮廓利落分明,穿着剪裁精良的高定手工西装,身形修长挺拔。光是出现在门口,就让人感觉到压迫感十足。

他的目光落在鹿欢额头缠着的纱布上,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乔姐卡在嗓子眼里的“疯了”两个字被硬生生的噎了回去,语气恭敬的和男人打招呼:“傅总。”

傅臻瞥了她一眼,微微颔首,径直抬脚往病床边上走。

乔姐被他眼里的冷意吓得不敢多言,踌躇了一下,还是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鹿欢神色并没有比傅臻好到哪里去。

她坐在病床上,扣着手指,语气淡淡:“你怎么来了?”

傅臻没答她这句话。

他冷着脸伸出手,想看看她的伤势:“我看看,还伤哪了?”

随着距离拉近,鹿欢敏锐的闻到了他身上除了被暴雨沾上的潮湿气息之外,还夹杂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蔷薇香调的香水味。

和她最喜欢的那款香水如初一辙的味道,但今天一整天,直到他推开病房这扇门之前,他们都没有见过面。

鹿欢下意识的躲开他的手,没让他碰到自己。

头部被撞伤的生理反应姗姗来迟,她开始觉得头晕,还觉得有点恶心反胃。

傅臻伸出的手落了空,脸色顿时一沉:“躲什么?”

鹿欢对他悬在半空的手掌视而不见,只回答上一个问题:“没有了。”

傅臻念着她刚受了委屈,收回手,没跟她计较,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的问她:“要回家还是住医院?”

鹿欢恍惚的回想着自己上台前看到的,傅臻要订婚的消息,在结合今晚出现在他身上的,熟悉又陌生的香水味,脑子里的猜测逐渐成形。

原来她这些年,都是沾了另一个人的光,才得以留在他身边的。

傅臻藏得还挺好的。至少在今天晚上之前,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他心上人不在身边时,用来聊以慰藉的替代品。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嗤笑,哑着声音说道:“回家,我哪有家可以回去啊?”

这声冷嘲太过突兀,傅臻一顿,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拧着眉问她:“鹿欢,你说什么?”

“我说...”鹿欢极力压下心头的酸涩,缓缓抬头,直视着他,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家。”

“麗璟别墅,从来就不是我家。”

傅臻的眸光陡然变得锐利,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里。

鹿欢无畏无惧的仰着头和他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傅臻,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傅臻没明白她这闹的是哪一出。

他一接到鹿欢出事的消息就立刻往医院赶,连还没结束的晚宴和外面的狂风暴雨都顾不上,沾了一身湿漉漉的潮气不说,还被甩了一张冷脸。

傅臻有点不耐烦:“闹什么?”

鹿欢很平静的说道:“我没有在闹脾气。”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从来不和你闹脾气,不是么?”

傅臻一怔。

他迅速的回想了一下,这三年里,鹿欢的的确确,从来没有和他闹过脾气。

她在他面前,总是乖巧又温顺,像是没有脾气一样。傅臻从来没有机会哄过她。

傅臻难得生出了点手足无措的感觉,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现在这个局面。

他不说话,鹿欢又慢慢的开口了:“傅臻,我很感激你三年前救下了我,还让我签了时屿。这些年我跟着你,受你庇佑,才能走到今天。”

“我知道说两清是我脸大了,但看在我也跟了你三年,还为时屿创了不少收益的份上,我们就好聚好散,行么?”

神他妈的好聚好散。

傅臻被她这银货两讫的说法气得额角青筋“突突”的跳。他彻底沉下脸,语气冰冷:“两清?鹿欢,你把自己、把我当成什么了?”

“这不重要了。”

鹿欢已经想通了,不管是做他一时心软捡回来豢养的小情人,还是当他心上人不在身边时的替代品,她本来也没有挑选的资格。

她当年走投无路,被傅臻收留,给她安身之所,给她有机会名利双收。

她的一切都是傅臻给的,她有什么资格生他的气?

只是事到如今,她既然得知了这个真相,再加上傅臻的心上人也回来了,他们已经在着手准备订婚甚至结婚了,为了避免以后难堪,她该主动离他们远远的。

她最知分寸,她从不逾矩。

傅臻冷冷的盯了她半晌,但在她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他的小姑娘如今是一个很优秀的演员了,她什么都藏得起来,根本不让他窥见。

沉默对峙了几分钟,傅臻突然嗤笑了一声:“鹿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拿了只破奖杯,翅膀就长硬了?”

