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 > 女频言情 > 将军夫人又在虐渣

将军夫人又在虐渣

小周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原来爱一个人是可以伪装的!秦烟的一生挚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四王爷,起初她以为二人一定可以携手到白头,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秦烟最终被爱人与小妾联手害死,同时还连累了整个秦家。重生后,她回到了多年前,此时那个负心汉羽翼未丰,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主角:秦烟,封楚寒   更新:2022-07-16 0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烟,封楚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军夫人又在虐渣》,由网络作家“小周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来爱一个人是可以伪装的!秦烟的一生挚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四王爷,起初她以为二人一定可以携手到白头,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秦烟最终被爱人与小妾联手害死,同时还连累了整个秦家。重生后,她回到了多年前,此时那个负心汉羽翼未丰,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将军夫人又在虐渣》精彩片段

王爷府地牢内,一盏灯明明灭灭,昏暗的光线下,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匍匐在地,好不狰狞!

她残喘着一口气,哑声道:“幕词柔,你有能耐,就杀了我!”

话毕,似乎想要起身,却牵连到身上无数伤口,剧痛让她有些恍惚。

眼前一身锦衣的女子见状,厌恶的向后躲了躲。

“姐姐,”她娇笑道:“这可都是王爷的意思。”

失血过多的她有些迟钝,半晌才听懂她话里的意思。这时光线忽然被一个身影挡住了。饶是她视线模糊,也看清了那人的身份——她的夫君,四王爷孟澈。

“柔儿,还没解决吗?”孟澈环住幕词柔的腰,丝毫不在意躲开地上女人的视线。

“孟...澈!”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女人喊出这句话时,有深深的无奈。

功法尽失,筋骨具断,容貌尽毁!

这不共戴天之仇...怕是没法报了!

“秦烟,时至今日,这是最适合你的下场。”孟澈眉毛一挑,十分云淡风轻。

“姐姐,要怪就怪你杀人无数,心狠手辣吧。”幕词柔依偎在孟澈怀中,笑的阴险。

秦烟蜷缩在地,听着她一句句模糊的话。

杀人无数?心狠手辣?嫁到王爷府这么多年,不是他孟澈一直利用自己武功高强,去做那些不为人知的事吗?

事到如今,竟成了她的罪过?

可笑,真是可笑。

她已经笑不出来了。整整七十多道刀伤遍布她的身体,此时她身旁的柴草都染上了鲜红色!

意识逐渐变淡,直至满腔的恨意变成了无边的黑暗。

痛!这种痛与孟澈带给她的痛有过之而无不及!

耳鸣声由远及近,爆发式的将她折磨的几近昏厥。恍惚之中,浑身的冰冷却让她找回了些许的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

“王爷,夫人怕是..怕是醒不来了。”

“请王爷节哀!”

诺大的宫殿内,几位提着木箱的御医战战兢兢地站着。

他们面前的是传闻中极可怕的四王爷——从他们进门开始,这位王爷就一直抿着唇,一言不发。

其中一位御医更是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那背手而立的王爷。

孟澈听着御医一句句的劝慰,心中更是烦闷无比。

该死!这女人不禁没有完成任务,还把命搭上了,真是废物!

他看着榻上脸色苍白的女人,迅速算计着。

这时,门口一位女子款款而来。

“王爷~烟儿姐姐怎么样?”幕词柔睁大了双眼,佯装关切道。

“咳咳咳...”秦烟只觉得气管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让她不得不接连的咳嗽起来。

等等,她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那种蚀骨的痛楚,她一辈子都会记得!

鼻尖熟悉的香薰让她皱皱眉,真实的感官让她不得不强行张开了双眼——身前的男人,是孟澈?

他的背影,她到死都记得。

是重生了吗?

孟澈见她苏醒,连忙关怀道:“烟儿,你怎么样?”

秦烟看着孟澈,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重生一次,她看到这个男人就想吐!

“呀,烟儿姐姐醒了。”幕词柔也来到她身旁,仔细的观察着她。

该死,明明给她下了迷药才扔到河里的,怎么这都没有死?

秦烟感受着幕词柔那甜腻的语气,终于忍不住作呕,将喝进体内的水尽数吐在了幕词柔身上!

只见幕词柔的白裙一下子变得斑驳,她温柔的表情也慢慢龟裂。

孟澈看到了这一幕,淡淡道:“柔儿,去换件衣服。”

幕词柔捏紧了拳头。这秦烟出身卑微,若不是有利用价值,王爷早就抛弃她了!

秦烟闻言挑了挑眉。她都做到这份上,孟澈还没有发火,看起来他演技真的不错。

“烟儿,”孟澈看着她:“这次敌国的任务...”

秦烟就知道他要利用自己,于是耐人寻味的开口:“怎么?”

