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心甘情愿喝下那毒药

心甘情愿喝下那毒药

漫漫余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心上人,沈杳宁肯牺牲自己的婚姻,嫁入定北侯府,为他谋取利益。或许是自己上辈子拯救了国家,这才能够梦到了未来的事……后来沈杳一一求证,果然自己眼瞎看上的心上人,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小人……后来沈杳只想着做好自己,守护着家人们平安顺遂。

主角:沈杳,燕翎昭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杳,燕翎昭的女频言情小说《心甘情愿喝下那毒药》,由网络作家“漫漫余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心上人,沈杳宁肯牺牲自己的婚姻,嫁入定北侯府,为他谋取利益。或许是自己上辈子拯救了国家,这才能够梦到了未来的事……后来沈杳一一求证,果然自己眼瞎看上的心上人,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小人……后来沈杳只想着做好自己,守护着家人们平安顺遂。

《心甘情愿喝下那毒药》精彩片段

“沈杳,太子殿下最喜欢你这双眼睛了,又黑又亮,比这新鲜剥出来的荔枝肉还要水嫩,就挖出来放予太子书案前,日日观赏吧。”

“什么?你还不甘心?呵,你不甘心什么?你太蠢了,蠢到看不出太子殿下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对你只有利用。”

“现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你就去死吧……”

记不清楚是第几次,沈杳眼前黑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依稀有两道身影,耳畔的女声又温柔又好听,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

沈杳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她拼命的想要叫喊,但是喉咙里却失了声一般,什么都喊不出来,很快,她就感觉到眼皮子一凉,紧跟着锥心刺骨的疼痛袭来,她疼的浑身都抽搐起来,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出来,流了满脸。

紧跟着更深的刺痛袭来,沈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大喊出声:“啊!”

耳畔顿时传来一道惊慌失措的喊声:“小姐,你怎么了?”

眼前黑暗尽去。

涌现出一大片的光明来。

沈杳大口大口的喘气,抬起头时看到满屋彩绸,喜字成双,入目尽是一片红。

而她自己,则是一身大红嫁衣,凤冠霞帔。

今日,是她的大婚之夜。

身为沈尚书嫡女,沈杳与当朝太子殿下李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太子数次承诺要娶她,可是结果,他却迎娶了周宰相之女,周婉为太子妃。

太子大婚前夜,找到了沈杳,告诉她仍然爱她,只是他非皇后嫡子,太子之位不稳,只有迎娶宰相之女,才能稳住地位。

“那我呢?”

沈杳记得她当时是这么哭着问的。

“杳杳,你得帮孤,定北侯府手握几十万兵权,拉拢住了他们,孤就再也不怕了,你愿意帮孤么?”

后来,她就嫁进了定北侯府。

成了京城人断言活不过三十岁的定北侯世子燕翎昭的夫人。

新婚之夜,刚拜完堂进了洞房,她就梦到了这可怕一幕。

沈杳从小就知道自己有异于常人的地方,那就是她的梦是带有预兆性的,她梦到的都是将会发生的事情。

而今夜的这个梦,她做了好几遍。

她也彻底明白,就如梦中那个身份不明的陌生女人所说,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根本就不爱自己,他只是利用自己……

沈杳发现自己后背的嫁衣已经湿透了。

只是她还来不及开口说话,新房的门就砰的一声从外头撞开了!

带进来一股凌冽的寒风。

沈杳抬头,就看到她的新郎官燕翎昭,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大踏步从外头走了进来,一直走到她面前,一张妖艳俊美的脸庞上满是爆戾。

“沈杳!你在做什么!谁让你把这些箱笼打开的!”

沈杳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婚房之中那些箱笼抽屉,所有的东西都摆的乱七八糟,像是被贼人掳掠了一番似的。

窗外一道闪电劈过,越发显得燕翎昭神情冰冷,身形消瘦。

他眼睛通红,呼吸有些不太正常。

“我——”

沈杳张口预解释,这时才想起来,这些箱笼抽屉的确是她打开的!

她,是在寻找定北侯府的护符。

这是太子给她下的命令。

沈杳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认定,虎符就在这间房中,可她就是迷迷糊糊的这么做了。

此时此刻,面对着定北侯府众人义愤填膺,虎视眈眈的目光,沈杳顿时浑身打了个冷战,她当即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你们误会了……”

“误会?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误会法。”

燕翎昭上前一步,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双手在袖子里紧握成拳,仿佛下一刻,沈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便会挥舞拳头砸死她。

沈杳飞快的想着应对之法。

她不能说出真相来。

焦急之中,眼睛瞥向那些被打开的箱笼,看见其中有半张白绫帕子一闪而过,沈杳当即走了过去,一把将其拿了起来。

却是四四方方一张雪白的帕子。

“我找这个。”沈杳道。

“你找这个?别骗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处心积虑嫁进来!是为了——”

燕翎昭话还没有说完,沈杳就打断了他,一双清澈如秋水的眼睛看着他,幽幽开口道:“新婚之夜,婚床上不都要铺元帕么?难道你们家不需要?”