他以为鹿欢是因为拿了奖,自觉羽翼丰满,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自己。

“你是不是没看今天晚上网上是怎么抨击你的?你忘了自己现在是为什么躺在医院里了?”

鹿欢神色一僵。

傅臻在气头上,没有注意到她在他的话落后,眼里已经摇摇欲坠的光碎了个彻底。

她声音点飘,语气苦涩的认同:“是啊,你说得对,这就是个破奖杯,没什么意思。”

这座白云奖奖杯是她今晚所有不如意的开端,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要。

 


傅臻意识到鹿欢是认真的要跟他分开。

他心一沉,又逼上前一步,抬手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自己,一字一句的警告:“鹿欢,把你刚刚说的话收回去,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过。”

鹿欢缓慢却坚定的摇头。

傅臻彻底被激怒。

但他还是不忍心对着鹿欢发火,眼眸黑沉沉的,压着戾气松了手。

他重新站直,嗓音发哑:“鹿欢,你可真是好样的!”

他如珠如宝的养了她三年,没想到就养出了这么一只小白眼狼。

鹿欢眼尾泛红,但还是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极力维持平静:“傅总,承蒙照拂,从今往后,祝你一切都好。”

傅臻失望至极。

他收起了所有外露的情绪,漠然的看着她:“鹿欢,你别后悔!”

鹿欢闭了闭眼:“我不后悔。”

傅臻扯了扯嘴角,再一次认识到这个小姑娘的心有多冷。

当年他哪怕捡回来的是一只小猫,养了这么多年,也该养出感情了。

鹿欢倒好,说要走就要走,连个理由都不给,一点都不留恋。

傅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嗤了一声,什么话都没再说,转身走了。

鹿欢心想,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预料之中的结果,鹿欢并没有太难接受。她只是很遗憾,最后分开的时候,他们闹得不太好看。

不管怎么说,傅臻都是她人生中,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该好好跟他道别的。

乔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病房里。

她沉默的在病床边上坐了半晌,才慢慢开口:“欢欢,你刚刚说想退圈,是因为傅总吗?”

鹿欢沉默。

她刚才生出退圈的念头,确实是有被傅臻要订婚的消息影响到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她又开始觉得迷茫了。

她很努力的去拍戏、拿奖,也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了,可她还是什么都留不住。

既如此,她努力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她不说话,乔姐就当她是默认了。

内娱当下正当红、商业价值最高、未来不可估量的女明星,主动和自己的金主闹掰了也就算了,居然还要为此放弃自己正在不断上升的事业。

乔姐简直要气疯了:“鹿欢你是不是在犯蠢?!”

她一激动,就不大能控制自己的音量:“先不说你跟了傅臻这么些年,从来不找他要资源这种事,你就自己回头看看,为了走到今天你这一路都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你现在准备拿自己用命去拼出来的事业,为你这段失败的、见不得光的感情陪葬吗?!你脑子被撞坏了?!”

鹿欢眼睛泛红,下意识要否认:“我不是...”

正在气头上的乔姐根本不听她的,自顾自的继续:“你没看到黑粉怎么骂你的?我现在给你转诉。”

“他们说你是花瓶,空有长相没有演技,靠黑幕才拿到了白云奖奖杯。他们说你德不配位,出车祸是遭到了报应。”

“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跟我说你想退圈?!”

“怎么?打算自己坐实心虚的谣言,把自己钉上演艺圈的耻辱柱,一辈子不能翻身,是不是?!”

本该是被鲜花和掌声拥戴的获奖之夜,却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

向来脾性温和的经纪人难得的说话一句比一句重。

她深深的看着坐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像是被吓到了的小姑娘,叹了口气,语气软了几分:“欢欢,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希望你记住,你走到今天,代表的已经不只是你自己一个人了。”

“你身后还有一整个团队,你要为他们负责。”

鹿欢一整个晚上都在浑浑噩噩,听到这句话,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一样,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即便没有傅臻,她也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孤立无援的小姑娘了。

她不能再像三年前那样,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放任自己堕入万劫不复去了。

“对不起,乔姐。”鹿欢垂着眼,很诚恳的道歉:“你就当我刚才在胡说吧,以后不会了。”

见她听得进去,乔姐的气也消了点。

是她一路陪着鹿欢从籍籍无名的十八线走到今天看似风光无限的顶级流量的,她是最清楚鹿欢付出了多少的人。

想着,她语重心长的告诉她:“我不知道你和傅总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鹿欢,为了一个男人,要放弃自己努力拼搏来的事业,是最愚蠢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并不两情相悦,甚至是已经分开了的男人。