“敌国皇帝一直想要出兵讨伐这里,若是能将他的首级献给陛下......陛下定会龙颜大悦!”

孟澈说着,眼中流露出些许的疯狂。

只要秦烟能够立功,就是他孟澈立功。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

秦烟看着他的嘴脸,有些讽刺道:“那便按照王爷所说吧。”

前一世,她就是因为帮助孟澈杀了敌国皇帝,被敌国朝臣追杀,直到她死去;这一世,她又怎会去犯那等错误?她去敌国,不过是为了验证一件事!

几日后,皇帝特地下旨,为秦烟设了一场送行宴,来的都是些皇亲国戚,或者与四王爷走得近的贵族。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明面上,秦烟是去敌国交好;事实上,她是去要敌国皇帝的命!

一片歌舞升平中,所有人都看着门口走进的两人——四王爷孟澈和四王妃秦烟。

还没等大家开口庆贺,就看见四王爷的侧妃被侍女扶了进来,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侧妃和正妃居然撞衫了!

一样张扬的大红色,在秦烟身上就别有一番韵味,在幕词柔身上,却有些弄巧成拙了。

“烟儿姐姐,这...”幕词柔反客为主,有些柔弱的开口。

秦烟走上前,勾起了红唇道:“哦?妹妹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前几日给我下迷药,扔进水中也就算了;今日你一个侧室,居然还穿大红色?”

幕词柔的脸色骤变,有些艰难的开口:“姐姐,莫要诋毁柔儿...柔儿何时给你下药了?”

孟澈似乎也不相信幕词柔会做这样的事情,刚想拉住二人,就看着秦烟理了理裙摆。

“张婆子,进来。”秦烟缓缓开口。

只见门口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她有些惶恐,不敢直视人们的眼睛。

幕词柔看到张婆子那一刻,就有些紧张:“姐姐,这等宴会,你叫一个下人上来做什么?”

秦烟睨了她一眼,淡淡道:“张婆子,前些日,是谁让你花重金买的迷药?”

张婆子的声音有些发抖:“是...是二夫人。”

“我落水时你是否在场?”

“是...老奴路过看见二夫人....叫人将王妃投入水中。”

秦烟带着些漫不经心的笑意:“幕词柔,你可知罪?”

幕词柔擦了擦鬓角的冷汗,笑着道:“姐姐,妹妹并不知...”


话音未落——

“啪!”

宾客都目睹了这一过程,只见那气势凌厉的红衣女子伸出手,重重地落在了旁边的女子脸上!

“这一巴掌,是教你国事为大;我一心为国,你却想要害我,与叛贼有何区别?”

孟澈和一群人在旁边听得真切——这幕词柔明显是做错了事,露出了马脚!

大家还没回过神,那面容精致的女子又落下一掌!

“啪!”

“这一巴掌,是因你不知礼义廉耻,区区一个侧室,竟然穿了红色,你目的何在?”

幕词柔的脸肿成了猪头,发髻也已经松散了。一袭红裙,衬得她像极了索命的女鬼!

孟澈再也忍不住众人的窃窃私语,见秦烟的巴掌似乎还没完,赶紧对着幕词柔吼道:“滚下去!”

幕词柔听到这句话,不敢相信地抬起头。

孟澈一双愤怒的双眼瞪了过来,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

秦烟拿起锦帕,不断擦拭着手心,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厌恶。

“王爷,”秦烟拦住了孟澈,云淡风轻道:“怎么能就这样让妹妹下去呢?”

幕词柔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声道:“秦烟,你还要怎样!”

秦烟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的气势十分凌厉,让幕词柔有些气弱。

上辈子那些破事,不是她不敢管,而是她懒得管!

“妹妹,”秦烟忽然大发慈悲的拉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妹妹可是怀了身孕,按日子算,应该三个月了吧。”

她字正腔圆,句句铿锵有力,众人不由得全都向幕词柔的小腹看去!

幕词柔闻言一愣,忽然捂住腹部,瞪了秦烟一眼:“你...你想怎样?”

秦烟漫不经心道:“三月前,你我二人共同嫁到王爷府,”她捻起幕词柔的一缕发丝:“月初那日,是我和王爷的洞房之日,而那之后,圣上指派王爷去边关巡视,去了整整一月有余....”

孟澈一直在听着,脸色骤然一变。

秦烟一切都是知道的!

孟澈对她的厌恶根深蒂固,洞房那晚二人是和衣而眠。根本就没有夫妻之实。

“幕词柔。”秦烟忽然一口气叫出了她的名字:“你可知罪?”

幕词柔此时已经止不住的颤抖,她看着孟澈:“王爷,王爷!你别听信她的胡言,孩子是你的!”

孟澈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沉如锅底。

按照秦烟所推理的,这孩子确实来路不明!孟澈如此看重脸面的人,今日却被她冠上了奇耻大辱,实在是荒谬!