说完,走回到婚床前,一把掀开那修绣着鸳鸯戏水的锦缎被子,露出了底下的床褥。

只见其上铺满了花生桂圆红枣。

但独独没有那张最该有的元帕。

看着沈杳手里的东西,所有人沉默了一瞬。

随后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新娘子这是着急洞房啊!燕世子,你可千万别让新娘子失望啊……”

燕翎昭顿时满脸通红,又气又急:“才不是这样!”

有人开玩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别紧张,洞房之夜嘛!笑一笑,别把新娘子给吓坏了。”

燕翎昭冷着一张脸,恨不得杀了沈杳。

这个女人别有用心!为什么没有人信!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众人哄笑着,三三两两的散去,侍女把房门关上也退了下去,很快婚房之内就只剩下沈杳与燕翎昭。

红烛迸发出火花,满地喜庆。

沈杳定定神,看向燕翎昭,温柔的道:“世子,夜深了,我们休息吧。”

上前伸手欲解他的衣衫。

 


燕翎昭就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当场跳起来往后退去,双目警惕的看着她道:“不用了!你自己睡吧!”

说完逃也似的打开房门奔了出去。

门口地上,飘着一块大红色绣鸳鸯的红盖头,燕翎昭一脚踩在上面,然后人奔了出去。

沈杳看着他狼狈奔逃的身影,忍不住对她的陪嫁丫鬟小圆道:“你看他的背影是不是很好看,像一只活力四射的大狍子……”

小圆:“……”

她红着眼眶:“小姐,要不是周小姐横插一脚,您怎会有今日如此之难堪!”

“也怪不了太子,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沈杳低头,面色平静道:“嫁进东宫,跟无数女子一起服侍太子,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倒不如在这侯府里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对了,定北侯府是不是有祖训,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

小圆愣愣的点点头。

“那就好。”

沈杳神情平静的起身,亲自动手把乱糟糟的房间整理了一下,随后便面色平静的去到婚床上趟了下来。

此时此刻,她眼中一片清明。

小圆看她这样,叹息一声,便去把烛火熄灭了,转身退了下去。

沈杳刚闭上眼睛没多久,便听到吱呀一声。

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沈杳缓缓睁开眼睛。

没有轻举妄动。

那人一步一步走到了床前,沈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味,那是燕翎昭身上独有的。

她不动声色,想看自己这位新婚夫君想干嘛。

结果,燕翎昭走到床前,一把捏住了她的脖颈,狠狠的,很用力。

沈杳:“……”

她不能呼吸了,脸也涨的通红,她不停的用手拍打燕翎昭,想要他松开手。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太子殿下的那些龌龊事情么?”燕翎昭一边捏着她的脖颈,一边恨恨道:“太子做主让你嫁进定北侯府,你们两个到底在密谋什么!说!”

沈杳不停摇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就是不能说话。

这一幕与之前那些噩梦何其相似。

都那么令人绝望。

沈杳不想死。

她也不想理会太子。

她只想好好的活着,就那么难么?

她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的力量,用尽浑身力气,推开了燕翎昭!

燕翎昭跌跌撞撞的向后跌坐在了黑暗之中!

然后整个人迸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在这寂静如水的夜里有些吓人。

“咳咳咳……”

他咳的惊天动地,半天也停不下来。

沈杳呆了一呆。

反应过来后,她立刻爬起身来,摸索着下床,找到烛台,双手颤抖的点亮了。

只见燕翎昭狼狈又不堪的跌坐在地上,脸色涨的通红,撕心裂肺的咳嗽着,痛苦无比。

但他一双眼睛,却是恶狠狠的瞪着沈杳。

“早就听说定北侯世子身体虚弱,多病缠身,既然这样,你还跑过来杀人,是连命都不要了么?”

沈杳叹息一口气。

认命般的走上前去。

燕翎昭虽然咳嗽个不停,但双目仍怨恨的瞪着她,沈杳蹲下来,双手粗暴的把他的衣襟给撕开了。

少年人的身子单薄,在这如水凉夜里微微颤抖。

燕翎昭的目光欲吃人。

“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恨是因为我挡了你迎娶心爱女人的路么?放心,不会很久的。”

沈杳一边说,一边手脚利索的伸手入怀,取出银针,飞快的替他施针。

燕翎昭渐渐感觉自己缓和过来了。

看着把银针收取走的女人,他的目光相当复杂。

沈杳若真的是太子的人,为何要救他?

还是说,这是新的计谋?

燕翎昭依旧双目警惕,就在他以为沈杳会趁机提什么条件,比如索要虎符之类的,结果沈杳只是打了个哈欠,一边走向床榻,一边道:“你还走不走?不走的话就去那边塌上躺着吧。”

他当然不走了。

事实上,燕翎昭刚刚就是被自己母亲等人责备的撵回来的。

他慢慢的从地上起来,只感觉到浑身上下晕晕乎乎,轻飘飘的。

但是喉咙间的那种不适已经尽去,呼吸也顺畅了。

考虑到大晚上的请大夫来,会弄的兴师动众,燕翎昭静静的站了片刻,然后走到靠窗的塌前,躺了下来,却毫无睡意。

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听到了沈杳轻微的鼾声。

这女人!