鹿欢拉高被子,把自己盖住,声音飘忽:“知道了,我不会这么做的。”

过去种种就让它埋葬在这场暴雨里了。往后她走她的独木桥,他娶他的小青梅。

他们都回到各自原本的轨迹里,桥归桥路归路,她也不用再终日惶惶,患得患失。

半个月后。

鹿欢新戏杀青,再回到西市已经是岁末隆冬。

满城皑皑白雪,国际大都市的繁华景象也被遮盖了一二,不可避免的给人感觉到几分冷清。

鹿欢对西市没有什么归属感,对此并没有生出什么伤春悲秋的感慨。

她就像个过客一样,因为行程的安排才落地此处。等明日工作结束,又会马不停蹄的离开。

得益于娱乐圈新闻更新迭代的速度,半个月前闹得风风雨雨的白云奖视后的质疑声被公关后,又被新的新闻完全覆盖,再也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而车祸的事,也因为圈子的复杂性,鹿欢工作室发了条抵制私生的声明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鹿欢的工作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她的行程比拿奖之前还要密集。

她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连睡觉都要争分夺秒,再也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其他。

夜晚。

顶奢品牌HV中国区举办举办了一场私人答谢晚宴。鹿欢身为HV唯一一位全球首席代言人,盛装出席了这场活动。

“欢欢,好久不见!”HV中国区的负责人霄田一见到她,立刻上前亲昵的和她拥抱。

她注意到鹿欢换了款香水,还有点诧异的笑着问:“哇哦,今天怎么换香水了呀?你不是对荆棘蔷薇情有独钟么?”

“好久不见。”鹿欢先是和她寒暄,才又笑着解释:“想尝试一下,做一点小小的改变。”

霄田不疑有他,笑着认同:“非常棒的尝试。”

鹿欢笑笑。

寒暄过后,霄田稍稍侧过身,把她带过来的新朋友介绍给鹿欢认识:“欢欢,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

“YI珠宝新上任的首席设计师,黎筝小姐。”

 


鹿欢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怔。

为了营造所谓的高级感氛围感,今晚晚宴现场的灯光很昏暗。

鹿欢没有注意到霄田带了人一起过来,更没想到,她带来的人是黎筝。

傅臻的小青梅心上人,他的准未婚妻。

霄田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继续介绍:“黎小姐是我们HV的VVIP客户,老朋友了。她请求我帮忙,介绍你和她认识一下,我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她直言道:“YI珠宝最近正在找代言人。”

矜贵漂亮的千金小姐穿着一身白纱礼裙,落落大方的朝鹿欢伸出一只纤细白皙的手:“鹿小姐,你好,久仰大名。”

鹿欢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她没想过自己会和黎筝打照面,看到对方从容温柔的站在自己面前,她没由来的觉得有些心虚。

虽然她已经跟傅臻分开了。

鹿欢勉强扯了扯嘴角,也伸出手:“你好,黎小姐。”

黎筝许是很看好她,才第一次见,就诚意满满:“鹿小姐,我在国外的时候也会关注你,你演的电视剧、拍过的广告我都看过,我很喜欢你。”

鹿欢客气的道了声谢。

黎筝又笑着说:“说起来特别巧,我和你一样,对HV的荆棘蔷薇情有独钟。”

她本意是为了拉近和鹿欢之间的距离,却没想到,她说完这句话后,鹿欢彻底笑不出来了。

半个月前那个兵荒马乱的暴雨夜里,傅臻身上沾染的香水味和今天晚上黎筝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重合了起来,鹿欢心里的猜测又一次被证实。她站在黎筝面前,难堪得几乎抬不起头来。

她很庆幸会场昏暗的灯光,才不至于让她在黎筝面前更加失态。

黎筝果然毫无察觉。

她笑意宴宴的切入正题:“鹿小姐,我的来意刚刚霄总监提过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我想邀请你,成为YI珠宝的首位代言人。”她说:“不知道鹿小姐方不方便,我们另外约一个时间,单独聊一聊?”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鹿欢都不适合接下黎筝抛过来的这根橄榄枝。

但在社交场上,面对对方表现出来的善意和真诚,鹿欢也不好直接回绝她驳她的面子。

她想了想,说道:“我明天上午还有工作,下午就要飞南城了。不出意外的话,我近期都不会回西市....如果黎小姐方便的话,明天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之间,这个时间我们可以见一面。”