可无论幕词柔如何解释,孟澈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了。此时大堂之上安静如斯,众宾客眼中的神情各异。

“带下去浸猪笼。”

秦烟轻轻开口,打破了沉默。

她相信,孟澈经历了如此耻辱,往后定会让这幕词柔生不如死!

“不要,不要!秦烟,你这个贱女人不得好死!”

几个布衣下人将几近疯癫的幕词柔拖了下去,她的挣扎和吼叫撕心裂肺。

这时秦烟转过身,站在了孟澈身旁,缓缓道:“王爷,恶人自有恶人磨...”

果然,在孟澈的眼中看到了些许的畏惧。

恶人,可多着呢。

宴会被打了一个这么大的岔子当然无法继续进行了。孟澈迅速宣布到此宴会结束。

据说孟澈被这么一激灵,在府中接连大病了一场。

不久后,秦烟便带着齐国的使团,踏上了前往玉国的路。

玉国一直对齐国虎视眈眈,随时都想发兵打仗。

这一次她真正的获得了自由,她对孟澈的仇,总有一天会报!这一世,她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只见秦烟坐在马车之中,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前世是她娘给她的,娘亲说这块玉佩和她的身世有关,想要让她拿去玉国认亲。

可是前世的她,一心只爱孟澈,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身世......这一次,她一定要查清真相!

经过了数日的奔波,秦烟一列车马终于走到了两国交界处。

此时已是傍晚,秦烟下令使团再此地驻扎。

玉国边疆的军队见他们是齐国的使团,便还算友好的让出了地方,供他们居住。

秦烟正在营帐间散步,顿时觉得到浑身燥热,她眼神一凝,立马想到了玉国人给她热的酒——那酒被人下了药!

她想赶紧赶回营帐中,却见齐国使团的那些营帐都起了阵阵硝烟!

隐约之中,她听见不远处的窃窃私语声:

“这次齐国使团来了肯定没安好心,这一把火全烧了吧!”

“可是...我们还没向将军禀告!”

“傻小子,禀告什么?那使团的领队女子长得那般貌美,我早就下好了药,等着她给爷爽爽呢!”

可恶!

秦烟闻言握紧了拳头,浑身的无力感让她没有办法支撑住身体。眼看着就快被浑身的燥热湮没了意识,她只好走进一间完全陌生的营帐之中!

在营帐里坐着的封楚寒正在饮茶,就发现门口处跌跌撞撞走进了一个纤细的身影,他上前扶住她,却发现她已经昏迷了。

这女子浑身滚烫,眼神迷离,明显是被人下了药!

这不是齐国使团的秦烟吗?

封楚寒将她放在了床上,半晌,门口就有侍卫来报。

“将军,齐国的使团的营帐不知为何着了火,目前无一生还。”

封楚寒淡漠的眸子顿了顿:“无一生还?”

他看着床上无助颤抖着的秦烟,朝着门口道:“知道了。”

封楚寒不想去管床上的女子,可是看她露在外面的白嫩肌肤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一股邪火径直冲向小腹。

他走到桌旁,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甘甜的茶水下了肚,封楚寒才发现这茶水有些不对劲!

他不喜甜味,茶水一般都是苦涩的,为何今日的如此甜腻?

良久,床上的秦烟被硬生生热醒!浑身的燥热似乎已经无处抒发,让她难耐的扭了扭身子。

这时,她看着床边的封楚寒,他眉眼深深的皱了起来,似乎和她同样的痛苦般。

“玉国将军?”她声音有些低哑:“你这是?”


封楚寒摇了摇头,但是眼角的通红暴露了他此时的情况。

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位女子,脸上有些许的娇羞。她探出一个头,四处寻找着封楚寒的身影:“将军?”

她刚想进入营帐内,就被封楚寒硬声呵斥:“滚。”

那女子有些看不清封楚寒的面容,但是听见他带着些怒火的语气,终究还是犹豫的跺跺脚,不甘心的离开了。

此时营帐内气氛暧昧无比,两人被下得似乎不是同一种药,但是如果不解开,都十分的不好受。

秦烟用残余的意识观察封楚寒——只见他眼中并无其他旖旎的心思,依然那般隐忍。

她重活一世,本就想要随性而活,性格又不如其他女子封建。只见她身形一动,环住了封楚寒的腰身:“将军,今日你我遭遇不测,不如互相帮助。”

这种药给男子下的剂量本就多于女子。

看着封楚寒脸上豆大的汗珠,可想而知他忍得有多辛苦。

营帐外一片火光,军营的将士们忙着救火;营帐内灯火摇曳,无人撞破这一片旖旎。

这一夜,对二人来说,都格外漫长。

第二日。

床上一片欢爱后的痕迹。

秦烟刚睁开眼,就看到身旁的封楚寒在看她。

男人鼻梁挺拔,英眉入鬓,眼神强势,神色极为冷漠。

只见秦烟勾勾唇,笑道:“将军,你要帮我一个忙。”

她的语气极为暧昧,但是眼底并无半点情意。这一反差让封楚寒挑了挑眉:“哦?”

