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沉眠夏日

沉眠夏日

绿色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温眠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二人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性格却大相径庭。姐姐是父母眼中的心头宝,而她只是姐姐的影子而已。从小到大,她喜欢的东西全部被姐姐抢走,没想到那个女人丧心病狂,竟然连她喜欢的男人都要抢!温眠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她不配得到幸福吗?

主角:温眠,封淮   更新:2022-07-16 00: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眠,封淮 的女频言情小说《沉眠夏日》,由网络作家“绿色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眠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二人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性格却大相径庭。姐姐是父母眼中的心头宝,而她只是姐姐的影子而已。从小到大,她喜欢的东西全部被姐姐抢走,没想到那个女人丧心病狂,竟然连她喜欢的男人都要抢!温眠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她不配得到幸福吗?

《沉眠夏日》精彩片段

“这就是那个残废封家大少的房间?”

“没错,我记得就是这个房间号,3018,快把她弄进去!”

温眠醉得不省人事,被几个妆容精致的女孩架着,扔到酒店房间的大床上。

有人拍拍她的脸,充满恶意地说:“就你也配和婉婉姐姐抢东西?封家二少封淮,那是你能肖想的吗?”

“你配封大少那个残废还差不多!”

“这个夜晚,你就好好享受吧!”

几人悄然离去。

片刻后,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从走廊一端走来。

他五官深邃俊朗,神色散漫淡漠,英气的眉宇间流露出遮掩不住的醉意,步伐却依旧沉稳。

——封家二少,封淮。

“二少,到了。”

助理刷开3018的房门,恭敬地说道。

见男人神色间的醉意更明显了些,他询问道:“需要我叫个人过来照顾您吗?”

封淮没说话,只挥挥手,示意助理已经可以离开,然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

温眠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身上的不适,以及脑子里凌乱模糊的记忆,提醒着她昨晚发生过什么。

先是呆滞,接着慌乱,她猛然坐起来。

“嘶——”

身上的酸痛,让她差点又栽倒回去。

身边已经没有人,浴室里响着哗啦的水声。

看着地上的衣服,温眠如遭雷击。

不过是代替温婉来参加一次庆功宴而已……

昨晚她是被人故意灌醉,今天这绝对不是意外!

她咬牙切齿,深吸一口气,勉强镇定下来。

然后以一种极其僵硬别扭的姿势下了床,飞快穿好衣服,放轻脚步,狼狈地逃离了房间。

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她一点也不想看见他!

五分钟后,封淮从浴室里出来,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给特助林深打电话,“查一下,昨晚我房间里的女人是谁。”

没一会儿,林深回电,“是温家二小姐温婉,她是《太子妃》的女主演,昨晚在那里参加庆功宴。”

顿了顿,语气怪异地补充:“……同时,她也是您的妻子温眠小姐的姐姐。”

林深心情复杂。

他以为二少结婚当天就撇下新婚妻子出国、半年来一个电话不打、直接当人不存在,已经很过分了。

没想到还有更过分的。

温婉和温眠是双胞胎吧?

姐妹俩长那么像,二少都把人睡了,竟然还没认出来……

温眠这个名字,掀开了封淮遗忘半年的记忆。

他眉宇间落下一抹阴霾,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石破天惊的话:“让律师拟一份离婚协议,同时准备一些求婚需要的东西。”

林深一惊,“二少,您——”

“我让她当了半年的封家少夫人,已经仁至义尽了。”

“现在,我要娶温婉。”

落地窗前,封淮点燃了一支香烟,吞云吐雾间,他寒星般的眸子里一片淡漠,没有温度。

片刻后,却又多了一抹难得的柔情,“温婉腰上有个蝴蝶胎记,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林深一愣。

他知道他家二少一直在找一个人,找了很多年,没想到竟然就是温婉。

“我这就去办。”

……

温家。

“我听说那是封少的房间,就以为是封家大少封秦,谁知道封淮竟然回国了!”温家小女儿温柔咬牙切齿,“便宜温眠了!”

在她旁边,倚着个很美的女人,脸色病弱苍白,显然是身体不好。

而她那张脸,和温眠竟然有八九分相似!