燕翎昭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

他带着一股复杂的心情,闭上眼睛。

后来就慢慢的睡着了。

……

燕翎昭睡着了以后,沈杳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她睡不着。

也不敢睡。

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太子深情款款的虚假面容,以及残忍暴戾,阴险毒辣的真面目。

望着黑漆漆的帐子顶,沈杳默默的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她绝对不会允许梦里面的事情发生!

绝对不会。

 


第二天,沈杳醒来时,屋子里早已经没有了燕翎昭的身影。

听着窗户外头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以及大红色帷幔上透出来的红光,沈杳愣怔片刻,随后便直接起了身。

“少夫人。”

小圆端着铜盆从外头走进来,身后跟着个身穿靛蓝色绸缎对襟袄子的嬷嬷,头发梳的溜光水滑,进门直接笑容满面的向沈杳请安。

随后几个丫鬟上前,开始整理床榻。

翻开锦被,看到床榻中央那张干净的元帕,周嬷嬷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口气,终究没有说什么,笑容满面的整理好床铺就退了出去。

沈杳打扮好,就去苍梧院给定北侯夫人请安。

出了院子门,迎面在那垂花门前的竹丛前,看到一道飒飒人影正在练剑,剑出如虹,招招凌厉。

沈杳忍不住驻足观望。

熟料才看片刻,身后就响起一道重重的咳嗽声。

沈杳回头,就看见燕翎昭黑着一张脸站在不远处,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瞪她做什么?

她也没做错什么呀。

旁边有丫鬟提醒道:“少夫人,世子一大早就起来了,特地在这边等您一起,去给太太请安呢。”

原来如此。

沈杳笑了笑,当即抬脚朝着燕翎昭走了过去,在经过那练剑男子时,她微微一颔首。

那人停下来练剑,一双狭长凤眸扫了她一眼。

等沈杳走到跟前,燕翎昭气急败坏:“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只要见了男人就要勾引是不是?你可知道他是谁?”

“不认识啊?不如世子告诉我,如何?”

沈杳笑眯眯的问。

燕翎昭冲着她冷冷一笑,拂袖就走。

沈杳一边跟上去,一边问:“他是府里的人,看样子年纪比你还大,是你大哥么?”

定北侯府有男子四十方才纳妾的规定,那位男子年纪比燕翎昭大,只可能是燕北侯的庶长子燕翎昆。

燕翎昆这个名字,在京城里也是如雷贯耳。

“打听的这么清楚!你想干什么!”

燕翎昭猛的回过头来,双目恶狠狠的瞪着沈杳,怒道:“我们燕家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

说完,气哼哼的往前去了。

沈杳伸手摸了摸鼻子。

燕翎昭是真的很讨厌她啊。

两个人一起到了前厅。

今日是新媳妇敬茶的日子,燕家上下齐聚一堂。

沈杳跟在燕翎昭身后进去时,厅上满满当当的都是人,令人眼花缭乱。

定北侯夫妇端坐上首。

定北侯年约四十多岁,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大眼,坐在他身侧的定北侯夫人则是典型的江南美女的长相,即便年过四十也依旧气质优雅,风韵独特,唇边挂着一抹笑容。

沈杳还没反应过来,手里面就被侍女塞了一杯热茶:“少夫人,您该敬茶了。”

沈杳定定神,走上前去,跪了下来。

“请侯爷喝茶——”

定北侯笑呵呵的伸手接了茶,一个红封递了过去。

紧跟着是定北侯夫人。

她也没有为难沈杳,接过茶之后就褪下手腕上一个水润十足的羊脂白玉镯,笑吟吟的给沈杳套在了手腕上。

“多谢侯爷,夫人。”

敬完了茶,紧跟着就是与众人见礼,定北侯府女眷众多,一一见完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其中给沈杳印象最深刻的是二房长媳秦氏,她从第一眼打量沈杳的目光就带着浓浓的妒忌。

敬完茶,之后便是一家人齐聚一堂用早膳。

沈杳注意看了一下,席间并没有发现那位在垂花门外练剑的那个男子,倒是秦氏的目光一直都有意无意的盯在她身上。

沈杳只当看不见。

吃过了早膳,沈杳跟在燕翎昭身后准备退下时,秦氏不阴不阳的开口了:“呦!这新媳妇真是片刻都离不得二哥呀!就不能陪婆母好好说说话么?”

沈杳不得不停下脚步。

然而定北侯夫人却笑着摆摆手,十分理解的道:“小夫妻刚成亲,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我却巴不得他们好好相处,尽早为燕家开枝散叶……”

燕翎昭脸色通红,逃也似的离开了。

定北侯夫人示意沈杳去追:“昭儿性子暴躁了一些,不过心很软,你去吧。”

“是。”

沈杳行礼告退。

庭院里面,燕翎昭早已经没影子了,沈杳问了下人,才得知,燕翎昭已经出府去了。

沈杳也不在意。

她回到两个人的锦瑟院。

刚进屋,就感觉到不对劲。

她的卧房里面,藏匿了一个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