眼前的女子带来玉国的人马在昨晚都消失殆尽了,此时她孤身一人,拿什么跟他谈条件?

“我拿齐国的机密情报,来换将军的这个顺水人情,如何?”她笑的狡黠。

封楚寒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交换条件,淡淡道:“你为何平白无故出卖国家?”

秦烟闻言,笑容收了收,显然不准备回答她的话,她顿了顿,不断朝他靠近:“你身为玉国将军,却留下了敌国女子留宿一整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她在威胁他!

封楚寒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庞,开口道: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他的气息霸道又强势,四面八方的朝着她席卷而来!

若是寻常女子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可秦烟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

“将军大可一试。”她眼神瞬间凌厉起来,四周的威压并不比封楚寒差!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

封楚寒的眼里划过一丝怀疑。

他身为将军,武功盖世,从未棋逢对手。今日一个女子居然面对自己,毫无俱意?

“呵,”他忽然发出一声冷笑:“那这样呢?”

男人欺身一压,瞬间将她囚禁在床角。

秦烟眼中隐隐有些怒意。

论武功,她竭尽全力也许可以逃跑;但是论力气,她是绝对无法与这个男人抗衡的!

思索着,秦烟袖中的玉佩忽然滑了出来——

秦烟神色一变,想要拿回。

“这是?”男人眼尖,一下子放在了眼前端详。

那玉佩上寥寥几字,都是玉国皇宫的密文,很少有人能看懂。而封楚寒恰好就是能看懂的那批人。

秦烟见那玉佩流到男人手中,有些气极,想要抢夺,却又听见男人的声音:

“此物可以证明你的身份?”

“大概是吧。”

“那我便帮你。”

秦烟些疑惑他的爽快,却见封楚寒将玉佩放在一旁,随即就出了营帐。

她看着男人的坚挺的背影,勾起了唇角。

不久后,齐国的王爷府内。

有人快马加鞭,将两国交界处的消息传给了孟澈。

“什么?全都死了?”孟澈本就生了一场大病,此时眼窝凹陷,瘦骨嶙峋,看起来十分可怖。

“是...王爷,齐国出使的人马都死于一场大火。”

孟澈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

这怎么可能?那个女人,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吧?

另一边,玉国皇帝下令撤兵,于是封楚寒即刻回京复命。

秦烟坐在封楚寒给她“特地”安排的马车里,有些气恼的看着对面面容深邃的男人。

“封,楚,寒!”秦烟此时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她的脸被强制涂上了一层深色的胭脂,又被涂上了好几个巨大的黑痣。

封楚寒正在一旁闭目养神,此时听见她咬牙切齿的语句,只是淡淡道:“闭嘴。”

抛去这女人一身武功不说,她的长相也极为惹眼。若是这样带她回京,怕是会被什么纨绔子弟看上,误了正事。

秦烟气的不说话了。

这一行人连夜赶路,终于在几天后回到了京城周围。众人决定在这歇脚,然后回京。

“将军,我看我们歇的也差不多了,不如我们...”秦烟说这话时,一直都用侧脸面对着封楚寒。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有意的躲闪,封楚寒眸光一顿,冷声道:“转过来。”

秦烟身子一僵,还是将正脸对上了他。

她刚才正巧在附近看到了一条河,实在是受不了脸上的厚重,一时没忍住,就把脸给洗了个干净。

眼前的女人肤如凝脂,眉目含情,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心虚的表情看着封楚寒。

秦烟自己都没有发觉,自从她远离了前世的恩怨后,她自己的性格也逐渐的展现出来,不再是前世的那个只会杀人的女魔头了。

饶是封楚寒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秦烟确实长得极美。若不是他知道她的杀伤力,只怕是要被她迷惑了。

“也罢。”封楚寒看了她一眼后,别过身,对着一众将士道:“启程回京!”

玉国大将军封楚寒回京一事自然传到了京城每个角落。这群人马浩浩荡荡的走进了京城,玉国皇帝亲自设宴庆祝他回京。

宴会上,玉国皇帝总是把话题往封楚寒的婚事上面引。

“爱卿如今也到了该成亲的时候了吧。”皇帝笑的一脸亲和,目光却不由得被封楚寒身边的侍女吸引。

没错,那侍女就是秦烟!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探究,但是只一瞬间,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封楚寒身上。

“回陛下,臣并无娶亲的打算。”封楚寒平静的声线毫无波澜。

目前他手握重兵,今日皇帝又说了这样的话,怕是想要找个女人均衡他的势力!

“哦?”皇帝眼中的兴味转瞬即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