——这就是温家二小姐,温婉。

姐妹俩正说话,林深上门了。

他捧着一个包装华美的礼盒,亲自送到温婉手中。

“二小姐,这是二少为你准备的礼物。”

“昨晚的事,二少说他会负责的,如果你愿意,他会娶你,只是离婚需要时间,需要你等一等。”

昨晚的事?

温婉心中一跳。

电光石火间,她陡然明白了什么,心头一阵激动。

“昨晚的确是我……”

她柔柔地开口,承认了。


御景园别墅区。

温眠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洗澡。

她已经洗了一个多小时,皮肤都搓得红了,心底的郁闷还是浓浓的笼罩着她。

她不是什么保守的人,不至于因为和人睡了一觉就要死要活,但她对爱情始终抱着一种浪漫的期待和幻想,第一次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她有些难过。

事情已经过去两天,还是放不下。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闪烁着两个大字——

老公。

她水汽氤氲的眼眸不可置信地亮起,霎时间,所有的心思都飞了。

这个人从来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号码都是她找奶奶要的,备注也是偷偷打的,她还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他的来电。

压抑着紧张,她按下接通键。

排练过许多遍的话还没说出口,男人冷漠的声音就从手机传了出来——

“我回来了。下楼,签一下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

四个大字重重砸进温眠的脑海。

回过神来,电话已经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挂断了。

头发还湿着,胡乱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温眠到了楼下。

装饰奢华的客厅里,男人身形伟岸,举止散漫,黑色衬衫束进皮带,单手抄在裤子口袋里,背对她站在明亮的窗前,修长的指间,是只剩半支的香烟。

听到动静,他回过身来,露出深刻俊朗的五官。

视线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

一身白裙,娇俏明媚,漂亮得像是刚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人。

心脏轻轻悸动了一下,这异样的感觉,让封淮拧了拧眉。

“签字吧。”他压下那奇怪的情绪,说道。

温眠看见了茶几上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她抿抿唇,鼓起勇气,看向半年没见、陌生至极的丈夫,“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她有些委屈,她等他半年,结果却等来一纸离婚协议。

封淮似乎有些不耐,将烟头按进烟灰缸里,直接了当道:“因为我要娶你姐姐。”

温眠蓦然抬头,难以置信。

她还想说什么,封淮却已经没了耐心,他捞起沙发上的外套,“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过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签好字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离开了。

温眠下意识追上去,听到他接起一个电话,提到了温婉的名字,语气都没了刚才的冷淡和不耐烦。

她紧紧抓着门框,半晌没能回过神来。

许久,深吸一口气,她迅速上楼,重新收拾好,然后回了温家。

进门的时候,温婉正抱着一条小京巴逗弄,侧脸温柔又娴雅。

她顿了顿,走过去,“姐,封淮说他要和你结婚,是真的吗?”

“眠眠你回来了?”温婉放下小狗,柔柔一笑,“阿淮和你谈离婚的事了吗?我说不用这么急的,但他好像觉得让我多等一天,都是委屈了我。”

温眠语气艰涩:“姐,他是我老公!”

“但阿淮不喜欢你。”温婉叹了口气,“你们结婚当天,他就丢下你远走国外,这半年来恐怕连一个电话都没和你打过吧?这样下去,你能幸福吗?”

“眠眠,离婚对你也好。”

她语重心长,像是在为妹妹着想。

“封二少来了!”佣人突然禀报说。

温婉当即站起来,开心地迎了出去。

“不是身体不好?还跑这么快,也不怕摔了。”

带着笑意的低沉嗓音,从门口传来。

温眠蓦地回头,看到男人扶住了温婉的胳膊,那副温柔细致的模样,和在她面前截然不同。

她神色怔怔,纤细的手指不自觉绞住了身侧的裙子布料。

封淮带着温婉一起走进来,看到她,唇边的笑意就那么消失了,眉心微拢,“你怎么在这里?”