鹿欢并不打算和她拖太久,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牵扯和麻烦。

明天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回绝一个代言的邀请,也足够了。

黎筝原本都以为她要拒绝了,没想到峰回路转,连忙答应:“我都可以,按照你的时间来。”

她这么急迫的向鹿欢示好是有原因的。

黎筝才刚回国,年纪轻轻又顶着黎家大小姐的名头,空降公司就坐上了首席设计师的交椅。设计部甚至其他部门的人都不服她,觉得她屁大本事没有,只是占了有个好家世的便宜。

她迫切的需要作出一番成绩,让自己在公司里站稳脚跟。所以今晚她接受了HV的邀请,来参加晚宴,又让霄田从中牵线,主动向鹿欢示好。

据她了解,鹿欢是当下内娱商业价值最高的女明星。她的粉丝体量大、购买力强,如果能把鹿欢谈下来,让YI珠宝完全能凭借鹿欢的影响力,进一步打开更大的市场。

等她能作出成绩,公司里那些闲话能少一大半。

因此这一趟,黎筝对谈下鹿欢势在必得。

她笑着对鹿欢道:“那就说好了,我们明天中午见。”

鹿欢勉强扯了扯嘴角:“...明天见。”

晚宴结束,乔姐来接鹿欢离场。

她们只在西市逗留一晚上,懒得再来回奔波,就在酒店住下了。

和相熟的朋友道了别,乔姐跟鹿欢走入电梯。门一关上,乔姐就低声道:“欢欢,我看到傅总来了。”

鹿欢一顿,有点心烦的低声吐槽:“西市果然不能来。”

她回来不过半天,就又是黎筝又是傅臻的往她跟前耳后绕,阴魂不散,烦不胜烦。

她面无表情的说:“他未婚妻也在今晚的晚宴上,他来这里也很正常。”

提到傅臻的未婚妻,鹿欢更加疲惫的按了按眉心:“对了乔姐,YI珠宝的首席设计师向我发出邀请,为YI珠宝代言。我跟她约了明天中午见一面,到时候你陪我去一趟吧。”

金牌经纪人乔姐对YI珠宝前阵子新上任的首席设计师也有所耳闻。她略有几分迟疑的问鹿欢:“你怎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鹿欢闻言嗤笑了一声,漂亮的眼眸里全是满满的嘲讽:“还嫌不够难堪,上赶着去跟他们纠缠不休?”

话音刚落,她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尖锐了。

她还是被影响到了。

鹿欢懊恼的闭了闭眼:“抱歉,乔姐。”

乔姐自然不会怪她。她轻轻的拍了拍鹿欢的肩膀,安抚她的焦躁:“没事,我心里有数了,你放心。”

鹿欢用力的捏了捏手指骨节,用疼痛来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清醒。

她喃喃道:“以后如果没有必要,我还是少到西市来吧。”

酒店顶层的套房内。

傅臻刚结束一个线上的视频会议,侯在一旁的特助立刻上前汇报:“傅总,HV的晚宴散场了,鹿小姐已经回了房间。”

傅臻推开手边的笔记本,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半晌,他黑着脸放下手机,冷声问道:“鹿欢住几号房间?”

特助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有听到老板电话里隐约传出的被拉黑的提示音:“今晚参加HV晚宴的客人都住29楼,鹿小姐的房间号是2913。”

傅臻起身,带着一身煞气出门。

特助战战兢兢的跟在他身后。

电梯下行至二十九楼,门一开,正好碰上了从另一台电梯里出来的黎筝。

黎筝看到他在这里还很意外,惊喜的叫了一声:“傅臻哥!”

她快步走过去,眼睛亮亮的看着傅臻:“傅臻哥,你是来找我的么?”

傅臻拧眉:“我找你做什么?”

黎筝一愣

傅臻已经不耐烦的越过她,继续往前走。

黎筝从来没见过这么情绪外露的傅臻,连忙拦住了要跟上去的特助,问:“秦特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傅臻哥他这是...要去找谁啊?”

秦特助礼貌的笑笑:“不好意思黎小姐,这是傅总的私事,我不能告知您。”

能跟在傅臻身边这么多年的都是人精,黎筝也没指望真的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她就站在原地,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傅臻屈尊降贵,亲自来寻。

傅臻也没避着她,径直走到鹿欢的房间门外,抬手敲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