温眠张了张嘴,还没说话,温婉就柔柔一笑,说道:“你突然提离婚的事,把眠眠吓到了,她过来问我是怎么回事。”

“离婚是我提的,你找婉婉做什么?”封淮不悦,“有什么事你找我说,不过我们之间应该也没什么能说的,我只需要你签好离婚协议。”

温婉轻叹,“眠眠,你先回去吧,这半年你都住在御景园,东西应该不少,趁现在有时间,去收拾一下,到时候我让管家去帮你拿回来。”

言语间,竟然是认为温眠很快就要和封淮离婚了。

不过也是,他离婚协议都给她准备好了。

“好,我回去了。”温眠勉强一笑,看了两人一眼,挺直了脊背转身离开。

御景园的别墅是两人的婚房,封家奶奶亲自给他们准备的。

只是结婚半年,封淮一共就踏进去两次,一次是结婚当天,一次是给她送离婚协议那天。

这半年一直是温眠孤零零一人住在那里,佣人都只是定期过去打扫。

走进空荡荡的别墅的时候,她觉得头有些晕,晚饭也没吃,就去睡了。

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被封淮的电话吵醒。

挂了电话下楼,他已经等在下面了。

“还没签?”

他看着还放在原位没动过的离婚协议,有些不高兴。

“……抱歉,我忘了。”

睡了一晚上,头更晕了,温眠忍着难受的感觉,走过去。

可她真的很难受,握着笔时,手竟然在发抖,没有力气。

“温眠,你在搞什么把戏?”封淮似乎认为她是装的,“写一个名字而已,有这么费力?今天这份离婚协议,你必须签!”

温眠:“我……”

“封淮!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严厉的指责,突然从门口传来。

一个富贵圆润的老太太,杵着拐,被人扶着,气愤不已地走进来。

“奶奶?您怎么来了?”封淮忙过去扶老太太。

封老太太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不要你扶,你个没良心的,你刚刚说什么?你要和眠眠离婚?!”

封淮霎时看向温眠,刚和缓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你通知奶奶过来的?”

怪不得一直拖延着不愿意签字,原来是打的这主意。

封淮讨厌心机深的女人,一时间对温眠更多了几分不喜。

“我没有。”温眠微弱地为自己辩解。

可男人根本不信。

“又不是眠眠告诉我的,你看她干什么?”封老太太瞪着孙子。

“眠眠有哪里不好,你为什么要和她离婚?!”

祖孙俩感情一向深厚,封淮对老太太说不了重话,以前老太太有什么要求,他向来百依百顺。

可是这次,他铁了心要离婚。

“奶奶,她没有哪里不好。”他敷衍地说,“但是我有喜欢的人,我不想因为一个没感觉的女人,耽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温眠手中的笔到底没拿稳,轻轻掉到纸上,滚到了茶几下。

……喜欢的人。

毋庸置疑,说的是温婉。

“我不许!”封老太太气得不行,“眠眠等你半年,受了半年的委屈,结果你一回来就要离婚?你对得起她吗?不许离!”

封淮却态度坚决。

“你、你要气死我啊!”

封老太太指着孙子,手指颤抖,突然眼皮一翻,栽倒下去。

“奶奶!”

温眠都惊得一下子站起来,她身体乏力,差点没站稳。

“叫医生!”

封淮面色沉凝,一把将老太太抱到沙发上,专门照顾老太太的吴婶急忙打电话叫私人医生。

一时间兵荒马乱。

温眠顾不得自己的难受,担忧地蹲到沙发边,守在老太太身旁。

这半年老太太对她跟亲孙女一样,看到对方出事,她心里难受极了。

医生很快过来了,喂了两颗药,老太太虚弱地醒了。

“奶奶,您怎么样?”封淮英气的眉宇间满是关切和担忧。

“你、你不许和眠眠离婚,不然你就是要气死我啊!”

封淮俊脸一僵。

一边的医生适时地提醒:“老夫人受不得刺激。”

老太太虚弱地抓住温眠的手,又拉过孙子的,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

她眼中闪动着泪花,伤心地说:“我年纪大了,说不定哪一天就走了,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不要辜负眠眠,好好对她。”

温眠感觉手背上那只大手手心暖热,却很僵硬,对方显然不愿意和她发生接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